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陬溪”(名之由来)往事《原创A》  

2014-09-24 12:2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一十三日刊发常德沅澧晚报
“陬溪”(名之由来)往事《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陬溪”(名之由来)往事《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沅水流域有个名为陬溪”(为陬市)的小镇,这“陬”字很生辟,许多人错读为取字为:山之脚,海之角也!山陬海偶落!的进步取代了落后艰险的水运,但这条千年的沅水流域,推动发展沿河两岸的生产力,政治经济和历史文化。在沈从文的笔下,千里滔滔奔流的沅水掀风鼓浪,艰险多灾。然而在远古交通闭塞的历史期间,就是依赖的这条千年水域勾通了水上交,打造了小镇的经济繁盛。沅水神秘而又令人向往,是男人们在风口浪尖赌命打拼的生命河。依傍沅水陬溪小镇个挨肩叠背,水博命,上岸要钱,人口辏集辉煌迷人的商埠码头。

相传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在洞庭北岸取水,一担挑得沅水下降三尺。陬溪时值旱,百姓嗟叹神力之余均相跪求之:救救我们吧!这儿已百日无水,垅干禾死,吃水亦不保。张果佬怜之,然应允。即尔又虑水存何处哩?稍作沉施法力猛跳八下,落下十六个大坑,担水盛满大坑。此后从枫树潭家湖起始——刘家湖八大坑称为上八湖。以杨家湖——毛家硚的毛家湖止为下八湖,这就是陬溪相传至今的上八湖和下八湖。大仙又在百姓的请求下,顺手将扁担点入沅江随手一划,一条婉涎曲折的清溪绿水就绕小镇,流入腹地上下十六个坑中,“陬溪”名。

哪想到神仙引来了洞庭水,却没有虑及到水涝弊端。每到春汛稻子抽穗飘香,沅水由小溪灌入上下八湖最先受损,眼见得到口的谷子,沉入了茫茫一片浑浊泥水中。记得少小稍更事,就大人们脸地说:溪水从毛家桥灌到了哪儿,再又漫到了哪儿,最后淹没十六湖良田小镇农人无奈,只好下河“哟嗬嘿——拿起来!”在风口浪尖放簲做苦力了。于是沅水流域就有个叫做“陬溪”的繁华水运码头,润出许多悲欢离合的凄美故事……

溪河有座上百年的小石硚,一条粗糙的简易砂砾公路,从长沙经常德歪扭着延伸湘西!传说建硚时怎么也稳不住基脚,后来一叫化子老婆婆在硚脚随手丢下几枚铜钱,稳住了硚墩,有慧眼识尘的人说:老婆婆是观音菩萨,所以就叫观音硚。河水曲里拐八不知湾了多少个湾儿,从余田乡下蹿到观音硚下入沅水。硚头个汽车站,个地方就叫硚港

 溪挨硚头,有个“赤林宫”的巷子!里面无宫无庙,亦无道无僧。只有一座很气派的青砖封火筒子楼房,五十年代居民委员会就设在里面。巷子里的住户多是砍梼枋的木匠。那年代国家贫穷落后,为了激励人民勤俭迠国的信念,大人们晚上开会学习,政治工作做得很到位,使之那个时代大家公心做人,恶心贪利欺心之徒。严寒的冬日我就在做梼枋的小伙伴家里烤火,木匠有烧不完的木砍碴,听爷爷辈的老人缺牙透风的嘴里,含混不清的讲筒子楼的故事:那原是余田乡保长陈XX的公馆,这人很霸道,跑马圈地恶名在外。或小孩调皮,哭闹呵哄不住,就拿他来吓唬:嗯哦,陈XX来捉娃儿哒啦!小娃儿扎把儿就不哭闹了。

解放初期此人被镇压,但在中国大革命时期,他曾救过当地中共湘西北苏维埃政权的张主席,只惜赦免他死刑通知来迟一步丢了命。更多的是讲观音菩萨变幻慈祥的老婆婆,帮助修观音硚的故事,使我在人生的更事初便知道了,救苦救难的神话传说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好人与恶人之间的懵懂概念……

小巷每家屋子后面的坡岸都种有菜园,就近取水浇灌得一片青青绿绿,花红色艳的惹得鸟喳峰鸣自给有余。特别是复日的傍晚;溪河码头上洗菜涮衣的妇人,晃荡着桶子挑水的男人打闹嘻笑,把愉悦的声音蕩漾在清波绿水中。我则和几个小伙伴从几丈高的硚面往下跳水:扑嗵,扑嗵!引来旁观者地赞赏喝彩。也引起女人们地惊呼:哎啦哩!这是哪些人家的龟娃儿呀,不要小命哒呐!惹来父母忧心的,拖声唱调地叫骂:夭王鬼哩——你想死哒呀!人们过得困苦和谐,对社会前途充满着向往,

