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乡村婚娶风俗《原创》  

2012-04-05 16:1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介: 本文以乡村婚娶这个侧面,描述农村在土地承包初期,确实给农民带来了致富的希望,广大农民在那几年里也偿到了种地的甜头。在这个婚娶中,反映了农民的淳朴,勤劳,憧憬着依靠党的政策致富的愿望,同时也映衬了乡下婚娶的习俗趣闻……

          今年各处吹唢呐接亲嫁女的似乎比往年多,文大娘二十岁的儿子,也看了对象订了亲。自改革的春风呼啦啦的吹进了春天的故事里,富裕的前景漾开了农民的心房。借着这阵劲风儿,文大娘为儿子做喜事,心里蜜甜蜜甜地忙碌着。

     上半年铆足劲盖了新房,按时新标准备齐了女方要求的一切。除建房花出的钱在外,预计媳妇接进门还得要几千元钱才得脱皮,把近几年的积蓄盘了个精光,到结婚整酒还得紧巴点儿办。原本想明年再盼个丰收年后,积攒点钱手头宽裕了做喜事的。不晓得哪儿刮来一阵风,说是流年吉凶推算,明年属猪年是个绝年,明后两年多凶少吉娶不得媳妇嫁不得女,文大娘自然是虔信不凝。在心里一划拨,再等两年是不是太迟了,如今的姑儿家把不住定盘心,到时撇了窝,鸡飞蛋打岂不是人财两空,趁早办了利索省心。

    只为了这个流年吉凶,一件慎重的人生小登科大事,提前定在了元旦节。虽然手头紧巴点儿总比等两年稳妥。也难怪今年迎亲嫁娶的多……

    时光伴着秋日里的收获,冬季来临的寒露雾气,随着棉袄上身眨眼间年关就近了。大娘只有这么个独苗苗,一定要好好的操办一下,才不枉为人生一世,老来收了个儿媳妇。这段时间奔走着请客,备办酒席,收拾装饰新房,里里外外够忙的。转累了免不了抱怨老头子几句:“你呀,什么事情也办不园妥咯,叫你请客哩,丢三落四的讲不清白,媳妇明儿进了门看你公媳间咋的相处呐,真有点越老越不清醒哩,就只会死脑筋拌泥巴侍弄那几亩土地。”

老头子憨厚口讷,善意地睃了老伴一眼,闷默着不搭理。顾自打扫着猪圈,和小猪崽逗着乐儿:“呵呵,小东西哩,乖乖的多吃点啰,老子还指望着你们给我换钱钱收儿媳妇哟。”大半辈子的艰辛炼就了文大爷一副结实身板,五十余岁年纪,岁月风霜在黧黑的脸上,犁下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痕迹。远近村舍相熟的老少爷们都乐意与他扯闲谈,拉家常。老头子多是咬着旱烟袋蹲在一旁,褶褶皱皱里都是笑的听着别人家长里短的胡咧一通。他那忠厚随和的脾气,三岁娃儿也与他合得来。

若论田地里的功夫,那不是娘夸女的话:真可是百里挑一的好把手。他们那儿多地乡,主要耕种棉花,每到秋季九月间,太阳爆开了娃儿拳头大的棉桃,眼里尽是白花花的晃得你眼晕。祖辈流传下的老话:金丹洲,银木塘。就是说的沅水对河两岸,丹洲坪里的桔子结得金黄炫目,木塘院的棉花白皑皑的一片银白耀眼。土地承包后的农民对田土的感情更深了,知道种好种孬都是自个儿的,就像侍候儿女一样的倾注了全部感情,文大爷的田地产量总要比别人高出一筹。

到捡完最后一趟棉花,肥沃的田土栽上一茬油菜苗,就进入了冬落农闲。散落在原野里的村庄,在夕阳里显得一片萧条迷茫。屋前屋后的树木在冷风里,抖落掉身上的黄叶光着枝杈健身,荒草枯藤在寒碜中颤抖着。远空时而传来大雁迁徙的呼鸣……

