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人生的期盼《原创》  

2015-09-25 15:1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期望中的等待《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晚饭后散步遇雨,我与陈胡子缩在镇小学宣传窗下胡扯着。忽见一女人匆匆而过,她笑面颔首和我打招呼脚步仍末停止我脑子里倏忽闪出一个童稚的倩影,赶忙追着问道:“哎!你孙子洛洛还跟着你呗,怎么这许久没去我家找小禾禾玩了啦!”小禾禾是我孙子。她下,返回两步笑道:“嗯,在我那儿呢,一个署期几乎天天泡在电脑上哟,唉,这样玩法哪行呀!那个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有呐,对身体发育,眼睛都有影响喔,伢儿大了就是叫人不省心了哩!”她一脸的悲怆忧郁。

        “哦,那是,那是!我们家的禾禾也一样喽!”我深同感,盯着她远去几分憔悴的背影,感叹着:“这女人好命苦喽!”

       “噢,这女人好多年前在我家钭对面开餐馆呢!那时她肥胸翘臀,美丽干练很能干的,许多男人在那儿吃喝,多为她那诱人的身饱眼福哩,几年不见就觉衰老了许多,你俩好像很熟呗。”陈胡子好奇地问我。

       “啊哈,她那好身材你可天天饱眼福啰!”我调笑着吊胃口,他脸现正经,却难饰渴望下情,我笑笑:“哦,她媳妇的娘,亲家母张艳华与我家紧挨着哩,孙子洛洛从小是外婆带的,那伢儿读小学时,五十岁的张艳华就病故了,洛洛才随了奶奶呢。” 我瞥了陈胡子一眼,眼睛里似长了子,我会意地解释道:“噢,我们的结识缘起她孙子,那小子的外婆过世后,由于和我孙子是呀呀学语的玩伴。或许是源于习惯,每个星期天都来我家玩。我们两家有一段距离,他奶奶便早送晚接。那女人为人随和热情,时常还买着吃货来,于是就在双方谦恭的推搡中,熟稔得什么知己话也说了。

      “!那女人的儿子可不是好东西哩,几多年前租我家的屋子做生意,那小子的老婆全包着替他付款进货,就连房租费也是她付给的。可生意做得不怎么样,搭虾子可有一套……”陈胡子一副大义凛然主持公道的样子。我笑笑,不置可否。

怪样地瞅着我:“你笑么得屁啦?我讲的全是实话!她儿子真的不是个东西

       “哎,我没说你讲空话喽,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婚姻的出轨不是单方面的问题!何妨她儿子也已死了。”我解释着。

       “哦,什么!那小子死了,不是得的性病吧!”他惊异地瞪着我,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的快意。

      我没好气地道: “唉,你嘴巴积点阴德吧!他得的癌症死得很凄凉,他重病时,你说的那个好老婆找他离了婚哩!

      “你是说,那小子的老婆……在病中找离婚,看多好的一个女人呐,漂亮温情,在外辛苦打工挣钱,他吃软饭还他妈的花老婆的钱玩女人,哪有点儿做丈夫的味呀!”他瞅着我,若有所思摇摇头继续着:“唉,可话说回来,人都死了还离么得婚呀,他们毕竟是夫妻啦!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何妨他们还搞出一个后人来哒,也该为孩子想想呀,真他妈的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心里不清白哩他又一副愤愤然了。

      唉!我只在心里叹,她们家的事一两句讲不清。我这个朋友是个纠死理的,遇事好激动,看问题从不动脑子,还自以为一身的正气哩。我不知他出于什么原因,似乎对这个女人十分兴趣刨根究底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蒙蒙细雨,人生世情,不用心穿越雨丝雾茫,怎能透视人世间的清与浊呢?反正儿躲雨闲扯,索行满足他的好奇

      我说:刚才那女人姓田,名春芳,已五十出头了。她出生在边远山区,常说深山出妖子。年轻时长得玫瑰花似的,这朵炫目的花儿开在村野乡间,羡倒许多年轻的汉子,想摘却手。那年代农村人把城市看得天堂一般,她在那个青春驿动花儿样的年华憧憬着城市的美好,做梦都想着嫁到城里,期待着过城里人的生活。于是凭着可人的面貌,嫁给了小镇一个吃国家粮的搬运工人,当时她美得心里就似。但那男人家庭底子薄,要人才没人才,要劳力没劳力,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屎上。她嫁给他不是为了爱,而是爱上了他的城镇户。虽然圆了她的城镇梦,从此却伴着艰辛凄苦的岁月一步步地挪了过来,比在农村还要清贫后悔着早知现在这世道,她在农村不是个富婆也是个富农了

