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情爱异途《原创》  

2017-06-30 11:1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昏朦的夜色里阴渗着冷风,丝毫减灭不了李志伟胸腔里的熊熊欲火。当他满腔激奋一脚踏进235房间,不由得眦裂着双眼心惊肉跳……映入眼帘的是一女人背间刺进把刀子浑身血渍的倒在茶几上,他耳膜里隐约飘进一丝女人的惊呼——老公!在惊愕中他心胸‘怦怦’剧烈颤跳。稍怔,猛悟此处不宜久留,在慌忙退出中,田辛突然出现眼前。他在愕然中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就听得她尖叫:“唉哟,杀人呀!!”瞬间,惊动了宾馆服务员和保安,他被当作了嫌疑人。在一片惊疑的目光下,他慌惧地指着田辛分辨着:“这位女士认识我,她可做证!我也是刚到这儿。”众人把目光投向田辛,她一口否认地叫着:“你胡说,我不认识你!”更令他惊愤的是,她竟指着他对众人一口咬定:那女人就是他杀害的!

面对这难以置信的恐惧现状,他气恼惊骇得百口难辩,他伤心的乖乖女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形了哩?平时口若悬河的他,竟语不连贯:“你,田辛你,你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喽,是你约……我来的呀!”

他刚才接到她的电话只觉喜从天降,他约到这儿来只以为这几天满胸激情酒楼出舞厅进,耳鬓厮磨的浪情有了突破,今天终于有了回报,想着晚上的美人韵事激动不已,浑身燥动得悢不能弄根篙杆把太阳戳下来。

    她轻挑枊眉一脸不屑地道:“哼!你神精病喽,谁是田辛?我叫薛莉莉,我约你来干什么?胡扯!”

  众人盯着他鄙夷地冷笑,他羞恼交加,又气又急,慌乱中忽然想到了李飞,瞪视着她狠狠地道:“好!你等着,你不认识我,有人认识我的……”

     随即有人嘲讽:谁不认识李记呀!他顾不上旁者的话言话语,紧忙中拨打着李飞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电信小姐柔柔的声音:您拨的号码不存在,他傻眼了。想着那个——李飞,不觉背脊发凉……

 那日他和朋友侃酒散出,不知从哪儿拱出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老熟人似的和他打招呼,不知怎么就扯到了他常挂在嘴上炫耀的初恋情人,那人一脸恭维地说:“哦,李记,你大学时的女朋友田辛,可真是才貌出众女中珍品呃,那魔鬼般的身材看在眼里真他妈的“甜心”得流口水哩。”喷出的话头夹着唾沫星子粉骚得火烘烘的,麻得他找不到北了,醉眼腥松地眯着他:“你,你认识她么?”

“呵呵,不太熟,不过……”他卖着关子。

 他激动地问:“哦!她而今在哪儿呐?”眼里颤动着火花。

“呦,前不久我还见着她呢。”他故做轻松,“怎么,你俩没联系了呐?”又惊讶地问道。

他一怔,其实毕业后就没往来了,但他却掩饰地敷衍着:“嘿嘿,不,不是,只是近来较忙失出联系了……”想到和她大学时的浪漫,小鸟依人的温情,真如她的名字一样“甜心”着哩。真他妈的,不知怎么现在做梦都想着她?也许是美好的东西随着岁月的陈酿愈觉香甜了吧! 

“哦,是这样的呀?”汉子暗耸了下眉头,心里骂道:你他妈的人渣,还记贼(者)呃!面上却乖巧地讨好着:“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一下喽?”

这狗杂种的,老子来磕睡了就给送个温柔的枕头,他忙嘻着脸笑道:“哦,好,好,那就有劳兄弟了咯。”

他在喜形于色的笑脸中,不觉就多瞅了他两眼,脑子里直觉没印象,疑惑地问道:“呵呵,还不知这位老兄的大名哩。”

    “哦,李记是名人嘛,接触的人多去了,当然不知道兄弟我了咯,我们可是一家人呀!我叫李飞。”心里则道:我让你飞,飞到半空跌死你!

“呦唷,可真是兄弟了哩!”在烘烘的亲热中交换了电话号码,拉着手而别,走在路上他想啦想的,怎么也想不起和他在哪儿见过面?

那次别离后,李记心中就骚闷着那事,几天后的中午他正和朋友泡酒,牛B喧天两眼发光的夸耀着大学初恋时的女友。说着说着突然接到了李飞的电话,他可真是他的喜神,告诉了他田辛的电话号。他止不住的心跳喜惊惊的地拨了过去,那头传来一个甜甜的女音。俩人随即约好一个小时后在咖啡厅会面。他抑制不住满脸的狂喜对酒友道:“呵呵,对不起,今天我要早走一步啰,过天了我带朋友过来表示歉意。”言语形态中泄露不住的喜狂。朋友们相互对视一眼,觉出他今天有点不寻常,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丢了句:这小子又不知要去哪儿扯疯啦!

