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不容遗忘的历史——常德会战《原创》  

2015-07-06 13:4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容遗忘的历史——常德会战《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1943年10月,日军为了入侵国民党陪都重庆,打通湘西的大门要道。分由沙市、岳阳渡过长江,湘江,合围湖南常德师长余程万带领代号为“虎贲”的74军57师8000将士,手握“与城共存亡”的密令奉命守城。他心知这是一场无路可退的殊死决斗,日军展开了生死对决,立志誓死保卫常德。日军虽然最后夺得了常德,然而常德城内在炮火的摧毁下,已是尸积阻道,瓦砾成堆,腥风血雨扑鼻了。整座城内没有一间完整房屋。不容目睹的凄凉惨景,连日本军方都不得不以“惨痛,凄绝”来总结此役的得失。
  常德打通后,日军一路入侵湘西路过桃源陬市,一把火把古镇焼得只剩下了外围的上士观,武圣宫,西禅寺几座寺庙了。哭爹喊娘号叫着的难民,避难于沅水对河木塘垸的秦家坡。隔河观火,愤怒的眼睛里滴着血,看着自己的家园熔没在熊熊大火中,焼了三天三夜。把个繁华昌盛的经济小镇,祖辈辛苦荣造的家园化没在一片火海中,毁于一片灰烬里。每个人的心中五内沸燃,愤恨灸痛无以名状。
       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今天,我们要铭记日军侵华的历史;记住抗战老兵们的英魂和正气,是他们赶走了日本侵略者,铸就和捍卫了今天的安宁与和平。
        2012年10月28日,深秋的雨落得渗凉渗凉的。我以湖南老兵爱协的身份,有幸参加了常德1十1爱心分会提供,陪同湖南国际电视频道在桃源县的漆河镇,六角堰村走访刘道明抗战老兵。老人已88岁,身体健朗,见到我们他高兴的行了一个标准军礼。在访谈中认真的回顾了,引以为骄傲的常德会战;他四一年入伍时不足二十岁,在湖南南县黄山头罗家嘴受训,三个月后服役于国军44军。常德保卫战打响前,由湖北宜昌霸口退守常德后,分配到74军工兵营。
        他说:早在日军进攻长沙时,他们这个营为了常德的会战,在常德外围的新化,华容等地构筑防御工事。为了阻击日军坦克公路尽毁,常德城的重点防御工事设在离城十余里外的蔡家岗,河伏山一线。战斗即将打响时他们撒回城内上南门在沅水河堤挖战壕构筑防守工事,阻击来自对河南面的日军。日军进攻前首先用飞机狂轰滥炸,在震耳欲聋的弹火硝烟中摧毁了城防外围工事,使得蔡家岗,河伏山变成满目焦土,尸肉横飞。常德城内,天上下蛋,地下跑弹,到处是弹片弹坑,到处是横七竖八缺胳膊断腿的尸体。空气里充充斥着弹药,血腥,还有烧焦泥土的味道。连距城区不远的桃源陬市,也熔入了一片硝烟爆炸的气浪里。固守孤城的8000余名将士,在日军疯狂的炮火威力下,初时不觉感到一阵慌悚的恐惧滚过心头。即而面对满目的焦土,战友的悲壮牺牲,感觉无比的愤怒了。想到了自己军人守土的职责,浑身的热血沸腾了。他们从阻击战,退守到城内的巷战,个个都把生死置之度外。至到弹尽粮绝,英勇决战了十余日后,拼到最后只剩二百余人,盼无援兵供给的情况下被迫撒离常德孤城。
       常德失守后。工兵营幸存者退出常德城,在外围的华容县,冷水滩境内打过一段游击,后经整顿夜行军撒到湘西保靖。沿途炸掉了公路桥梁,用火箭炮摧毁了日军追击的军车。转战至安江石木桥,此时战况已有逆转。在一次有美国飞机的支持下对日作战,仗打得异常激烈残酷,进则倘有一线生机,退则必死无疑,督战队机枪督阵。那一仗全歼日军,战斗结束打扫战场,遍野忠魂合葬一坑。在整个抗战期间艰苦卓绝,物质匮乏没有保障。冬天没棉衣,夏季没单衣。每天吃的是汤黄豆,蚕豆,春日里是冬爪南爪,经受着血与火的洗礼。后来他们在芷江整编为新六军,日军投降后奉命前往南京受降。刘老服役四年多,身上多处受伤,可谓是在死人堆里滚爬出来的,悲哉,壮哉!
           在访问刘道明老人之前,2012年4月26日在陬市镇的余田村,檀木村,走访了谭伟林,燕和初两位老兵,谭老91岁。一九四零年入伍。在湖南芷江,怀化受训后分在长沙战区宪兵十八团,司令薛岳,警备司令方先觉,团长安微人姚应龙。四一年参加了长沙第三次会战,在捞刀河阻击入侵日军,紧接着参加了衡阳保卫战。衡长相继失守后,他随部分人员入重庆,在青木关受训后任排长,后在来风驿训练新兵。日本投降后开赴北京,后随傅作义和平解放北京城。在军服役八年之久。谭老身体还较健朗,我们的到访令他高兴中感到意外,表情里不觉有着几分腼腆……
         燕和初,陬市青龙寺村人(湘西北红色政权——桃源徐溶熙苏维埃政府的旧址)燕老九十高龄,耳背,身体不太好。1942年在陬17岁抓丁入伍。服务于53军周福成部,在36团四营炮兵连,任上士班长随中国远征二十集团军,参加了高黎,贡山,腾冲阻击日军一个集团军的战役。军长周福成,团长张文斌,均在战斗中牺牲。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高黎贡山是怒江战役中日军的第一道防线。日军把兵力收缩到那儿,利用险峻山势,精心构筑的工事,以逸待劳,这是历史上海拔最高的一次战斗。20集团军翻越高黎贡山后,分三路南下向腾冲推进。山上云遮雾罩气温异常,我军在凄风苦雨中饥寒交迫,官兵还末曾参战,在山上因冻饿而死已是整团的减员,甚至超过了阵亡人数。那样的艰苦场景“也许只有中国人才能坚持”的战斗。厮杀枪炮声始终回响在云层之上,燕老回忆:他是炮兵,当时战况惨烈之极,他们对敌还击,连炮筒都无须瞄准,每一发炮弹落下都会溅起一堆血肉。远征军官兵在光秃秃的山坡上,根本就来不及隐蔽,也无从隐蔽,潮水般汹涌的冲击。完全是用血肉来消耗日军弹药。血从山上往下流,像河水一样直流到山脚。53军四万多人拼搏死伤得只余八千来人了,他的腿脚在这次战斗中负伤。四八年在辽沈战役中,部队和平起义发路费遣散回家。当我们问到他邻村的谭伟林老人时,他表情淡淡的,吐了口唾沫,清了清嗓子,似乎带点轻微的酸意道:他呀!宪兵排长咧,见官大一级,是专门督战的啰!我们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色,问他有什么要求?他摇摇头,沟壑纵横的脸上现出一丝凄凉道:这儿和我出去了七个人,就只我捡条命回来,知足了!你们来看我,我高兴着咧!

