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陬市的佛道文化《原创》——14年12月15日在常德晚报沅澧版刊发  

2014-11-21 10:3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陬市的佛道文化《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沅水入洞庭,贯通长江。我家在桃源三十余里临沅水的陬市小镇,紧邻常德童舫洲,洋洲分流鹭鸶洲入境小镇。鹭洋隔河相对;四面碧水树木绿茵,亮翅,鸟语花香,风景独秀。陬市小镇是沅水流域一百多年的繁华水运码头。在经济鼎盛时期,几里路的地面二十余座寺庙,佛道文化有着坚厚的历史基因每个寺庙都有着美丽的传尤以西禅寺和东林寺规模较大,僧道人众香火盛旺。镇子里以:大乾会,大蜡会,大香会三大庙会为首,朝圣拜佛历史风气浓重。每年八月十五朝香会,由近及远先平顶山(河洑山)再朝五雷山。年节闲暇期间,传统的民间精彩节目,唱庙会游亭子,群众文化生活隆重得热火红天

西禅寺是朝盟旗的出发点,每到这一天的黎明前禅寺枣林里,在蒙胧的昏暗中人影晃动。寺庙的钟鼓撞开了晨曦,锣鼓的喧嚣和爆竹迎来了光明。佛者在虔诚肃穆的氛围中祈祷盟旗,愿神灵佑护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在朝拜庙会的各会派中,各有一精壮后生首扛青龙白虎旗牵头。成百上千的信徒香客打扮如一,胸围一蓝底绣有五雷朝香的围兜,紧随着大旗浩浩荡荡的徒行一百多里程,疯狂的快乐中浸渍着辛苦的挣扎。沿途佛信摆案设香,备足茶水供奉之。也有小卖素食半卖半送,共欺心即欺佛之信条,为沿途朝香拜佛者热诚服务。

到得五雷山脚下,各门派勇争第一。旗手在山呼海啸战鼓鸣中,冒着鞭炮的狂炸滥轰赤膊上阵,挥舞着大旗在荆棘坎坷的蛇行小道上勇往直前。喘着粗气的善男信女大旗的领头,呼啸着奋勇跟进,谁先将旗插上五雷山金顶就是赢家,在狂野的争夺中不惜撞得头破血流。朝圣礼毕下得山来义气相聚互道恭贺,礼让披红挂彩者,颁旗授奖贺第一。回到家斋戒过后,又是好几天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唱大戏庆贺,由此,一斑小镇佛教文化的深厚。

东林寺则是朝山回程后的欢聚地。由于此寺毁损较早,我没有见闻老人们描述的晨钟暮鼓,絮絮木鱼里的诵经声。但在六十年代的儿时,在东林寺掩没的遗址附近,和小伙伴们在荒辟的田野里刁黄花菜。一丛似如,而又不是的小树林里,时有寒鸦上空嘶鸣,令人惊悸恐怖,在荆棘刺蓬掩埋的深处,惊异的发现许多人高两口合盖的瓦缸。初时只是疑惑,见得多了就有了好奇心:里面究竟装着什么呢?我们麻着胆子拨开刺蓬,顽皮的用砖块砸开窟窿,骇然见里面仍成坐势不曾散塌的骨髓,惊骇得一哄而散。回家后悚惧向大人学说,方知葬的坐化园寂的和尚,也不知葬多少年了。于是在幼小的心灵里奇异的模糊着,和尚是在水缸里坐化升天的!

西禅寺也曾使我的童年奇异迷幻。记得五四年涨大水,小镇四面汪洋。我家住下街硚港,西禅寺不远,避水于寺内。眼看着高于此处的地方均已淹没,许多人心里敲着鼓唯恐劫数难逃。却也怪异,水势怎么上涨,总低于地面三尺,众人无不称奇。似如水漫金山,地随水涨,西山寺内可没有法海般的得道高僧呀。那时我虽只几岁,但记忆尤深。解放后西禅寺改建陬市完全小学校,六十年代我在那儿读小学时,还见到寺内钟鼓两亭,亭内依然吊着数百斤重的大钟,而后就不知了去向……

下士观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观。有年洪,在沅河退潮的激流中,从上游卷来一口金光闪烁的铜缸,半浮于水面飘摇而下。一时哄动两岸人众追逐吆喝有些许好奇大胆者想探财取宝驾舟打捞。但小船一旦逼近就觉汗毛倒竖心惊胆,铜缸似有吸罩内之灵性,使追赶者不拢边只能远远随之到灵官江中尔消逝。随有几位迷师下水探究,见缸河底光芒闪烁,许远便觉寒气袭人,且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哪个敢去拿生命开玩笑。小镇原有三潭之说;鲢鱼口,灵官庙,洲泥潭。三潭水流湍急,旋涡险,不知地理的远客常在这儿翻船遇险。恰巧缸沉灵官庙前,探宝者毕竟生命当紧,只好望而却之。

第二天拂晓,一拾糞老者来保里报告说:灵官庙洲头有一铜缸形的东西冒了出来。哄动了全镇六保,保长三大香会会首合计,喊人备傢伙合力打捞上岸。各保都欲迎抬于本地面庙内立威除西禅寺和东林寺因在郊外。镇内按序庙宇大小从正乙宫始,经火神殿,关帝宫,武圣宫排列下来,都因庙门窄小不得进入。最后却在下街临港河的下士观小庙落了户。人疑惑用竹片比试庙门,却比其它地方要窄反而请了进去,甚觉奇异。道长见此缸油光明亮,光芒四下游走,只怕缸附灵气跑走,当即杀黑狗血污淋之,罩没了光亮灵气。此缸撞击声鸣燎亮,十余里外仍清晣入耳。从此后小小的下士因铜缸而名气大振。陬市故有:上街咚咚锵(热闹),中街卖婆娘(多美女),下街扛铜缸之说。

 寺庙内的怪异一直小镇人乐此不疲的奇闻趣谈。我也只觉有着几分神秘。更不知现代僧人是怎样一个死法他们的宗教传承念着阿弥陀佛,四大皆空,劝人为善,圣称是千年佛道教化的我蒙胧着无非是人生失意后的一种自我解脱,含糊信仰,亦或是逃避罪孽的惩罚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佛教,有个不成文的规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罪后只要遁入空门,皈依佛祖“此生不向今生度,更待何时度此生”便可赦免其罪,而现在的出家人,人更注重亲情,经济,色诱,贪求名利。他们不须重修此生,也如俗家弟子一样要娱乐养家啊……

我七十年代末期出差北京故宫曾见一铜缸,其简介曰:此钟来自常德民间。我为之一震,心生感叹,不胜欷歔!

2016-12-整理-(2141)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