到得炊烟袅袅村落完全隐进夜色时,沿河的庄户人执着火把,捏着渔叉,下到沅水河里又有一番找钱的门路,寻乐的情趣。

文大爷和他儿子此时带着捕鱼工具,悄然无声的把小船推入河床,在河面悠然自得的荡着浆。儿子平稳的站立船头,左手举着火把,右手紧握钢叉,双目紧盯着在火光中,粼光起伏闪烁的水面。暗夜远远的空寞里蹿出几颗寒星,河风挟着水气凉沁沁的摇曳着火把。防洪堤似一个巨大的魍魉幻影,随着漂移的船尾移动着……

水滩上时而暴出鲤鱼板翅,跳跃水面泼刺刺的一片响声,有经验的捕鱼人,从水响声可知鱼的斤两大小,把心儿扣得紧紧的,在浑身激动中屏心静气的挑战这眼前的收获。这情景真像城里风雅人说的:富有诗意。如果运气好一晚也能捕获得十几斤活蹦乱跳的鲜鱼,次早提到集市场准能买个好价钱。一个冬季弄得顺头不次于养一头大肥猪,在目前急需用钱上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当然,一晚上的风寒辛苦也是够人受的。农村人劳累惯了的命,也不把这当回事儿,所谓:苦乐,苦乐,有苦才有乐么!

大娘是个心直口快,能干而好逞强的人,样样事都好讲面子不输弱。奔着农村经济改革的好日子,除了土地增产外,家中养了一头母猪,还饲养了一大群鸡鸭。一年两窝的小猪仔,不等足月就被附近的邻里乡亲下了订金。谁不夸大娘的猪仔肉斋斋的受喂养,哪个不羡得掉眼珠子。大娘心里比喝了密还甜,笑叽叽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呵呵,今年呀猪仔出了窝,热热闹闹地为儿子娶媳妇呐,到了那天呀,我摆十盘八碗的早点请大家喝喜酒喽!”

文大娘这段时间尽管累得慌,一想到儿媳妇就要进门,要当婆婆抱孙子了。心情上就乐呵呵的,想到甜密处不觉哑然失笑。老头子见了也从心里乐,但嘴里却有意抬杠:“老婆子呃,憨笑的些么得咯,莫媳妇还没进门倒先乐颠了婆婆哟。”大娘便故意板着脸子,挖了老头子一眼:“你老糊涂了啰,尽咒的些么得好话呀,都到么得日子了还放这么些臭狗屁!”

大娘也有烦心的事,想起那即将过门的媳妇,乐中之余就有那么点儿胀气。都什么日子了还讨价还价的要这要那的:若是做了姐妹易嫁中的大姐,可没有妹子来顶替哟。到这几天了还提些不上台面的条款,我又不是财百万,拿什么去满足她的苛求啊?虽然近两年政策好,用辛勤的汗水积攒了点儿家业,为这门亲事已花得所剩无几了。这个憨女子,过门后总还得过日子吧!

 想到这儿,觉得有必要找媒婆去女方家里探探虚实,莫到娶亲那天了还出哆壳。媒人嘴巴两块皮能说会道,多讲几句好话就在里面了。又想:媒人真能如此,倒不早就省心了。世间的事情真真假假,混淆不清,想是这样想,但眼前唯一能宽慰大娘心事的也只能如此了。都只怨儿子不听话,如若依为娘的订了舅舅家的女儿表妹,也就省出了这许多的麻烦,经济上也会宽宽裕裕的不受逼窄了。哪里晓得这对冤家,不知哪个时侯屙屎做砣砣的恋上哒,媒人只是按风俗临时抓摆设做做样子的。弄得和娘家的兄弟媳妇间也堵上一座无形的墙,老头子接他们来吃喜酒答应得勉强含糊。气得大娘里外不是人塌着脸生闷气。但她心里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姻缘薄上没缘分就合不到一起,何妨时代不同了,哪个爷娘又包办得了儿女的婚姻呢?

 想到此,对老头子交待了几句什么,慌匆匆地出门找媒婆去了。老头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还乐呼呼的突然又阴了天,看着老伴心急火燎远去的背影,呆怔怔的盯了会儿,摇摇头嘀咕着:一会儿风,一会儿雨,呼二哈儿的,怪事!