他匆忙回家收拾打扮了一番。妻子顿感奇怪,盯着他被酒煮红得似虾倌的脸问道:“这时辰了还出远门呗?”

“呵呵,谁出远门呀!”

“哦,不出远门,怎么就疯喜得这番打扮呀?”

他笑着搪塞道:“嘿嘿,今天下午市政府有个采访哩……”

她疑惑着:去市政府采访,酒气薰天的,别“踩晃”了跌跟头喽?

 他心里一路想着美事,猴急得早早就候在了约定地方。一点多钟了,见一靓女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悦耳的音符翩翩而至,隔远便亲昵得让人受不了地叫道:“呦哟,志伟哩,把你等久了咯,嘻嘻。”脸上笑得花红喜气的丢了个眉眼给他,做出几分忸怩:“哎哟!你还是这么帅气呀!”先声夺人,甜甜的声音烫得他浑身躁热。

 他在 情迷酒朦中只觉那女人,如一片晃眼的云絮飘了过来,但那面貌,特别是有点粉骚扭动的身恣,看着总觉有点不像田辛?可那风恣卓韵,芬芳雪颜,高耸的胸部景点早已迷醉了他。他管不了那许多,侍应随着他发出的潇洒响指,送来两杯咖啡,他一脸激动温情的谦让着。当谈及大学那段美好光景时,她不是敷衍的应付,就是挠首弄恣的打碴,那股亲昵的劲儿早把他酥化了。只有心墜云雾半信半疑,假亦真来真作假的自我宽慰着:毕竟他们分别近十年了,十年中的性情面貌随着时光的流逝定然有所改观,又是在这个与世俱进的年代。就他自己来说以往本是清纯厌色的,但随着社会的大流,不也在艳羡别人找情妇,搞婚外恋的风光刺激吗?甚至心里也馋得似猫抓。如此一个如花似玉的艳丽美人,投怀送抱有不受之理,那岂不是一个与时代不入流,暴殄天物的笨蛋了吗!

回到现实中他瞥了一眼被杀的女人,只觉那把水果刀子有点眼熟。他猛然省悟,那刀子不正是他为眼前这女人削过苹果吗?他惊恐着自已如猎物一般掉进了陷阱。但怎么也弄不明白他们设局陷害他为的是什么?正在惶惑中那个叫李飞的男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股惊喜爬上心头,他顾不得去想他刚才电话失号的蹊跷了?!忙把惊喜期盼的目光投向他,哪知他却不尿他,径直奔向那女人吼道:“贱货!你野到这儿干什么啦!”拉着那女人就要跑路。突然一声断喝:“你俩个狗男女,休想走掉!别以为作得天衣无缝呀?人在做天在看,知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哩。”

 李志伟一见竟是自己的老婆带着警察来了,他羞愧难当自觉无颜,老婆恨恨地盯了他一眼。从手袋里掏出一摞照片交给警察,那上面尽是他与那女人的亲昵镜头。原来在他异于正常的行径中,细心的妻子初始莫明其妙,而后直觉不对劲,不由暗中生疑的观察……

那男女一见照片,顿时脸皮失血双腿颤抖,警察似乎明白了什么?尽管妻子手中有艳照证明,但刀子上面有李志伟的指纹,是脱不了嫌疑的。在警察的询问中,李志伟搜寻脑子里的所有的内存。那个自称李飞的男子在记忆的深处被挖了出来。他原是市郊一酒楼老板,只因在经营中弄虚作假蒙混欺骗顾客,李志伟身为报社记者,虽然有点粉色,但不泛有职业道德和做人的底线,为此曾给这个老板暴光罚款。故此他的生意一直没有起色,他不以此为戒改变经营作风,反把一腔怨恨撒向他。

而李志伟本有一个堪羡的幸福家庭,当公务员的妻子美丽善良。他却有根不安分的筋在脑子里蹦动,常在酒楼三五酒友猫尿灌多了,胡瓜咧枣的吹嘘大学时的初恋,才惹下这股祸患。不然别人怎知他的这段情史。

而那个扮演田辛的女人,则是酒楼老板长期勾搭暗养的二奶。两人出于色欲经济利益一拍即合,导演了这出粉红色杀妻嫁祸的陷阱,达到一箭双雕的抱得美人由暗转明,又快意的泄私报复了李记。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志伟的妻子无意间的跟踪拍下了他们的行径。虽然佐证了杀人的重大证据,但由于凶器上有李志伟的手印,他仍然被羁定在案件的最后侦破中。他霉气地暗叹!君若: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2017-2-整理(3086A3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