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岁月如梦《原创》  

2013-08-09 10:4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一辈子,睡一觉醒来就六十岁了。回头四顾,身边的朋友在不觉中悄然,心中就有了几分凄惶。我和A君是几十年的好朋友,在去年的一年里,经常在一起小酒发议论,回顾年幼时的童趣,年轻时的轻狂,成长中的艰辛苦楚……

   我们的童年和青春,正处于国家经济困难时期,而又意气风发。我们这一代及老一辈,在经历着物质贫瘠的艰难,又接受着社会主义道德,和为人民服务的良好教育。那个年代的人和事,远不像今天这么纠结。它单纯如水,那清澈透明涓涓流淌的溪,仿佛如诉如泣小曲。人民在饿饭的困境中坚定共产主义信仰,治疗战争的创伤,轰轰烈烈的掀起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一首“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歌声激励了半个世纪的人民斗志。在不计报酬和个人得失,以不动摇坚定的决心和毅力去改变社会,建设我们贫穷的家园。

   在这激情火热的年代,我于文革期间辍学。走进了一条幽暗深邃,由许多歪钭木板房叠合的褶皱里,抖落出的一个合作小厂。从此,进入了人生社会的另一所学校。强抖着肋骨筋筋的身板,开始了抡工人生涯,一锤一锤的砸出人生灿烂火花与艰辛。把生命的力量与欲望,凝聚在了明天的憧憬和希翼中,以‘工人’的自豪感不知疲倦地打捞生活韵味。打这时起,我和A君便成同事和朋友。

   流云匆匆,沅水匆匆,人生短暂A君于今年五月辞世而去。在他生病期间精神状况良好,我曾两度去医院看望他,依然谈笑风生不似有病之态。我也不以为肌肉强健,身体壮如牛犊从不进医院的他,那时已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他出院后我再次去看望他,并嘱咐他去上一级医院检查一下不可大意。他不以为然中答应我去检查,可没几天惊传他逝去的噩耗。想到数日前的面嘱,一别竟成永诀,不觉心中有:噩耗传来梦亦惊,寝门为兄泪欲倾之伤感。

    A君的一生令人扼腕称叹。在六十年代末期,他作为另类下放到边远农村接受再教育。他年长我几岁,参加工作比我早,我俩在单位投脾味。他下放后我们没有断过联系。

     七十年代初,我本县洋河水电工程后勤科,在一个风雪漫天,冻得鬼眦牙无法施工日子里闲着然想到A君下放在此不远,不觉陡起访友之情。于是乎!踏着漫漫雪原,唱着‘打虎上山’豪情壮歌,一路风雪兮兮寻来。路人遥指一荒坡茅庐告曰:上了前面那道岭岗,过台沟水渠那茅便是他家。我谢过路人,在没膝深的雪窝里高一脚浅一脚的趔趄着,到得屋前已是汗津津。就见一条两丈余宽的沟渠横亘眼前,沟面三根竹条并合连接两端。半坡四野荒草萋萋,风舞雪花落地成冰,竹条上的积雪凝结出晃眼的晶莹。我小心试着踩了上去,只觉滑溜溜的冰层嘎吱作响,望望沟渠下面冰雪裹,心里惊颤颤后怕,赶急缩了回来。两头四顾,无有人,无奈中,不管三七二十一,对那茅棚扯开喉咙喊了起来!

   须臾;A君从茅屋里应冒了出来,很阳气的回道:啊,那一个呐!

   呵呵,你看我是哪一个那,不欢迎么?!我激动而又欣喜地回道。

   啊呀,稀客,是你老弟呀!怎么也想不到这鬼天气会来哩。声音里喜惊惊的,赶忙叫我莫要动。溜刷地返身从屋里搂出一砣稻草,从对面铺垫过来,而后拉着我的手很小心的趟了过去。

   进得屋来,穷家陋室,一家五口倒也洁静温馨。他在忙碌中杀了一只叫鸡公,这在当时是最高的礼遇呀。又很气派的用一支香烟,使唤一个青小伙,冒着风雪去一里多路大队代销点打酒。室内火坑里烧着盘根错节的树篼,暖烘烘的气氛里弥漫着一股烟火味。这我童年久违的原生态乡趣,只在山区才能享受得到哩。我在火坑喝着滚烫的新茶,陡觉身上暖烘烘的。我说:我在离此不远的电站工程搞后勤。俩夫妇在忙碌中向我诉说着农村的艰辛与无奈。话中得知,他们在这贫瘠得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比一起下放来的人家混得滋润,我亦心慰。

   在炉子镦钵的酒肉香里,我俩酒逢知已千杯少,把碗里的酒一口一口的品,把生活品酸酸辣辣的杂味儿。他向我倾诉刚来时的盲目,困境!说到伤心处,显得一脸的凄与伤感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陈述心中的事无所顾忌我的眼睛也有点儿热了。每个人的遭遇不同,才让人感觉到社会的不公。将他下放到这陌生而又贫瘠的山村,一肩挑妻儿五口的艰难生活,令人扼腕称叹!沉默片刻,他抬起头来话头一转,道:一切过去了,离开了单位就不生存了吗?一样过得很好!  

