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天上还是那个太阳《原创》  

2012-09-17 12:1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小桥五十年代前,或许更久远。 承载着西南地区的陆路交通要道,是湖南常德进入湘西的唯一枢纽咽喉。桥下清幽幽的溪流在太阳火烘烘可劲的亲吻下,拖着水蛇般的妩媚腰肢,绕着小镇郊外上万亩良田遛了几十公里弯儿后,冒着氤氲水气一头扎进沅水流域。所以小镇就被称为:“陬溪,” 这座小桥就叫做;观音桥,地名为;桥港。桥的西头解放前就有汽车站,在我记事时已称为湘运汽车站了。桥港以车站为中心热闹着两个桥头,饭店酒肆通宵喧哗,商铺店家热情和蔼,多家茶馆里热烘烘的座无虚席。唱小曲说书的精彩,引得茶客阵阵叫好掌声雷动,这就是那个年代贫民生活饭后的娱乐写照。挑担卖饺饵面的敲邦声夜深不息,还有叫卖粑粑小吃的等等……兴旺着小镇的一角。

        由于沅水河的地理位置,小镇水上交通更为发达繁荣。是上至云贵下到江浙闻名遐迩的木材集散水运码头,有着上百年的排估老历史,商贾辐辏,经济的繁荣发达使小镇被誉为“小南京” 而成为桃源之东的巨邑古镇。历代文人骚客慕桃花源之名无不经陬溪假揖而游。屈原流放沅江:朝发枉渚,夕宿辰阳,” 这儿的地理位置古有 “扼滇黔咽喉” 之说。

 解放后这儿就称为桥港居委会,我家就住在车站的另一头叫赤林宫的小巷子里,巷子是桥港居委会的一个居民小组。 里面有一间建造得坚固豪华的封火筒子砖木结构的楼房,楼顶有辽望台,炮眼,一旦发生械斗能攻守自如。那是余田国民党的乡长陈XX在小镇的公馆。陈在余田势力显赫,在中国共产党第二次革命战争时期,他曾支持掩护过在余田的湘西北红色政权——桃源徐溶熙苏维埃政府。救过苏维埃主席张琪的命。解放后陈被人民政府逮捕,张琪为其证明赦免他死罪的通知文件晚到,被政府当做反动恶霸镇压了。这座房子就是最早的桥港居委会旧址,我在童年的懵懂期和许多小伙伴在楼顶窜上窜下的玩打仗的游戏。

巷子一面临溪傍水,屋子后面多有吊脚楼。两岸阳光灿烂,庄稼青翠花草多恣。我的童年就伴着这小桥流水秀丽的风光,在岁月的沧桑里,生活的艰涩,愉悦与忧郁中一块成长。小巷里有三四十多户住家,多是棺材木匠,他们的屋子前面建有一个亭子间,亭子间就是他们谋生砍枋子的工埸。后来组织了寿枋社,做寿枋的木材从小溪的沅水入口处源源不断的输运进来,兴旺发达了一段时间。

    小镇从礄港起始到上街打止,长约四五华里,宽两米有余一条通街,全部用长条麻石和青石板铺成。每块石条长为一米,宽约尺许。中间横摆铺砌,两边纵放。路面铺砌镶嵌得平平整整,极尽古朴美观养眼。 从赤林宫出巷口过公路至对面,进入相似的一条吊脚楼小巷,沿小溪行至与沅水接壤出口处,有个向家码头。再向右转一个曲字拐,那儿叫做转拐头,就拐进了市镇下街。有一年涨大水在桥港小溪出口处转拐头冒出一口铜缸。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捞上来后,各保都欲迎抬于本庙内,在地面立威。从上至下按序从上街正乙宫始,经火神廟,关帝宫,武圣宫都因廟门窄小不得而入。最后归属却在打捞铜缸的水面距转拐头不远处,一座名不见经传的下士观小庙抬了进去,此庙门看似比其它庙门都要窄小。这一怪哉奇事传说铜缸有灵性只能在有缘分地方存放,直至解放后一直成为小镇人乐疲不止的奇谈。故此小镇流传着一首民谣:上街咚咚锵,中街卖婆娘,下街迎铜缸。那意思即;上街热闹,中街出美女,下街铜缸立威。解放后下士观道士归家务农,道观里请走了菩萨做了小镇和平路小学,我就从那个学校开始接受用石笔石板写着横,竖,撇,捺,的启蒙教育。

  向家码头一年四季帆林耸立,停洎湾靠着;来至云贵,江浙的商贾船只。沅水沿河两岸上下十余里洎靠着待运的连篇垒版的木排筏。船家客商操着各地的口音,繁荣着这儿的市面买卖。每到傍晚,他们与本地人借助着手势交流着,相约着相好的进馆子喝酒,看戏。船伙计在船尾燃起湿木材,就着长流水淘米煮饭,沿河炊烟袅袅。这个时候又正是远来的商船排筏泊岸的时辰,河面近岸呼喊嚷叫的号子声,又慰为壮观的为夜幕添上一景。刹黑时,灯茏火把把沿河上下映照得一片通明,粗犷的呼喊,野趣的笑骂,从河下热闹到河岸的吊脚楼台上……

