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山水失色《原创》  

2012-10-05 11:13:59|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水失色《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市委罗书记年底要退休了,几十个寒暑打个忽觉就到了点,感叹人生的戏已接近了尾声。近来很想到下面去走走,特别怀念C县枫林乡的枫林小村。 他是从那个山角落里起步走出来的,历尽人生的艰辛打拼,三大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他对那儿的山,那儿的水,还有那儿的人纯朴难忘,感到特别亲切。

        现在铁道线铺到了枫林村,火车头拉来了C县的经济繁荣。那儿耸立起了现代化企业高大的厂房,小村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早就想去一睹风韵总是抽不出时间。目前干部深入走基层,惹动了他那股老来聊发少年狂的热情,又正处于被动位置,再不去走一遭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轻车简从的只带了秘书小方和司机小陈,三人一大早就绕过C县直接杀向枫林村。沿途平坦的水泥路小车如滑行在镜面上,从车窗外观摩着忽闪而过青山辉映下的幢幢楼房,气派得比城市住宅更具风光。交通的发展使阡陌乡道拉短了里程,缩小了城乡差距,乡民们早已脱掉了深统胶靴,如城里人一样穿着皮鞋走家窜户了。在要滑进村道口时,瞥见县乡各部门的领导恭候在了那儿,还来了保驾护航的公安警察。司机小陈稳稳的停下车来,他们一个个满脸堆笑热情谦恭的按序迎上前来:“呵呵,罗书记好?罗书记早……”的握手寒暄着。

        罗书记感到心中气闷,下来只想私自转转,和以往那些老伙计,一杯米酒几碟农家菜嘻哈着叙述旧,了解一下这几年农民的生活变化。这当官呀!也有不自由的时候,心里窝火面子上又不得不大度温情:“嗯,哦,同志们好?好!”他感叹:官场不仅繁文缛节礼信多,而且信息来得灵通神速,那么保密出行还是惊动了下面大动干戈,搞得高射炮打蚊子——闹大了!弄出这么大的场面,明天的官面文章;市报的头版头条又是市委书记如何如何,怎样怎样的了……没法子他只得客随主便的听从县里的程序安排了。警车开道,一长溜小车空前盛况的在摄影机长短镜头下,灯光闪烁中进入工业区。

       十余年来,这儿的变化确实翻天复地,罗书记已辨认不出东南西北了。方圆十里的现代化工厂企业,复盖了原来的青山绿水。规模庞大的火力发电厂,耸入云霄的烟囱搅得乌云滚滚遮蔽了半边天,把个太阳灰朦朦地隔在半空中愁苦着面孔。进入铝炼厂车间,空气中带着金属物质和各种异味,虽然戴着特制口罩,也使人感到一股压抑难受胸闷气短的感觉……

       县委书记陪同下,从厂长详尽的介绍中得知这个铝炼厂,一年就能使县财政增长一个多亿的税利。出铝厂大门火电厂的相关负责人又热情迎了上来,在火电厂又是一番经济喜人,科技讲演的伟大成绩汇报。直至中午在一行大员们的热烈情绪陪同中,罗书记不觉处在巨大成就感的昂奋里。在推杯换盏的午餐中回顾这几年来,与时俱进的发展变化大家议论得很热烈。工业的开发带动了本地商品经济,原来的山疙瘩儿里冒出了星际酒店。罗书记从心里感到高兴,那时他在这儿任县委书记时只着眼于农田山林建设,现在这样的经济发展想都不敢想。县委书记在整个陪同中表现得干练果断,在和老书记的谈话中语词谦恭热情,又不失时宜的暗通款曲。在崇敬中适度的无意间流露出,对年底县市机关干部的调整关心,期待!罗书记久历官场自然明白着他缜密的内心世界,人与人的相处,特别是现代官场竟升中,是一项很高深的学问,看不透又摸不着,又使你能无意中能感觉得到……

        午餐稍做休息后,又看了一个较有规模的农贸市场。不觉间日头已滑落在了树稍头,贫血样疲塌塌的直往下掉。县委书记揣摩着老书记兴致勃勃没有返程的意思,看了下手腕的表,面显诚惶的斟酌着道:“呵呵,罗书记,您看……”

