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寨子山的传说《原创》  

2014-01-10 00:2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寨子山的传说《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寨子山座落在小镇西北方二十余里。沿陬石公路出行不多远,傍左拐入一条弯弯曲曲的沙砾乡道,有次我和朋友骑摩托车蹦迪般的轰着油门直捣山颠。沿途满目葱郁蓬勃之气 ,刺蓬荆棘杂木丛中有人抱粗的松,挺拔伟岸直插云空,时有片片云从空中飘落,云絮般的粘在树稍顶端山的顶峰一片开阔地称狮子岭 ,狮子胸脯地方有一座小道观供着灵官菩萨,空间周围植有桃季。恰值春意盎然,桃花开得艳红夺目,季花如傅粉施朱粉白惹人,蜂鸣蝶舞,鹊欢鸟语, 风光慰然 放目远眺:蓝天白云下一抹曙红,远山近峦烟云缭绕,气势壮丽如入画廊。

 庙主法名禅空,钟姓女性,约模五十岁左右。出家人却是俗家打扮。将我以香客热情迎入庙堂。拈香礼毕,闲聊中方知她不懂佛教礼仪大乘经典,也不知参禅悟,只会阿弥陀佛。她开恳了周边荒地,植下桃季,把时光打发在种,打柴,饲弄花草上还饲养着一群油亮脖子金黄色的鸡常有敬香好施者,收点香火钱日子过得称心惬意……

 暑期小孩回家,想到幼时长岭岗水库幽雅风景,陡发儿时偶兴我随他们躯车寻旧车子滑行在镜面似的硬化上,半个多小时到了那地方水库在茵茵清波飘渺中,山头似浮动波光粼粼里近岸深绿里的浮影,显得很重很沉。在暖阳映下,微风搅动一片碎金闪闪,更显妩媚妖娆。给人一股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清艳脱俗。此情此景,给在外打拼多年,早已厌倦城市喧嚣的他们,在即兴感慨中,萌发了在这依山傍水建房的念头。想着退休在这风光旖旎的乡间,落叶归根养花种草,菜蔬自给过田舍翁的生活。

 此后,我多次往返这儿,才知沿水库往上登山二三余里就是寨子山了。没想到几年的变迁,竟认不出原来旧时风貌了。我怀着奇异雅兴,沿水库简道寻旧寨子山。原来西边山道荒凉我走在近秋的时日里,四野仍然葱郁,但那人抱粗的松树只有根兜,再也见不到粘在树稍的云絮了,我直觉可惜!

小庙侧面新增了一间偏屋,空阔的场地没有了春时的桃红季白。但见等候秋收的金桔挂满枝头,不知名的闲花野草点缀着秋的可爱哩。我向小庙里窥视,只见菩萨肃穆,不见观主,四周静悄悄的百虫也许开始了冬眠,小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忽见对面远处似有一樵夫在整理柴草,我搜寻着旧时的记忆悠然踱了过去。那人六十左右,瘦得精武有力,见我而至,放下手中的活儿颔首答话。我说:几年前可没见着你呀?

他笑道:前年才和老伴承包此庙。我感到愕然庙宇竟有承包之说?

打量着我,:刚才可见到我老伴了么?她是这儿的主持

哦,庙堂没人哩,我是闻着砍伐之声来的。我回道。

他似有歉意道:或许她进偏屋有事去了。我问他原来的主持?只见他脸上似被风吹来一片怨气,言辞里尽是愤然。

 他告诉我:此庙毁弃多年,由于悠久历史名声,才于2000年由好善礼佛者捐款修复。他引我到功德碑前,就见前十名中有他捐助一千元,他是修建庙宇的积极参与者和发启人之一。又指着几个杨姓人告诉我:这几个人就是前一拨子庙宇理事,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以佛教之名,把贪婪的目光瞄着山林,不几年就把周围上百年的树木砍伐变通入了私囊,而后撒手不管了。这片山林原本是集体林场,几十年的艰辛林就毁在狗日的手里

我说:没人管么?他们来头硬!你把他的鸡巴扳弯?!我被逗笑了,对有损林木生态的行为,有着同样的悲叹!戏谑道:他们不怕菩萨怪罪么?

微露嗤笑,即尔正言道:好生之德是修来的嘛,那些狗日的日后要遭天谴的!抱怨的口气有着几分无奈。他不忍看到不易建起的佛业衰落下去,就和老伴上山来打理了。

 在谈话中他知我意欲在山下建房以为我是大款,更以为遇到了大施主,热情和我结佛缘。谦恭地说着寨子山的故事,郑法官赌法码的历史传说。

宋朝年间这儿林密路险几十里荒无人烟,在一个大旱年头来了两个名黄宏,孟喜身材魁梧的农人,因与地方官府结仇本想有把子憨劲在此打猎避风不想官府循迹来此多次搜捕辑拿,无奈之下,便以山林险峻可守,啸了一伙同样命运的好汉与之抗衡,当起了山大王。此举惊动了朝廷多次派兵剿杀,他们扼守离此十余里的灰山口,指防口两个必经的进山隘口,竟令官兵寸步难进。后苏娘娘亲临招安归顺朝廷成就了一番大事,此后这儿就寨子山了。

 不知哪修了庙。民国年间沅水上游的木簰筏小镇整歇,簰客都要山寨烧纸敬香拜灵官菩萨出洞庭湖入长江才能平安顺利。后有懂阴阳的簰估佬以为庙压滔顺,要将庙宇移建狮尾,当地人不同意。簰估佬访到郑法官是个关键人物,郑法官是神是凡不得而知,但他神通了得。簰估佬中也不有法术之人,在与郑法官诱以利多方交涉无果后,趁其疏防之时,在他肩上拍了三下。郑法官心里一惊自知搞拐哒,三颗竹钉拍进肩部,他临危交待家人:死后把他放在锅里蒸七七四十九天就能活过来,七天后有人说:撞邪了!人死哪能蒸得活来。

家人闻觉有理,揭开蒸茏肉身依然,三颗南竹钉已冒头一截。众人见状称奇悔之不及。又按他第二方案:用一竹席放在沅水河岸,而后哭一声撕一竹篾,竹篾撕完不哭了。哪知其中玄妙,簰估佬的木簰就如竹篾样给拆散了如是:木簰入洞庭湖就多遇狂风鼓浪惊险常常簰散人亡……    

他的叙述唤醒了我童年朦胧的记忆。想了以往听老人说过,山上庙堂有口水井永不枯竭。我问道:这高山饮水从哪儿来呢?他把我领到狮头处指着个米见园的小坑告诉我:我们就吃用这水庙址以前就在这儿这水不枯竭,也不溢出,永远我蹲下身子清澈明镜的水把我映在了里面,我情不自禁搅动清泉水影中的我就被揉碎了。想到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乘世界,一切皆空。

我说:这水井原来是不是在庙堂内,他不得而知即尔又做神秘状道:也许是吧!我默然为信佛耶?还是为利呼……

老者热情的我到半山,虽有点摇唇鼓舌请君入瓮。但寨子山的秀丽风景山势地貌的险峻,可窥历史一斑。山还是那座山,庙还是那座庙,在继续佛教信仰基础上挖掘沉淀的历史文化,保护好山林资源,溶山水景观开发休闲娱乐场所人们来这儿礼佛,休闲逛山玩水,垂钓倒是一个不错的出处惜丢失些许参天林木,那飘落在树稍上的云……

        2014-8-24再次整理2486)2016-12-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