每逢暑假小孩整日泡在河水里,钓魚,戏水。在树阴绿波下舞动稚嫩的双臂,蕩起一叶小舟,听着知了的聒噪,在湾绿茵的河水里汆汆飘流。微风时而扯来一片薄云,遮阴一块天地,给小船送来一片清凉。船行到龙保山寺庙处,河急剧的拐了一个大湾,两岸树木稠密遮没了整个水面,河水变得绿阴森森的,不觉想起老人讲的:水下锁了条违规天条的恶龙,心里就有了几分颤抖。一般的情况下谁也不敢去那儿,有时小伙伴们赌豪情也不得不充一回英雄,但从不敢在那儿游泳戏水。说来也奇怪,那儿的水比其它地方的沁凉浸骨。我童年的河流,漂流的小船盛滿了我艰辛的苦难和阳光的愉悦

六十年代初,秋末冬临的一个夜深,一埸大风灾刮倒了好几家房。在那困难年代谁也不会关心着什么危房,房屋都是木柱板片的,我在房倒的一瞬间从梦中逃了出来。而和我好的,一个叫秀儿的女孩却压在了瓦砾里。待得街坊救出时不幸已命丧黄泉。惊闻她的噩耗,我心惊得仿佛要从喉咙口跳出来,感到很伤痛她甜甜笑,笑得眉头弯成两道月牙儿,水灵妩媚明灿灿的眸子忽闪忽闪的,许多年后常在我面前的晃动。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我的心就碎成了饺子馅,一直到现在都为她惋惜,感叹,怀念!

次晨曦露,小巷许多人自动前来帮忙清理废墟料理后事。一个戴眼镜白发老头挑着货郎担脸像揉皱的抹布枝枝杈杈的,默默的站在死去秀儿不远处。稍许,动情的握着秀儿父亲的手,两人推让着只听得老头说:天老爷的事儿没办法,我年纪大了出不了力,一点小意思给孩子烧点纸吧!从他眼镜镜片的雾蒙中感觉他在流泪。我盯着他佝偻着远去的背影,左手扶住货郎担,右手转动着货郎鼓,随着“咚咚”的鼓声传来:哎——高梁酒呀,打酱油!浏阳豆豉辣椒沫喽……叫声悦耳韵味悠长。一家老少五六口人的生活全靠他小本货郎担的生意,老头因历史问题被视为另类,我就想不明白,坏人为什么还会有这么的好心呢?我感到茫然了。

傍晚炊烟袅袅,巷子里到处飘渺着炉锅饭的焦香味。刹黑时硚头街边小店铺灯光明亮,密集地洒落在公路街道上,徐瞎子卖槟榔的腔调把许多大人小孩催出家门。只听得他又唱又喝的:哎——槟榔哩!吃了我的槟榔身热脸红眼发亮哟!吃了我的槟榔……幽默风趣的唱喝叫卖粗犷交织,在灯火璀璨中与人们的笑闹盎然成趣,把夜晚简朴的生活,搅动得活色生香生意红火

 硚头小巷横过公路,沿溪港百余于向家码头转拐正街,码头靠街河有一家茶馆。里面终日有唱道情说书的,哄哄然的热闹非凡。河下的客商汉子多经这儿入街下河,闲时三两好友在茶馆里听唱扯淡打发时日。而茶馆外面的阶沿下有两老口,及一个女儿为了生存,不管天睛下雨摆了个油货摊子父女俩专心的榨油粑耙,麻元砣。茶客是他们的主顾生意过得去。只是老太太时脑子受过刺激有点毛病整天唱着:柑子树树,柑子叶叶,要吃柑子树上摘……世界上就只()有钱狠!老太太因姓谢,小镇人都喊她谢颠妈,许多茶客一出茶馆就忘记了听得的文,却牢了她“世界上只有钱狠”。这话后来成为小镇的经典,我成年后才感觉出此话很精辟,概括了以往当今社会的真缔,这两个社会底层人物最普通的生活,曾风靡小镇半个多世纪谢颠妈的出口溜,徐瞎子叫卖槟榔的吆喝声,还有那;哎——高梁酒,打酱油!浏阳豆豉辣椒沫喽……我只觉寓意深远。如果整理来,那时的生意的叫卖也不愧为是一吆喝文化哪像而今弄个高音电喇叭吐词不清的扰民。

58年陬溪了防洪长乐堤垸斩断了溪流,建立了排灌站,解决了神仙不能解决的问题。八十年代高速公路重建了大硚。清澈溪河像一个偎在垃圾堆里的乞丐,掩没了妩媚的面貌观音硚圪蹴在污水溪河上,像一位世纪老人见证了小镇历史兴衰的沧桑。历史的钩沉,仿佛去的总觉得美好,愿人活在更美好的未来中!

3048A3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