      “哦,我看这样吧,我这个老头子给大家添麻烦了,县政府还有你们的事呗,我是从这儿走出去的,日后也许没机会来了喽,想去看望一下以往的老伙计们,就不耽搁大家的时间哒呗!”他只想尽快把他们打发走。大家又是一番呼呼哈哈的客套恭维后颔首而别。县委书记最后坚持留下了一辆保驾的公安车,交待县府秘书在这儿陪老书记安排生活食宿,谆谆的告诫他们一定要保护好老书记的生活起居和安全。然后深表歉意的对老书记道:“哦,您老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您。”

        “哦,不用,不用,我明天上午就走了。”罗书记赶忙阻止。

        他们一行散出后,老书记只带了秘书小方走出集市。放眼两头一瞅,懵了!只见乡道两边一色的楼房,原来的印象已了无踪迹,不知往哪个方向去才好。小方见他犯难,灵活和蔼的拦住了一个老头引到罗书记面前。那老头枯皮皱眉的惶恐着,罗书记亲切的打着招呼:“哦,老哥哥麻烦你了,向你打听个人呐。”老头定下心来眨巴着眼睛,只见面前这人方脸浓眉两眼炯炯有神颇有派头,虽和蔼可亲仍有一股威摄之气,睨着又似觉面熟,心生疑惑地道:“嗯,你,你问呗!只要是这疙瘩的我没有不认得的呐,厂子里外来的人我就搞不清场伙了喔。”

      “呵呵,算找对人了喽,就是找你们本地的桂瞎子哇,大名叫钟桂生呗。”

      “哦,是他呀,原来的老支书,你俩跟着我走就成了呗!”说着他领头走着,望着两边一样模式的楼房形成了城镇规模。罗书记感叹地道:“现在农民生活好了啊,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老哥子你家也住楼房哒吧!”

      “唉!好个鬼嘞,房子修得乖,尽他妈的欠了一屁股带两胯的债,麻雀吃蚕豆,不和屁股打商量,只顾吃进去哒,屙不出来喔。”

      “哦,修房子欠债,是怎么回事啦?”

      “哼,他娘的!破落户穷极不离鞋袜——讲排场呗,当官的规定建一样的楼房,你不服管就没得地皮,你有本事就把房子建到空中去呐。老房子拆掉征用了,拆迁费只给你一半,弄得东借西挪银行贷款,农民也成了什么鸡巴房奴了。再者农民没住楼房的福气哩,场院没了,菜地完了,碴草农机具往哪儿堆,吃小菜还要掏钱哩,半夜里吹喇叭名声在外喽。

        “哦,还有这样的事呐!”他眉头拧上一个疙瘩陷入了沉思。拐了一个弯眼前渐觉开朗,一片荒芜的良田里淌着黑水,长满了霸根草,一阵风过鼻孔里塞满了腐臭味。他疑惑的问道:“噢,这大片田地咋就荒成这样子哒喽,种田人都干什么去哒呐?”

      “嘿嘿!谁还种田嘞,想种也种不成了喽。”

       “哦,怪事!哪个还不让种田呐,国家不是提高粮价,政策倾斜补贴鼓励农民种田么?”他心里感到愤然,语气中有了浪花。

       “嘿嘿,国家是鼓励农民种田呐,国家大了去哒喽,管得了许多哩,都管有钱的去抓了呃,田土里累死人也出不了几个钱呐。”老头指着这一片厂区愤懑地道:“自从这儿建起了工厂,你四面看看哪儿还有一块清静地方呐,果树山林死了,田土里淌黑水能长出稻子么?全毁哒呀。”听到这儿他心中一颤,抬眼远眺起伏的山林,雾蒙蒙的一片死灰色。目前正值秋忙之际:九月里来秋风凉,棉花开来豆子黄。采茶割稻家家忙,茶油飘香谷满仓。他这才察觉环境污染了,生态破坏了,农业生态全毁哒,上午的辉煌印象在他心里打折了,他疑惑地问道:“那村里人干么得营生去了哩?”

