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俩伙计(原创)  

2012-04-10 12:2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暮秋冬临大雁行嘎嘎迁徙声里, 矮敦敦的和生与高挑瘦个的柱子。忙完了田间的稻子,闻着仓里谷子的晚香,等不得栽种油菜,就结伴去了县城一家小厂做木工。经济体制的改革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许多剩余劳力多都踏上了打工的途径。他俩也想凭着手艺,在县城试着做几个月的短工挣钱过个肥年。

俩人合手一开工,柱子就耍急溜占了个轻松活儿。和生做老实事活儿出得细腻,柱子耍花妙活做得毛糙,俩人搭伙和生常给他返工擦屁股,他还说和生做得慢跟不上他的手,常溜进茶馆里耍牌。管工的是退居二线的秃顶老头儿,板着皱巴巴的脸,腔着眼睛指指点点的爱挑毛病。柱子表面殷勤,和睦,上烟敬茶,老伯长,老伯短的,捧得老头子乐意。时间一长老头子发觉他圆滑诡诈且常溜号,虽然是定件包工但影响了工期进度。也觉得和生和他合伙吃了亏,就有点抱不平的说他几句。他表面恭顺着打哈哈,背后头:老鸡巴,老东西,有时还来点破坏性的小动作,如:故意把大料小用呀……嘴里不干不净的发些牢骚。

天气逐渐冷了,在车间的角落里,整天有人在那儿就着刨砍下来的木屑烤火闲聊。柱子发挥了他那油嘴本事,常在间歇中把许多平淡的琐碎事,夸张的编造出深动的故事和男人们起劲地说与女人某个相关的部位如遇女人则痞着脸尽情的调笑嘻闹,无卵事的和散男闲女热闹扯闲混时间。和生闷着头使憨劲的做活儿,有个叫毛头的汉子打趣老实人:“噢,和生你来休息会儿呗!拼着命的弄钱想娶媳妇吧!”和生红着脸不吱声,手里的活儿做得更勤快了。

又有人挑逗着说:“呵呵,和生,厂里的翠芳对你好象是出笼的馒头热呼着哩,看你时的眼色里带着勾勾喽,她那凹凸丰满的身子哪个男人看了不羡出口水来呐,你他妈的真是痴人痴福咯,你俩搭上线了没有呀?”

和生听得讲翠芳,心里跳得如捣鼓,脸上火烘烘的发烫。脑子里就浮现出那双明亮的眸子,月亮样鲜艳的笑脸,含情脉脉软融融甜甜地声音:和生师傅,歇歇吧!别仗着有点子憨劲,身体可是你自个儿的哟,日子长着可别累坏了呢。

和生回道:俺乡下人哪有你城里人娇贵,弯下子腰也要累着咯。翠芳忍不住的掩口咯咯地笑了,笑得和生傻呼呼的窘态可人俺和你一样是乡下捏泥巴的哩,你在这儿当师傅,我在这儿是卖力气喽。

“哎,和生,你在想些么得哟?”有人见他发楞喊道:“你们农村这几年改革开放发了财修了洋房,年轻的哥儿们都陡起来了,屁股后面跨着冒烟的,吊妹妹找小姐的热火着哩,你想不想喽?翠芳可是个好姑儿家家的呢!你可要赶急下手咯。    

和生醒过神来,听得夸他们农村,心里沾沾自喜憨厚地笑道:“嘿嘿,我们那儿是有不少的人修洋房了哩,结婚的这几年也不少咯,呵呵,农村人嘛,称小姐不合适呗。”众人知他听岔了话,没有懂到意思,笑笑又问道:“噢,你下班了打牌么?”

“哼!我才不会把劳累来的钱输到哩,俺村子里有个开车的小子,他狗日的发了点财就以为了不起做了陈世美。在牌桌上被坏女人勾着离了婚,老婆气得发了疯,自以为没有汽车发不了财,也就不会赌博离婚了,一气之下把汽车化成了一把火。法院却以侵犯他人财产判了她的罪,儿子也赌气出走了,好的个家庭搞散伙了真他娘的没得了天理了。等那个不是东西的陈世美脑壳里面醒豁过来,为时已晚了,狗娘养的现世报应。”和生讲得咬牙切齿,声色并茂,义愤填膺,老实人的纯朴好,恶,情感,感动了逗乐子的人们,大家在沉默中感叹着世风日下,婚姻在金钱世俗面前成了儿戏。

厂里常有人找他俩帮忙做点小东西或修理什么的,柱子要论人发货看面子做事。而和生一视同仁有求必应,如遇工作时间则给老头打声招呼。有人说和生老实得有点儿蠢,常常耽搁工夫给人做白工是个蠢宝。但都喜欢他的淳朴勤劳,热心。有的汉子娘们凑到了一块儿,都打趣着要给他找媳妇。柱子便在心里不舒服的妒忌着,垮着脸子挖苦道:“嘿嘿,和生呐,你狗日的东西走桃花运了呗,都争着给你找媳妇,当心着别掉进了盘丝洞里出不来喽。”