 冬日,灰蒙蒙的天空洒着细风麻雨,黑沉沉的夜色茏罩着村子。各家的男女都还绻缩在被子里睡梦正酣,做着发家致富,创收屯粮,笑逐颜开的美梦哩。此时文大娘的家中已是灯火红堂,炊烟袅袅,酒肉的香味伴着刀勺声随风向四方飘散。通明的灯光钻透壁缝在雨雾蒙蒙的旷野中,似利刃般的刺向暗空,俩老口和厨师已忙碌了多半个夜晚。直到天外的光亮一点点的向屋内渗透,屋檐放亮时四门两窗已贴上了斗大的喜字。只见大门两边艳红的对联:万里长征欣比翼,百年好合喜心头。横批;创新致富。新房的对联是:迎新婚双口博学艳冠大四方,闹洞房文家叶茂喜耕三角田。横批是:辛勤耕耘。

低低的云层压在半空飘浮着,大地沉溺在湿漉漉的空气里。大门前的禾坪搭了宽敞的喜棚,安放了十来张开席吃酒的桌椅。傍大门阶台为迎亲的吹鼓手安置了桌椅,香烟,茶水。慢慢的已有附近邻舍的男女,来瞧热闹地走动着。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刻意的打扮着,像过节一样穿着潮流的时新衣服。他们无须主人的招呼,各自找个合适的地方坐着或站着,与趣味情投的男女品论着新房的摆布,家具的时新,饮食的丰盛。设想着新娘子嫁妆的新潮丰厚。热烈的打情骂俏地挑逗调笑,讲些与女人某个敏感地方有关的痞话,来去自便随意闲逗。

天亮后,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就不断牵了,人们逛商店般的塞满着整个屋子和场坪。好似别人家做喜事有尽义务,来帮忙着凑热闹。屋子里,场子外始终充满了放肆地嘻闹,又近乎粗鲁的但也是友好地笑骂声。在这样非常融洽和谐的氛围中,时光溜得很快。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乌哇!乌哇!乌乌哇”的唢呐声。那些早已等得猴急的顽童轰笑着奔出了屋子,边跑边喊着:新姑娘来啦!俏皮的,反复的唱着古老而流行的儿歌:新姑娘,咚咚锵,撅起屁股晒太阳……屋子里的老少也推推攘攘拥出了门,年纪大的腿脚不方便,只好随着后面跟了出来瞧热闹。

走在接亲队伍最前面的,是高高瘦瘦,有着乡下孩子的诚朴,稚嫩和雅气同存刚过二十岁的新郎,喜气洋溢的媒婆捷足先登前来报喜打招呼。新郎天不亮就与媒婆组织的年轻男女,和自己的直属亲戚,去迎娶他那个称心到肉里去了的乖媳妇。由于喜乐激动,或是害羞,那微黑的脸上红光油亮的闪着盈盈喜气。淳朴的双目熠射出青春火热的光芒,还离家许远就朝站在门外的母亲嚷嚷着:“来啦,来啦!快准备开席呐!”一时迎亲的唢呐鼓乐狂啸,鞭炮劈哩哗啦地炸得爆了天,惊得周围闻香引来的狗群夹着尾巴四处逃蹿。

文大娘扯大嗓子喊道:“哎,来了多少人啦!”

“十八个人!”

“什么,八个人呐!”

“一十八个人哩。”媒人捂着大娘的耳朵大声地回答着,大娘比划着手势点着头表示听清了。匆忙的叫人上菜上酒,八个伴亲的年轻姑娘和送亲的客亲从小四轮上扶下新娘,簇拥着缓步进入婚堂。四个壮汉搬取着车上的陪嫁箱笼随后跟进。瞧热闹的指指点点咂着嘴,评论着嫁妆的丰厚好赖。吹鼓手鼓着腮帮子使劲的吹着,鞭炮声爆得惊天动地,赫得远近的鸟雀子扑楞楞的闪着翅子楞飞。还有抹桌摆椅,敬烟斟茶的忙乱着。直到将这伙送亲的男女恭敬的请入首席后,一早就在这儿凑热闹,帮忙尽义务的乡邻和自家亲戚,自找相趣的各自入席。待大盘小碗满桌佳肴上席后,无须客气,满杯的斟酒,各种手势毫不讲究的一起动筷,伸向符合自己味口的盘碗里。酒杯在互敬中先先后后的吻着嘴唇,男女间的嘻闹更增添了喝酒的氛围和雅兴。当酒酣耳热的娘们满面粉红的下了席,那些贪杯的汉子仍然起劲的互敬着,在吆喝声里热烈豪放的碰着杯。慷慨陈辞的论古道今,引经据典的赞颂着时下的富民政策。也有自以为怀才不遇,机不时待,仍没有什发展的,持不同意见的唱反调。双方可劲的尽着嗓子叫喊着,争论着,唾沫星子四溅地打口水仗。席面上嘻闹声,争辩声,全他妈的烘火火的混闹成了一锅粥……

