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乡下拜年《原创》  

2017-03-23 15:5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雄鸡唱晓,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早。过年,在中国人眼里很隆重,有句俗话:兔子满山棱各归各的窝,麻雀也有个三十初一。故此就有了春运的话题。在外的一定要在年“三十”赶回家一起吃团年饭。团年饭的目的就是凝聚族群,承上启下,不忘宗祠,联络亲群。三十日先天把熏得黑乎乎的腊肉洗净,在火坑里用炉锅熬得满屋喷香(现在没炉锅了),那气氛还没过年就已充满了年味。父母严肃地叮嘱小孩:明天过年不要乱讲话喽,触了霉气一年没好日子过啦!年饭前必放鞭炮敬拜菩萨,祷告祖人,保佑家里一年风调雨顺。然后在渐吃渐明的肃穆中团席而坐,吃完年饭天就大亮了,像征着一年的生活越走越明亮。纵观历史长河,三十初一过年就像个坎儿,是富人家的喜庆,穷人的鬼门关,为避债躲账也有离家出走的。当然现在没人外去躲债了。正月初一早上小字辈要给长辈磕头拜年,初二一家子换上新衣服出门走亲戚,街坊邻里相见拱手互道恭贺,说:拜年!

      到得初三,我和老弟去汉寿姑姑家拜年从常德乘轮船到新星嘴,轮船在“轧轧”引擎声里船头犁开碧波,河风掀起细小的浪,我偻身窥觑舱外。沿河两岸洇湿在春寒雾朦的模糊里移动着,太阳红得猪血似的吊在半空,雾蒙蒙地毫无光泽。我刚十岁出头,河风旋转着刀割似的往面颊上扑,着清新的寒钻透周身,脚趾头冻得似狗啃,红肿两手瑟缩插在裤兜里。小我两岁的老弟冷得眦裂着小嘴哭兮兮的。下船后还要徒步歪歪扭扭近十里的乡道

     晚饭时姑姑弄了一桌子菜,多是香喷喷的腊菜。我特喜欢吃腊牛肉,香喷软绵的很有嚼头。 一年忙到头为了过个开心年,每户人家尽自己的财力从腊月初就开始备年货。打糍粑,做年糕。大部分地方的习俗腌鱼,肉,鸡,鸭家禽等物。腌好后挂在冬日取暖的火坑里,慢慢烟熏火炕,薰得腊乎乎的。这样薰制出来的肉类,以往在乡下从年头吃到年尾不失味。春插,夏忙,秋收是上桌的好菜。在没有冰箱冷藏的时代,能放这长时间煞是不易了,我想,不外乎家禽的传统饲养和熏制得当。姑家那儿时新油炸糯米食,晚饭后不多久吃油炸果消夜,觜里胀得流出来,眼皮却直打架迷迷糊糊的歪上了床。山村的夜晚静寂得如过滤的空气,由于路途的疲劳,晚上老弟睡得很沉,有时听得他吸溜着鼻子说梦话。我在迷糊中听得空寞远野飘来几声狗吠,就在这声音里我滑了梦……

    次日,太阳红着脸站在雾茫茫的枝头,笑看老弟和黑嘴厮混得兴趣正浓。

    离我姑家门前不远,有一个很大的湖泊叫——清浪湖。沿着湖的这头到另一头十华里,就是沧港公社的集市。两老表和黑嘴狗引着我们,带着铁铲类具去清浪湖,狗东西撒着欢在前面开路,不时回过头来撩起后腿撒泡尿。冬季的枯水时期,湖心一层浅得仅能淹到小腿肚的水面。大地蒸发着雾茫茫的水气,在一片葱绿原野里草籽花开得艳红珠鲜,黄花菜在田埂上顽强的表现出晃眼的金黄。云雀追逐着欢唱,狗撒欢的追着贴在田间滑翔的燕子。放牛的老人,小孩把牛绳挽在牛角上,随它自由的啃着田埂嫩绿的青草。他们散在干涸的湖泊边沿寻挖野藕,刁黄花菜。野藕是收获后没人管理自然生发的藕根子。若大一个湖泊荒芜在那儿,一群群水鸟在湖面呷呷叫着此起彼落地欢飞着,还夹有常见的麻灰色野鸭。我们循着鸟飞过的地方寻过去,就见在清澈的水底映出白玉似的鸟蛋,挨得近的就用棍子扒。离得远的给狗丢个眼色,它狗日的就会下水轻轻的衔了上来。有时狗东西忘乎所已的撒欢也有咬破的,这时,它自知做拐了事夹着尾巴小心的望着你,狗眼里尽是愧疚。夹着尾巴做人的喻比很真实的反映在身上。其中不泛有牧放家鸭后产下的野蛋。