      农村姑娘的生存环境,从小养成了刻苦勤劳的本质。结婚后她从做零工到开餐馆,累死累活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自己的梦醒了,就把期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成人后能有出息。熬得儿子结了婚,个固定饭碗挣钱只能靠打戮做零工,嗜睹贪玩棒戏子。那年代只能生一个独子,做母亲的哪有不疼儿子的,得在经济上拉扯他们。市场经济说得好听是竟争,实质就是相互垄断弱肉强食,你没本事就该穷

     儿子娶媳生下洛洛。在现实生活的逼迫下,媳妇走了婆婆的道路外打工挣钱了。家里没个女人,男人就成了没根的浮萍失了定心盘,两口都顾不上孩子。洛洛从小就没有父母爱抚家庭温暖。外婆虽然疼爱外甥却喜欢打牌,许多时候就把他丢在我家和我孙子禾禾玩。直到他们进初中不在一个学校,相隔较远才来往稀疏了。

      媳妇在外没多久手头阔绰了。钱多了那小子反而不高兴了,疑惑妻子出了轨,心里想着:一个女人有多大本事挣得那么多钱呐!想到烦躁处他起奔袭之心,不远千里来到温州,虽然没逮着什么,但耳朵里灌满了言风语。对于突然出现的丈夫,妻子在懵然无知中惊得目瞪口呆,表情中难饰慌乱之窘。他虽然没本事挣钱,但坚守着做男人的硬气,老婆给戴绿帽子可惹了他的颈椎毛。女人感觉来者不善心一横,现在女人有几个守贞操的,做好了孤注一掷准备。

他打量着装修不错的两室一厅,又羞又脑脸上阴沉得滴血,恨不得一把火毁掉这淫窝,冷笑“嘿嘿日子过得不错呀!哪像打工的小护士喔,当了老板呐?招工么?我给你打工他表面深沉强抑着沸腾燃烧的热血。

      “哼!你别阴阳怪气的,有钱有什么不好?你能挣钱我离家么?你知道一个女人离开孩子的感受吗!”说到孩子,她酸酸的。          

      “呵呵,我规距做人不偷不抢,哪能挣得到钱呐,这社会要发财就得来邪的,可女人的能量比男人大着呢!你心里孩子吗?有了钱在外可以生呀!”他嘲讽地挖苦着。

      “你……你混蛋!”她眼睛红红地哽咽着。

      “哼,我不光混蛋,是个乌龟王八蛋!你高兴了吧

见她伤心落泪,不由心里一软,但只瞬间哽着脖子,硬着心肠说了狠话。

      就在他俩在异地扯皮裹筋的时候,春芳丢掉手里的生意一早来到媳妇娘家,亲家母艳华只觉诧异:这一早来定是为了两个冤家,他俩又出什么事儿呢?她疑惑的盯着。春芳把眼睛从洛洛身上移过来瞥了她一眼,稍作犹疑道:“噢,我来问问,洛洛妈给你来电话没有?”

      “哦,没来电话呀,出什么事哒”艳华心里一惊,眉头聚敛成川,眼含盯着春芳,想从她脸上找出点什么?春芳闪开她的目光,把脸别向孙子。那小东西正瞪着溜圆闪亮的眼睛,在她两个上睃巡他在学会理解和揣摩大人说话表情哩,他知道她们在谈论他的爸爸妈妈,所以显得特别上心。春芳听得媳妇没给她娘打电话,在心一个砣落下了。昨天儿子收拾简单的行,看似要去远门,随问了句:你去哪儿呐!

他说:找那个婆娘去!口气恶凶凶的,脸色阴得似降霜,待她还要问下去早不见影迹哒。

亲家还等着她回话,她调节气氛似的在孙子脸上捏了一把,打趣地道:“小龟儿子,你这么盯着俺们干嘛呀!”附和一笑:“我那小子昨天陡然去了温州,我怕他俩个有什么事扯皮,所以过来问问,算来他们也分开许久了。”

艳华丢一个诡笑:是呀,年轻人多聚聚过得和牛郎织女一样,!叫人悬心啊”艳华脸上松弛,心里踏实了,但又总觉有点不对劲,她的女儿心中有数,但愿他们不吵闹才好。两亲家平时虽然家长里短的有些小龌龊,但在儿女的和谐上却是一致的,毕竟他们小俩口也有了儿子,家庭的和谐,父母关系的好,关系着子女的健康成长