  这时,悠闲在酒馆里的客商和本地的戏迷,就会关注着一个打锣的光头团脸混名叫金王八的老人。他背着一块黑底木质牌子串街走巷,木牌的两边用白水粉写着今晚剧团演出的戏名。他左手提锣,右手拿锤,起势稳立八字步站定。面朝正街,锣响声出,像唱又像唸,有节拍:“今夜晚XX大剧院,“铜乐班,” 演岀xx武打汉戯,晚上七点架势,若去迟呐,没得座位哒,就莫怪我金王八打锣的喽!哐!哐!哐哐!” 他老站立硬朗似松,声音洪亮如钟,传递着戏剧信息。那份认真的工作责任心表现得诙谐而又执拗。 

   每一个时代经济繁荣的地方,同时衍生着娼妓业的兴旺,有了钱的日子到处充满了爱。放排的,行船的老板客商千里离家来到小镇,人生为财也为快活,谁不想及时寻乐。小镇有那江苏老板开的较高档的妓院叫;堂班。带来的江浙妓女小巧玲珑,身段苗条峰腰肥臂富有曲线,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吴越侬语浅唱低呤。她们由着客人的兴致也唱京戏,妓老板熟络的拉着京胡。小巧人儿皮肤细腻极了,瓷似的一双清亮眼睛里尽是勾情的妩媚,挠得有钱的老板心里痒痒的,欲火中烧挪不动脚步。那些长年在水上漂,上河来放排的伐木工人,经历着风吹日晒全身黑亮,头扎兰土布头巾,开胸布扣衣 。则到低挡的土地巷窑班找本土妓女,花上几个钱一晚上累得你精软。古往今来女人光滑的大腿,总能让男人豪爽的掏钱。小镇观念保守看不顺眼的人,就贬义的喊他们;“船拐拐。” 把从湘西上河下来的人依次叫做;“上河佬,麻傢佬。”(指麻阳人)凡是扎排的人统称为:“排估佬。” 而这些人则把本地人叫做:“下河佬。” 除 “船拐拐,”外,这些称呼都是没有悪意的。

  不管他们来自哪方,贫贱富贵,他们在离去小镇时。都会把陬溪闻名的桂花洋糖特产带几篓子回去,作为最好的礼物送人。那时桂花糖包装简单实惠,以一斤或两斤装入精巧细篾篓内,篾篓上面贴有桃源陬溪桂花洋糖,或XX洋糖店出品的红纸标签。小镇的桂花洋糖做工精细,诚信为本,历史悠久。有着桂花的香脆,甘甜,落口消溶。由此陬溪的桂花糖经久不衰远近闻名的享誉着大江南北。

  五八年大跃进,转拐头成了小镇那时的“工业区。” 从大炼钢铁起始,跌宕起伏的走完了一段小镇工业的辉煌。这当中在沿小溪河街内面,另僻通了一条和平马路,一直沿袭至今。大跃进中修筑了拦洪大堤;陬溪垸。在转拐头处截断了小溪与沅水的流通,建起了泄洪排灌的东风闸,从此后沅水不犯溪水。使农田丰产得到了改善,结束了:“天晴三日田开坼,一场大雨水汪洋。” 的局面。改变了陬溪十年九淹的农田落后状况。

  如今的陬溪;在社会的进步发展中,早已结束了原始的水上运输。结束了上百年的繁荣历史。在迅猛发展交通建设高速公路的目前,沅水河道已成为挖沙取砾致富的场所,废积沙砾浮于水面,河床伤痕累累,早已没有通航了。

观音桥像一个历经了世纪沧桑的百岁老人,桥面坑洼,扶栏破败遍体鳞伤。被昔日的繁荣冷落的圪蹴在那角落里。桥的两端圪立着四个混泥土疙瘩,警示着桥面已不能承载过重负荷。它身下的小溪不再清澈妩媚,已是一潭泛着深黑色的死水,在太阳光的蒸烤下发出腐尸般的恶臭……它昔日承载的沧桑苦难,辉煌亮点已成为了历史,还有多少人能记住历史呢?

  赤林宫小巷子在六十年代拆迁建了食品站的养猪场,几十年的奋斗在鹊起的改革浪潮中瞬间又消逝。小镇名噪一时的传统产品桂花洋糖早已失传,陬溪还能有什么?!倘若小镇不在抗日战争中被小日本烧毁,后又历经过两次大火,如能完整的保留下以往的历史街面风貌。兴许陬溪的现状会重写,它不亚于现在湘西的凤凰古城,会成为一个闻名的旅游景点而再次兴旺繁荣。所以说:能否保存下有价值的历史风情原貌,就能给子孙留下一份宝贵遗产,给地方创造一份兴旺的财富。

      在目今科技快速发展堀起中,社会以金钱为主旋律,生活物质享受被浓墨重彩的喧染着。生态自然环境已不再重要,尽管政府把环境保护提升到日常事务的高度中,但在金钱物质的诱惑躯使下已显得苍白无力。不良的社会风气在贪污腐败里,相得益彰的各取所需。赌毒恶瘤更深层的,肆无忌惮的扰乱着社会秩序,侵蚀着人的思想,腐烂着人们的灵魂,提升着社会的犯罪率。自然环境与社会空气同时被污染,卖笑的皮肉生涯在繁花似锦的地方发展中,以经济为主体的政策倾斜里,打造着红灯区当成了艳丽的桃花。在高喊的扫黄打非声中,比之旧社会公开纳税的婊子与嫖客来得更加刺激,坦然。禁止黄,赌,毒何日能止。正如百花楼,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很多真理,到后来都成了悖论。同样一个太阳下在不同的环境里感爱着不同的光芒!

       

天上还是那个太阳《原创》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