      “唉!多在外打工呗,就剩下些老不死的守家带娃子罗。”

      “噢,本地这么多企业还要往外跑呐?”这句话把老头惹火了,他回头盯着罗书记道:“你老人家是外地来的吧!你给评评理,建厂征地时讲得比婊子的屄还乖,让大家当工人一起发财,老实的农壮儿搭楼梯望着那一天呐,谁晓得投产后那些狗日的招工人尽是他家的亲戚,村里人想进厂做工得有个当村官的爷娘才行咧,鳖下的——王八蛋尽他妈的忽悠老百姓啦。”听得罗书记心里愤愤的,不觉中也吐出句粗话:“龟孙子们的——混蛋!

       说话间已来到一座楼房前,老头扯大嗓门嚷叫着:“哎!桂老倌,你家来客人哒哩!”

     “七老头,鬼喊的些么得哟……”随着回声蹦出个七十余岁的老头,一脑壳灰白的板寸头发,身材高挑精神矍铄。见面前的两个陌生人他楞怔了一下,瞪大眼睛,猛然醒豁过来翕动着嘴唇:“你你……啊嗬哟,难怪今朝的太阳红火着哩,原来是罗书记来了啦!”说着慌乱往屋子里让。

      “嗬嗬,老哥哥还好吧?”桂老倌迎步上前紧紧握着罗书记的手。只觉喉头哽咽眼眶有点儿热,拉着罗书记往屋里迎,一边大喊着:“老婆子来稀客哒呐……”他的呼叫惊动了一家子人,老婆子嘻笑的打量着罗书记:“哎唷喂,罗书记可真是贵人呐,十多年没见着您了咧,在电视里看到过您几回,要是在哪疙瘩碰上您我可真不敢认哩。”说着手忙脚乱的敬烟上茶……桂老头子则指挥着儿子杀鸡备菜的忙乎着。那个叫七老头的看着这阵仗,怔了半晌醒豁过来,难怪得这人看着面熟,原来是在这儿蹲点了的乡书记,现在的市委罗书记哩。他不好意思的对罗书记嘿嘿笑着,罗书记和蔼的望着他对桂老头道:“呵呵,这儿的变化大呀,要不是这个老哥哥带着来,我可真找不到你的家了呢。”

    七老头心里怯怯地道:“罗书记,我刚才不知胡噘了些么得,您老千万别往心里去喔。”

      “呵呵,你刚才说的都是难得听到的大实话呀,感谢你还来不及哩。“

      “老七,你和罗书记胡咧了些什么呀?”桂老头深恐引起罗书记不高兴。

      “嘿嘿,瞧着他有点儿面熟,哪晓得是罗书记呀,我小胡同里扛竹竿——直来直去说了实话呗。

      “呵呵,打蛇随棒上还能了你呐。”

       “哦,这个老哥子说得对呀!我来这儿就是想听实话的哩。”罗书记把刚才七老头的话讲了一遍,而后直视着桂老头问道:“是这么回事么,这个时间应当是采茶割稻忙的时候呐,村里榨油房还在打油么,咋就没听见撞杆撞击闸楔的响声,没闻到茶油香了哩。”

    老桂头脸一下阴下来了,长叹一口气道:“唉!有些话不好说呀,既然罗书记问到了,我不说还真不行,环境早被污染了,山上茶树果木林子,不死不活的还有么得屁收成哩,插田只怕连种子都收不回来哩。”

        须臾,村子里听得原来蹲点的罗书记来了,老桂家里一下子聚集了一屋子的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沸腾得如汤锅,搞得桂老头反倒说不上话了,罗书记要秘书小方认真纪录下来。正当大家扯上兴头时村支书村长拱了进来,一番热情客套后,就要以村里的名义邀请罗书记去宾馆吃饭。他们上午就听说了市委书记来了,只恨够不上参与接待的级别,一听说罗书记到了桂老头家,哪肯放过溜沟子的机会。罗书记婉言的推辞着对老桂道:“老伙计你陪我到外面转转,以后可没机会来了哟。”老桂会意,俩人扯腿站身就出门,罗书记回过头来对谈兴正浓的乡民道:“感谢大家没把我这个老头子当外人说了这许多,在社会发展中是有取舍的,但其中有损乡民利益和环境保护的问题很重要,请相信我们,相信政府,给我们一点时间,一定会逐步解决这些问题的。”在场的爷们老太听得心里暖融融的,而村干部脸上则如狗虱子爬般显得尴尬。