   2012年9月8日,中秋之即我们带着慰问品。首发余田村,从谭伟林老人始,后燕老从燕老家出来后沿途经架桥等乡迤行,看望了两个经历了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的余老和钟时用老人。余老参加过西北解放战争,五零年赴朝抗美,11年戎马生涯,五七年复原务农。钟时用老人在祠堂村,在村支书带领下,在一个低矮破乱的屋子里找到他。不觉令人一股凄凉酸楚之情涌堵心间。老人孤苦伶仃一人正在拾掇捡荒的破乱,屋子里五十年代的破旧家具,狼藉赃乱发出一股霉腐气味。身上破乱的衣服汗渍斑斓,看不出布料本色,还不知哪天洗过的。老英雄哪象是经历过血与火的战场,但他又确有其事的有过四年战争的服役。最后走访的终点在三阳乡黎剑飞老人处,黎老是十六期黄浦生,抗战期间他在后方做教官训练新兵,后参加了抗美援朝,他遗憾地对我们说:从伍十多年他实质上没有参加过战斗,打过仗……

  车行沿途,极目远眺。乡野田间多已收割,秋日的太阳白晃晃的刺目。途经多处乡场,恰逢集日,车滞于前阻后拥。在如汤锅般沸腾的人流中,喇叭鸣得心急如抢火,乡民们胜似闲庭信步,你奈我何?无奈中感叹目今的农村比闹市还要闹市,且车行人拥了无章法,货杂凌乱亦无束博。无不显示出和平年代盛民乐,生活繁荣泰极的和谐景象。好不容易挤出乡场,车在山湾里起伏颠簸,一行感叹:没有战争!就不会有和平,要记住历史关爱老兵。中秋一天的走访,在辛苦愉悦感叹中圆满结束。                                                         

   战争的风云过去七十年了,日本右翼尚敬拜侵华靖国神社,日本政府挑起钓鱼岛争端,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日本右翼胆敢玩火,他们一定比七十年前输得更惨。我们要牢记抗战历史,记住同胞死于凶残倭寇刺刀和枪弹下的耻辱,铭抗日战争中牺牲和还健在的老兵。是他们在国家危难遭受外侮,为了保卫和平,捍卫国家主权挺身而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血与火的战斗中为国捐战火的硝烟已过去许多年了,但历史的伤痕却永远的留在了中国人民的心口里。当年在战火纷飞中勇赴国难的抗战热血健儿,健在者已是寥寥无几了……

        桃源县从2012——2013两年中,我们多次走访了十一个老兵,岁月的磨砺使他们脸上布满了庄重的沧桑,现在已近一半过世了,已是;长江滚滚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