        日头把原野打扮得鲜艳靓丽。一股股的风在阳光下串游,播撒淡淡沁心的清香。我们没耐心去挖苦涩嚼得满口生渣的藕根。敝着怀吹着大话,翘起鸡鸡对着湖水看谁尿得远,和黑嘴逗乐的沿着枯竭的湖岸,朝公社方向懒散地游荡着。面如土色的老人娃儿脱掉棉衣,用红肿开拆,永远污渍的双手握着铁器,趿着一双露出脚趾头的破鞋,露着褴褛见肉的内衣匍匐在泥土里不知疲倦的,着根抠挖粗藕根,抠得指头出血。空气里到处弥漫着难耐的饥饿。人们艰难的打捞着生活,生命的循环得付出多么沉重代价……

        公社所在地是政治经济的集中点,更是农村人历史传承的生活交易所。只见门楣上贴着时新耀眼的喜庆对联;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只感觉与年味有股不谐调的别扭扎堆热闹的贫穷农民尽管生活过得不宽松,大家仍然把过年看得隆重。穿着过年的新罩衣来集,体面外表着满腹的艰辛寒酸,相互道着恭贺,相邀到公家的茶馆里,磕着瓜子儿打着哈哈,忘却一切烦恼混到散场。姑娘们的麻花辨在银铃似的声音里飘逸着,引来小伙们指点的窃窃私语,换来她们一个扭怩的媚眼……人流里浮动着青,兰,黄,老三色的朴素打扮

       我们专往热闹的地方钻。这儿是湖区多水产,我馋着清蒸熟藕,正与一褴褛老头交易时,就见几个戴红箍袖章的,撵得提篮背袋的小贩磕磕绊绊喘着粗气四散逃避。老头见了匆忙往人堆里溜,我赶着把钱塞给他。红袖章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市场管理员。贩卖着自家勒着肚皮从口里硬怄出来的零食换几个钱也许是为了小孩的学费,或者老人看病就医。无非就是茶叶蛋,南瓜子儿,焦蚕豆……

     那无油没盐清蒸熟藕,咬在嘴里绵的扯出长长藕断丝连的意境,吃得津津有味。想着清浪湖里抠根的老少,心里不觉就有点儿沉重了。

国家政策的左右,尽管给人民的政治生活带来了压力,社会仍然在磕碰中发展,生活一天天的好起来,许多食物再也吃不出以前的那种味道了。

        现在的清浪湖绿波荡漾,湖水里喂养着鲜鱼和珍珠蚌,十里荷香鱼跃水面,综合治养使湖区农村真正富起来了。那条曾经走过的土路已是光滑的水泥路了,沿途,中巴小车成了一路的景。沧港集市原貌只留在了老人的记忆里,一座新型的商贸集镇迎纳着四方客商。酒店茶社里永远漾溢着欢声笑语,湖区的水产在湘西四川各地延展……

       小表妹在改革开放初期科学养鳖发了财。被喻为搅屎棍顽皮的二老表在恢复高考后上了大学。除了他们自身的努力外,更重要的是赶上了时代新潮。

        沅水没有轮船,河道在开采砂石中已受损,现在去姑家坐一个多钟头的车就到了屋门前。我怀念逝去的童年沅水清波绿浪里轧轧”的轮机声,清浪湖里呷呷叫着的野鸭水鸟。忘不了回家时那条可爱的黑嘴狗把我们送上轮船。到船时狗东西还呜咽着不肯离去,船离岸几丈远后我吼着它,它在无奈中从船头一个纵上了岸!那精彩优美的动作博得一船人喝彩,它对着我们扭着身子摇着尾巴轻轻地哀鸣着。老弟感动得哭了,我的眼眶泪花胀得酸酸的,船离去了许远,仍然看到那个黑点模糊的立在那儿……

   2690A3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