        他俩慢慢的沿着小道渐近山林,秘书小方远远的跟随在后。暝暝的天空下树木翻卷着叶片死气灰沉,上面散积着一层斑驳黑色粉尘。往年压弯枝的茶树,稀疏的挂着几个干裂畸型的茶果。大部份的柑桔树枯萎了,没有死掉的结出的果子青涩酸苦。老桂说:自铝厂和火电厂投产后,煤烟粉尘、阴极毒渣、酸雨废水、二氧化硫气,与四氯化碳物污染着环境。交错混杂的危害着生态平衡,林木农作物受损,并直接侵蚀着人体的健康。说话间漫步到一条泛着臭水味的小溪旁,老桂道:“还记得这条小溪河么?”他疑惑的眯着他问:“这,这就是村前那条小溪么?”老桂点点头感叹道:“是呀,当年这溪水多清凌,村子里生活灌田全用着它,现在小溪被拦腰截断,两头成了发臭的死水,种地浇菜都没用了呃。”他不敢相信这是往昔那条白亮清澈的溪水,污秽得已失出了生存的意义,他的心直往下沉,隐隐的作痛。国家一再强调经济要与生态环境同步平衡发展……

        在他的印象里,村子周围青山绿水丘陵起伏四季郁郁葱葱。一条小溪流如随意抛出的彩缎,水面泛起一片碎金闪闪,飘流在村子前,流逝于青山陌途外。那时他以枫林乡党委身份在村子里蹲点,每天开山种地汗水渍渍的和群众打成一片。晚饭后,夕阳把山林田园烧得一片彤红,他泡在清澈流淌的小溪里,舒适的洗涤一天的疲劳。月亮如水,钭钭的吊在半山腰,在山村夜话里和老少爷们,凝眸着远山水墨般迷蒙的夜色娓娓而谈。规划,憧憬着乡村的未来……

       社会在飞速发展的经济规律中,这儿耸立起了现代化企业的高大厂房。山村改变了面貌,山林变得失了色,秀水发了臭,乡民们心里发冷,青山绿水的小山村变得他不认识了。在名目繁多的口号下,腐败与时同行,在征地拆迁中,国家规定的补偿被层层截留。失出土地的乡民的利益受到了侵害,在失业中维持着温饱。一部份人富得冒了尖,拉大了贫富间的差距,两级分化的矛盾日益凸显。许多人在心理上感到不平衡,就有了有报复社会的心理,也不例外有报恩于社会的富商。在整体发展中许多地方只着眼于当前利益,国家的环境保护法,在金钱物欲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损坏了农田山林生态,给子孙后代种下了灾难……

       罗书记回到宾馆,心中涌动着一种异样的情愫,更多的是愤慨。什么叫做立党为公,行政为民,人民对党和政府的热爱与否,决定于党和政府对于人民的态度。他不觉冲动的拨通了市长的电话,交流了对小村严重现状的看法,觉得有必要召开一个相关部门的会议。解决这儿的环境生态,落实拆迁征地中的腐败违规,农民失去田土后的生存等问题……对面沉默了几抄钟后,话筒里迟缓的道:“呃,老书记,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样的事情很普遍,且由来已久,不是开一个会就能见效的喽,还是责成县里解决吧!如果您坚持开这个会我表示支持。”

          市长没有激动,语气轻描淡写的劝他现实一点。他冷静的一想,市长说得没错,这样的问题确实普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在这个位子上也见得多了。许多事情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你真正的要去落实,他们比泥鳅还滑的沉入了水底,稍一放松又冒了头。打着发展经济的幌子,在风口浪尖中与世(时)具进,按照他们的逻辑发展。他感到颓丧极了,掌握社会这艘航船化解凸现出的矛盾,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事……他在乡民面前表了态有了承诺,又不甘心就此收手,思来想去还是小范围内开个会议一议,做了总比没有做要强吧!想到此,他要秘书把明天参加会议的人员通知下去,第一个是本县的县委书记。至于明天的会议开得怎么样,能解决得了多大问题,毕竟目前发展重在经济利益为主体。他感到茫然了,没有过多的信心了……     

      2014-7-23修改 2017-3-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