 此时,正是文大娘和老头子最忙碌,也是最开心的时刻。他俩各处应酬着客亲打招呼。对那些还在桌上吆五喝六赌酒碰杯的,要做出十二分的热情劝他们多喝几杯,酒要喝好。好酒的若是没有喝好,日后可就要背后嚼舌根:在某人家过什么事舍不得酒……文大爷深黯乡下人的质朴中,难免有些小气所致的背后嚼舌。就因为这样,老头子在劝酒时免不了被桌面上喝得半醉的客人,拉着开几句善意的,又非常滑稽恶作剧的烧火佬之类的玩笑。而后大家一致友好的举杯恭贺他早添孙子,在这盛情热火感人的祝贺中他只得舍命陪君子,几个桌子陪下来也就有些晃悠悠的晕了头,讲话走调地找不着北了。还有那些帮忙打招呼递烟斟茶的,穿流不息地应酬着……

吹鼓手酒足饭饱后,憋足精神起劲的吹了一通将军令,又来了一曲小登科,再来了一曲迎亲嫁女“日呀!日呀”的轻松欢快调子。间歇时悠然的吸烟,喝茶。和那些围拢的汉子娘们,起劲的牛吹着各处过事的趣闻逸事,风俗礼情。竟至后来,双方的争议,顶嘴,撩逗。酒醉得八分的汉子说:“嘿嘿,吹鼓手,搭帮邓伯伯你撞了财运咯,这碗饭吃得多乐和呀,好酒好肉待了你还要弄一摞票子,我的孙子明朝长大了一定让他学吹鼓手去呃。”

 吹鼓手笑着道:“噢,时代可不等人呐,等得你他妈的孙子长大了,这行道只怕又过时了喽,现在的洋乐队的洋鼓洋号可比我们吃香得多了,不如你而今给我做个关门弟子还赶趟啰,跟着我混酒吃肉养肥膘还是蛮不错的哩。”

众人哄笑着接话道:“是呀,是呀,你小子现在就拜师傅,呵呵,文家老头子近两年发了财,你装混假做着下力吹,他不会亏你的,也会给你包封钱的哩。新郎新娘更会善待你,明早上还会少得了请你吃豆腐不成。”哈哈。

“哎唷,大哥你眼馋呗,你的小山子明年结婚我给你提前吹,等不得拜堂成亲就给你吹得抱孙孙,不花多少钱媳妇孙子一起娶进门,你就好当烧火咯,你给我扬扬名就行了呐!”

一个叫赖子的小伙听得一脸地傻笑,摸着身边一个十多岁小孩子的头道:“嗬嗬,狗儿,你他妈的眦着狗牙齿笑些么得,也想媳妇了呗?你爹喂养了两头大肥猪是给你娶媳妇的吧!趁而今这里乖女儿多,呵哄上一个,明天把两个吹鼓手伯伯接到你家给你吹吧!”叫狗儿的小子吸溜着鼻涕闪着大眼扭怩的憨笑着。旁边的男女不断溜儿的逗乐着。一个二十多岁经历了几次婚恋悲剧的小伙子说:“呵呵,狗儿小屁孩的晓得个屁呀,只怕媳妇到家还不知咋弄哩!”