艳华也是个命苦女人。她丈夫原是建筑公司的职工,改革开放初期,能发财致富就是英雄。钻政策的空子卷走单位一笔巨款后,丢下她母女如空气一样的消失了。她在痛心的寂寞中全心倾注在女儿身上,辛苦地拉扯她读了医学专业,期待女儿的人生有个幸福的起点。可一代人各有各的理念思维,没想到女儿给她期待来个女婿,带给她的却是满腹烦心,还有说不清的忧心,伤心。直到有了外甥子,又把期待值转移到了洛洛身上,才感觉有了点人生的乐趣。

我瞅着陈胡子,为了解惑他的偏激,加重了语气告诉他:洛洛的爸爸憋着满腔怒气从温州回来后,整天裹在愁闷愤懑里,思想就岔了:你他妈的在外弄男人的钱,老子就不能找野女人发泄吗?男嫖女娼年轻专利呀,长时期的分居谁能保证身上干净呢?扯皮吵架赌气,离心,最后导致了离婚。

      那时洛洛刚上小学,由于奶奶忙于生意依然挨着外婆。别看那小子六岁可聪明着,父母离异后他只对外婆亲,除和我家小禾禾玩以外对谁也不理睬,并发狠赌气:他们不在一起我就死给们看,整天一副死气沉沉,老气横楸的样子,孤傲倔强,一下子似成熟了许多。眼见着孩子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奶奶为了孙子,外婆为了外甥无不忧心痛楚。不到一年,两个年轻人尽管双方结孽已深,可在情感上抗不住儿子的折腾,为了儿子的健康成长不得不复婚了。但复婚的双方是有条件协议的,具体什么内容就只他们心里清楚了。这本来是个和美的结局,象征着生活气息开始复苏,期望着从此和美完善地过下去。

      可过不多久已下岗和春芳一起经营餐馆生意的丈夫老胡,在生意稍有起色时检查出了致命的癌症晚期。最后花光了家中积蓄,在弥留的最后时刻对妻子愧疚地道:“小芳,嫁给我是个错误,我知道你只是为了追求城市的浪漫,我没有给你想象中的生活!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他艰难地瞅了一眼默默流泪的孙子“拜,拜托你,我死后好好照顾孙子,把这个家撑下去……”

     春芳听得五内具焚,丈夫终于和她讲了心里话,他们这代人如果没有那时代的城乡差异,她不会觅着法儿嫁到城市来。比她小了许多的两个弟弟在乡下搞园林,城镇环境绿化哪儿不要景观树呀,他们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腰包里的票子揣得溢出来。春芳收媳妇时两个兄弟来的人情都是五位数,而她这辈子活得是多么的窝囊。可叹世间许多的人生不幸全砸到了她的脑壳上。

天不佑人丈夫过世不多久,洛洛的外婆艳华也因癌离去。她走得寂寞而且孤独那天乌云压空,风电闪,雷声挟着大雨倾盆而下。在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不太明事理的小外甥子守着她世上许多事情就是在期待中走向了天国……

      相继间走了丈夫和亲家,春芳开餐馆没了帮手,孙子没人带了。孙子的成长是大事,她只好弄了一个小牌馆,主要精力用在了孙子身上,她期望着生活从此后一切顺利。从青春年华始,她就一轮一轮的期盼着下个美好的降临。而今,她还是像以往一样,期盼着孙子在温馨的环境里长大出息。这本是人之常情,如果她多桀的命运就打住,那么也算老天眷顾了她。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与她相违,厄运却接踵而至。不久儿子又身患绝症。快一年吃药诊治毫无起色,已成了一具活着的尸体。她整天挖心剜肉的痛忧虑,屋漏偏逢连阴雨,媳妇又吵着闹离婚他俩分离已是早晚的事?就不能不刺激他,让他走得平静一下吗?也算是夫妻一场的圆满功德呀!

     可和她说什么都用,春芳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愁锁眉心不知如何是好。以往闹纠纷还有她亲妈帮着说话,现在谁还能劝和得了哩。真他妈的应了一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深恐已读初中的孙子知道,不管如何也得瞒着孙子,不然那小龟子晓得后,又要闹出什么花脚乌龟来。虽然纸包不住火,但能瞒一时是一时……

      至于日后,瞥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只觉身上渗凉渗凉发寒。秋雨下得有气无力蒙蒙一片,谁也阻挡不冬天要来临。孙子迟早要知道的;他的母亲,抛弃了他病重的父亲,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将是怎样的伤害呢?春芳不敢想下去,她一辈子的期盼,竟然是祖孙相依为命的结局。老天呀!哪个做父母的不是在期盼中逝去,尽管他们期盼有着不同的结局……

          2017年8月47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