     怨气似被风吹走即尔得意地告我:而今在洋河电站的子工程民兵营里管伙食,那年代弄到这样的肥缺,不仅要领会当头的意图,更要技高一筹手腕通天。可以想象他在这方面是高手,这差事不仅在食堂里吃得好,还工分满勤油水高。在以挣工分养家的年代里都讲究个吃喝。那时代没有贪污公款,行贿受贿的腐败,但有多吃多占的不良作风啊。

   当我他怎么谋到这样好差事时,他诡异的朝我嘿嘿一笑,随即丢给我一个眼色。我明白了他夫人在旁不便细说。后来他告诉我,竟然与一个年轻女人有关,不由令我哭笑不得的感叹;原来他把大队民兵营长的女人勾上了床,使这个刚从部队复员的军人脱下了军帽,戴上了绿帽子。他搞了那个女人,那女人真不是个东西!还在男人面前吹枕头风,使男人在懵懂里报答,于是他便在工地营部里顺理成章的管上了伙食。唉!这男女间的情爱一旦沾染,就他妈的什么事情也搞定了。

   他长着一副令人称羡,英俊而又和蔼的面孔,肌肉健子发达孔武有力的身板。为人随和滑溜中着几分狡黠。在女人面前表现出一种小心,而又在不觉中带有一股大度放荡豪气,这样的人,对女人就有了很大的诱惑力。在他年轻时以及他的人生中,总有着许多与女人分不开的故事。在和朋友谈笑中,常把女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和裤裆里的东西,用几句得体风趣幽默的语言移位到嘴巴上来,又不使人觉出他粗俗的一面。故此,他适应于生活中各类层次人群的情感调和,融合。在落实政策回单位时,许多人对他恋恋不舍。特别是其中两个与他有染的女人,更是柔肠寸断,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民兵营长的女人……

    还有一件令我感动无法忘的事,在第二年春节前工程已近刹尾。时至年关,那年代物质都是计划配购肉食一月每人就一斤多点,春节也就几斤肉。国人的风俗春节都想多薰点腊肉,就通过各种关系渠道把备办年货当成了一大事。我想到了他,他鬼点子多,手腕子足,弄几十斤猪肉问题不太大吧!他不负我望,约我天后去他那儿取肉。当我如约而至,就见他屋外几块砖头上架着斗糟锅,在寒风冷冽的空气里火烘燃,锅里的水沸腾滚开。他正与一青皮后生,将一头已宰杀好的百余多斤的猪,抬着在锅里翻转着烫开了。我一见喜中半疑,正要张口问,他眼色制止叫我自便。我知其中必有蹊跷?待他忙过了这一阵子,才在背人处告诉我:他把自养的头百余斤没达标的猪宰杀了。

   我讶然了,那代牲猪管理很严肃,除非病猪赶刀宰杀外,私自没得宰杀权。每个生产队都有牲猪任务,必须达标136斤后交当地食品站,而后返回100斤稻谷指标。而他为了践行对我的诺想了歪主意,不顾自已亏损担风险说活了大队畜医出具证明,用稀饭拌酒把猪灌醉,而后说猪发瘟申请宰杀。我听后心里后悔莫及,惋惜不已,于私他失去了一百斤的稻谷指标,猪正在长肉的时候杀了可惜。于公生产队里损失了一头猪的指标,此事一旦穿包他有担不尽的风险。但谁能相信这亏本的事情哪个干得出?除非脑子毛病。而我这个老兄脑子没出毛病他却干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为朋友两肋插刀,待人真情仁义,而不顾后果的人。

   人生一世,许多事情坏在人性的弱点上,没肝没肺不好,情痴义重有时也坏事。回单位没多久,领导看重他的圆滑,社交人情关系广泛,在产销不景气中把他调到供销科他以灵活的社会手腕,在经济改革的大潮中,初始几年确有所创建。在单位算是先起来的人了,发展本来看好的他,在金钱物欲的灯红酒绿中迷茫了双眼,也被比酒还沉醉的年轻女人醉了心,总感觉外面的女人漂亮与有钱的人比他还是穷人,不觉中滑进了经济犯罪的泥坑。说来好笑,他事情的败露却是出在女人争风吃醋中,揭露他的那个女人曾是被他爱过,而又被抛弃,真可谓是;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在受审期间他又以哥儿义气,一肩担下了所有罪名,保护了那个应担主要责任的上司。在拘留所时我受单位委托去看他,劝他把问题交待清楚。和我的谈话中我知道他隐瞒了什么?已没有了以前在困苦山村里对的坦诚。他当时如能看重我对他的劝告,如实的交待问题也就不至于服刑了。可惜我们间的情感,已在他政治地位和经济发生转变中起了微妙的变化。再不是那时能为我要几十斤猪肉,冒风险杀一头猪的知已朋友了!

   至到出狱十余年退休后,与他狼狈为奸的上司,在他服刑前对他的承诺没有兑现,换句话说;就是他俩在犯罪中达成的肮脏共识落了空,那个牢他替他白坐了。这时他才感到后悔,常与我提及为人受过的冤枉尽管我看出了他在人方面的某些缺憾但我以为他仍不失为好朋友,毕竟他对我没有亏歉,何妨这个世界有丑陋也有美好,但深刻意念中的丑陋和美好不是瞬间能看得清的,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时弄得懂的。有时候人会犯糊涂,谁也不能在名誉与地位,金钱与物欲面前处惊不变。但,痴人梦醒已过时,悔不当初已晚矣啊!

     可见有些是非过失是难以逃避的,有些东西失出后才知道弥足珍贵,有些事情直到无法弥补时才觉后悔。人生在大跌宕起伏中,自已酿出的苦酒只有自个儿品赏了。等得醒过已如南柯一梦,仓皇中人生走尽头夕阳西下!这是上帝无法改变的公证。我的朋友离我而去!给我们留下的已是昨天的回忆,感叹和凄惶了……

        2014-8-20修改2016年5月再次修改 2017-3再次修改3796)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