哈哈……”

“噢,是吗?你是老师傅了哟,经验足,就你当师傅教徒弟吧!”一个大嫂挑着眉头满脸嘲弄地笑着说。又把话头引向赖子道:“小屁孩,到了那天,把赖子一百瓦的灯光借来,走到哪疙瘩都是亮晶晶的闪眼……”直到吹鼓手再次鼓着腮帮子吹起来。

 不知哪辈子传下句老话叫做:娶个媳妇卖个儿,媳妇刚进门文大娘便怄了气。家里的流水席开了一二十桌,乡下的老规矩客人下了席新娘子要拜茶。茶盘上放着精致的花边碗,碗里一般是两个鸡蛋(也有用其它点心的)由伴娘陪着挨桌向客人敬茶。客人则在吃完茶后,新娘来接碗时封上一个多少不等的利市包封钱,以示新娘过门后的发达吉利。

 乡下人素来把人情礼行看得重。近几年的富裕升平使他们在大事上不含糊,表现得特别的慷慨而大气。文家二老在这远近人缘好,脸比钱看得重,出去的情份不输弱。每个酒客唯恐自己的包封钱少于别人,暗地里都使着劲挣面子,这些钱凑合拢来也是笔不少的数目。小夫妻俩收了这笔钱暗里嘀咕着:“这些钱……要不要告诉娘知道一下,日后都要还情的。”新娘很有情致的莞尔一笑,娇柔地道:“你说呢?”随即飞去一个颤动的媚笑。

新郎揣不透这乖乖媳妇的心思,不敢贸然讲出自己的主张:“呵呵,你看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新娘心里记着娘家的话:新婚中要把握住新郎的脉搏,要使女婿依你的意愿行事,这样日后才能当家做主说话管用。新郎正等着新娘子的回话,却被那些拥进新房打闹的年轻男女哄笑着打断了。

“哟,这早就融到一堆脱不开啦,把我们就晾到一边去亲昵了呐……”一场洞房摸底的试探被冲淡了。当客人陆续离去后,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对新人早已紧闭着门房开恳处女地了。一晚上自有那乐不尽的巫山云雨,享受不完的人间温情,将本来要商量的那截话头儿丢到了九天云外。

几天的忙碌过后,送走了所有客亲,屋子里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一家人围坐在客厅火炉里,文大娘惦念那笔包封钱不知收了多少。又不便找由头当着新过门的媳妇问,只想等他们主动和她说起这个事儿。一对热火中的鸳鸯每天贪恋着床头的事,恨不能拿根竹杆把日头戳下来,哪里还记得这个碴儿。老头子本就口讷,在媳妇面前更是腼腆,嘴里咬着旱烟袋:呼哧,呼哧,的吸个不停。弄得满屋子的烟呛味。大娘眼睛盯着火盘里跳跃着的火星想心事:这儿子结了婚与做娘的就隔了一层……媳妇才进门就与父母生分了,这人情钱爷娘只想心中有个数。这钱是猪嘴巴上的糠你舔我嗒的,日后也要照单还人情的哩。

大娘还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斟酌着,如何措辞问及此事。这两个宝贝只是眉来眼去的沉浸在情欲的密罐子里,虽觉爷娘神色有异,只以为是这几天劳累所致,便劝他俩老好好儿歇着去。儿子原本好意,老人听来觉得碍了他俩的眼催他们走。心里愤愤不平地想歪了,暗中骂道:哼!小畜生,老子不是看着新婚给你面子,以为我整不了你……大娘长叹一口气,脸上痛苦的痉挛着,拖着疲惫的身躯出了客厅,老头子自然默默地跟了出来。

不为大事起,只为小事误,好端端的家庭惹出许多不愉悦来。庄户人家过日子向来节俭,喜事过后一切进入常规。小俩口儿三天回门归家后,总觉爷娘不知为那般脸孔阴霜似的冷冷的。媳妇自我检点觉得没有不周到之处惹得两老不高兴,更没有什么闪失出格的地方。儿子以为爷娘身体不舒服,这件事在小俩口心中成了谜。儿子倒没往心里去,媳妇可就想到了一边,觉得无缘无故看婆婆的脸色很委屈,憋闷。这天她实在耐不住了,小心讨好地试探着问:“娘,您哪儿不舒服呀!我带你去看医生好不好?”大娘用眼角瞥了媳妇一眼,嘴角扯出一丝不肖,不卑不吭地道:“我哪儿都好着,用不着你多操心呀!”把个字咬得很有份量。