“哼,你才进盘丝洞哩!小心点牌桌上的女妖精,别跟着做了村子里那个开车的狗东西。”和生似被玷辱的回敬着。这时秃顶老头踱了过来:“呵呵,你俩个吵得些么得哟。”和生悻悻的憋闷着不出声。柱子嘿嘿地笑着溜沟子:“呵呵,没有什么,我俩开玩笑哩。”他瞪了和生一眼:“他呀,就是这个狗脾气,几句话不通气就爱发输火。”老头子爱怜的看了和生一眼,转面对柱子道:“唉!和生是个老实人,你可别欺负他咯。”柱子无语谦恭的笑着。

“哦,谢谢你俩给我帮忙做了个柜子。”老头说着掏出五张工农兵,散在他俩工作的马板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这点钱只会亏了你们……”柱子钭着眼不屑的瞄了下那钱,随即满脸堆着圆滑的笑把钱挡了回去:“呵呵,给您老帮忙是应当的,怎好要您的钱呢。”

老头面露不满:“噢,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呐,你们在外弄几个辛苦钱容易吗?!”

“这……”柱子尴尬的掂量着手中钱,望着老头远去的背影摇着头轻声骂道:“呸!假正经的,做个柜子这两钱的,还装得他妈的一身正气,狗屁!”

和生道:“刚才你他娘的还推诿着不要钱,怎么转背就骂人了呐,真是个狗脸上不生毛的东西!”

“哼!你晓得个屁,真他妈的土地的鸡巴岩脑壳不开窍光面子话不花本钱不费力,晓得么这就叫社会经验,把他弄舒服了我们有便宜,学着点,在外面灵活些才不会吃亏咯。”他俩就是这样磨牙较劲的经常打口水仗,又谁也离不了谁的一对冤家朋友,大多时和生总是依着柱子行事。

 眨个眼儿就要过年了,工厂里腊月二十六放假。柱子敬着精品烟嘻笑着,一个劲儿往脸上堆砌着热乎,找老头子结算工日。殊不知老头心中有数,不卑不吭的和他周旋着,心里却冷笑:龟儿子,想和我玩猫腻耍花招,老子吃的盐比你胀的饭还多,结果他比和生少了十来个工日。柱子张口想说着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只好把闷气憋在心里发酵。他心里明白,帮人做私活的人情想要老头落在公家账上没门,这老屁眼软硬不吃的精着哩。和生没有奢望帮人做私活在公家中找补,而是把耽误的时间铆着劲儿赶了回来,心里就觉得坦荡畅气。

刀子般的冰风雪雨转着旋儿往人的脸上扑,天地间白雪皑皑的刺目晃眼。和生眯着眼睛把年货匠具一担压在宽厚的肩膀上,颤悠悠地踏在沙沙发响归家途中的雪地上。新卖的军大衣兜里塞得鼓鼓的,几个月的辛苦劳作不仅能过个肥年还有点积攒。他心里想着:虽说在外辛苦但总不会比插田累,起码不会在风吹雨淋烈日里晒。柱子因不甘心那丢掉的十来个工日钱,要想在牌桌上把它赌了回来。他落单的离了柱子,心中就感到有点儿失落。回头望望那打工的厂子,忽然间涌起了一桩心事,来得匆忙没有给翠芳打个招呼,几个月中的吁寒问暖怪亲热的,那个女人还真占据了他心里的位置……如此一想,脑子里一下子塞满了她的倩影,弄得抓心抓肝牵挂起来,只觉有点儿凄惶。

就在留恋的念想中,他眼前突然一亮:啊!那,那岔路口站着的姑娘不正是她吗?他心里噗噗地跳着。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朝他迎了过来,怯怯的站在了他面前,眼睛月牙儿似的迷笑迷笑地望着他。

“哎,回去怎么就不打个招呼呐?讨厌我呗,明年还来吗?”和生一眼瞥见她春山般的胸脯,脸上烘的感觉发烫,赶急低下眼睑,心里慌慌的巴嗒着嘴:“俺俺,俺怕人笑话着就没有找你哩,明年……你你还来,我就来呗。”姑娘听得,心里甜甜的,满脸燃烧起灿烂的霞红,含情脉脉沉醉在情爱的激动中……

恰在此时,经过一晚疲惫牌战的柱子,从赌场里溜出来瞥见。瞅着他俩那股难舍的热乎劲儿,只觉心里翻滚着满腹的酸楚,不觉嘴里溜出一句戏文:可叹我张生此去……想做张生的柱子能赢回那钱么?赌桌上的风云变幻谁能先知呢?

      2017-3-修改3044)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