在心里却怨道:你倒会装蒜,嘴巴抹蜜似的甜,把老娘当痴子,才过门就把俺撇开了。骑驴看唱本,有你哭的时候!媳妇的好心碰了个软钉子,心中难受得没头绪,在婆婆面前又使不得性子,而把满肚子的委屈冤留在晚上偎依在丈夫怀里发泄。做儿子的自然偏重媳妇,但也不敢在父母面前撒野,只好在家中琐事里有意无意的发泄,得到的回报自然是大娘的横眉冷眼。至此他才感受到了在娘和媳妇间做人,如钻进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村子里有吃饱饭后撑不过,爱说闲事儿的人,不知怎的知道了文大娘与儿媳间的不悦。舌根子嚼得有声有色,但他家中的矛盾谁也闹不清为了什么?只好茏统的归纳到媳妇的不是了。多说文家俩老娶了个媳妇卖了个儿。

旁人的议论已是名声在外,一家人都很苦闷,憋气。死结没有解开,屋里始终是不卑不吭的压抑气氛,总也捏不到一块儿。

冬去春来,报春的燕子往来梭巡忙于筑窝垒巢,阳光暖融融的催醒冬眠沉睡的大地。喜雀站在返青抽芽的枝头上喳喳叫着向人们报喜。远处传来布谷鸟布谷,布谷催春的呼声,告诉人们不要误了下种的季节,整个大地充满着青春的活力。溢满着清新泥土味的肥沃原野里,到处飘漾着歌声笑语,庄户人家揎拳捋袖的忙碌着耕耘播种,为了秋天的收获打下扎实的基础。

春天化解了冰冻,躯逐了严寒,也化解了文家一个月来的疙瘩。文大爷今儿起了个绝早,把前后的屋子收拾了一片,大娘已经做好了早饭。儿子媳妇也已收拾妥贴,只等早饭后爷儿俩去墟场选购一条壮牛犊。去春和人合伙用一条牛虽没有多耽误功夫,但总觉不过瘾,早已在心里立意今年开春自己卖条牛。前几天俩老口把卖猪仔的钱和家中的所有盘了个底,还差两百多元钱不得拢来,商量着在亲戚那儿挪借一下。恰巧被儿子听到了,想起还有一笔拜茶的人情钱锁在箱子里,没有用着钱时竟忘记了。回到房间告诉媳妇,媳妇当即将钱拿了出来一清理,竟有三百多元。接着奔到公婆房间里道:“爹,娘,听说卖牛差钱,这是三百多元的拜茶人情钱哩,没有用钱时放在那儿倒给忘记哒,不晓得够不够,若还差我再去想想主意呗。”

二老正为钱犯难,这三百多元不异于雪中送炭来得及时。俩老用惊异的眼光瞪着媳妇,媳妇哪里晓得这其中的隐情。把钱塞在婆婆手心里,只觉得大娘的手在颤动着,家中一直解不开的死结就是为了这笔钱。大娘暗想着:今而是什么事感动了媳妇,动了侧隐之心拿出了这笔钱呢?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儿媳从来就没有想要没掉这笔钱的心思,只为年轻人的大意和不懂得人情上的礼行,更不会想到爷娘的心病会在这拜茶钱上。直到听说家中差钱用时,才想起了压在箱子里的这笔钱。疙瘩解开了,脸色也就阴转晴了。但是婆婆仍然猜不透媳妇的心思……其实媳妇哪里有什么心思呀。

从儿子结婚以来,一家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欢快愉悦过,矛盾化解了,一天的云也就散了。爷儿俩走在去墟场的乡道上,一缕初春的阳光暖融融地洒落在蒸发着热气湿润的田野里。到处显示出春暖花香,万物复苏的气象。去冬栽种的油菜长势喜人,绿油油的已开始抽茎,棉地里正忙得脚板打着后背心,眨眼间又要收割油菜籽了。每个农户喜从甘来,个个心里乐得脸上开了花。

文大爷心里幢憬着:十一届三中全会不以阶级斗争为纲了,稳定了农民劳动致富的道路。在布谷鸟的催春里,庄户人家正信心十足的,播种着春天的希望。今年家中添了耕牛,又增加了人手。可真要像大娘所说的:要过城里人那样的日子哩……

二千年后,中国的农村经济发生了天翻地复的变化。文大爷的儿子,成了文大爷,他为了儿子娶媳妇,在城里卖了房子,车子,给媳妇准备的是六位数以上的红包。儿子结婚的那天,十余张小车迎娶,酒席摆在五星级的酒店里。跟上了与世具进的新形势,完全是城里人的生活了。

2014-7-22修改(7871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