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错过花期的“爱”(A3)  

2012-03-22 13:5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着幽静的山林曲径,清风拂林啸,蝉鸣惹春意。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若有所失的怀着满腹惆怅,似乎要在这碧绿欲滴的林找回什么?心里无由涌起一股少年情涛。他长叹一声, 唉!只是为了找回往时的失落重温年少的浪漫么?不错;难忘的以往,曾在这儿颤动的渡过一段美好的青春时光,那是酿在甜蜜情爱中迷失的魔棒。现时的那位只是同床异梦婚姻的错位绑在一起名义上的妻子,在他心里从没占过一席之地。早在十年前,他这儿种下了另一个女人的情脑子里塞满了她的风恣笑貌……

 人生:有时活得悲哀,生活,情感,总不顺心。他感到迷惘,傍徨,茫

无意中他仰望空寞,浩瀚里飘过一片浮云,以往美丽的灿烂也如云彩一样远逝了。千里迢迢究竟来干什么?为了散闷,还是重温旧梦!面对这幢已破旧不堪的平房,曾经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欢歌笑语,诗情画意,情深意切的温馨,海誓山盟当然也有情愁别恨。时的欢腾仍然在脑子里历历。他感叹!爱一个人越深,伤得也就越重。她,早已离开了这儿,即使在这儿,又能怎样呢?你洗不脱对她的亏欠,往昔的纠结只会令痛苦伤感,他心中翻腾悠悠往事思绪绵绵不黯然神伤……

那是一个阳光的星期天,她像翩舞的彩蝶,载着歌儿飘进门。蓦然,发现屋子里一个洋气十足的男子,挑逗着向她逼拢过来,她惊恐得张嘴就要呼叫。

“嘘——是我!”他打着手势取下镜哈哈大笑。原来头上的博士帽是涂了色彩的矿井安全帽,用她的纱巾巧妙的做成领带,这几样东西凑合拢来使他变成了洋鬼子。她虚惊气脑的嘟着性感小嘴,挥起柔软的小拳头擂鼓般的捶着他:“哼!你真坏,想吓死我呐。”他激动地把她搂进怀里,双唇就要压那红嘟嘟的小口,一股灼人的红潮袭上她的脸庞,他感觉她的心儿噗噗狂跳。她低低的嗔嚷着:“唉!小坏蛋,别,别这样,看!外面来人了呐。”她挣脱出来,理理散乱的鬓发他眯着她撅着小嘴佯装生气的样子觉滑稽可爱俏皮学着京腔:“哎!小生这厢有礼了。”

她忍俊不禁目含羞,两颊弹起一股妩媚,掠过一丝得意,温情俏皮地诘问“嘻嘻,晓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哦”他茫然摇摇头:,只要和你在一起都是好日子呗。”她嘟着小嘴不高兴了。他歪着头沉呤半晌,忽然悟道:“啊!我的小宝……”

    她用手堵住他的嘴:“哎,讨厌!什么你的我的呐,就晓得讲乖话耍贫嘴。

    “呵呵,不就是你的生日么,祝贺你伟大的生辰

他俩在炊烟袅中就地取材。把食堂里打来的馒头烤得焦黄焦黄,喷喷香的做成生日蛋糕,猪肉拌辣椒油加小葱小酱,成了香辣可口的凉拌菜。俩人在温馨中乐颠颠的互敬着自己的杰作。她双眸漾溢着开心的欢悦,万种柔情的把替代蛋糕给他,色美油香的食早已勾得他肚子里的馋虫往上爬,他接过馒头咬下一口赞道:“呵呵,香喷喷的味道不错啊!”

“是吗?你今天表现得很卖力的喽。”

“嘿嘿,谢谢你的表扬,我敢不卖力吗?难得有这么个效力的机会呀,主要还是你那双巧手做出来的精点好咯,特别是为你的生日就更觉香甜有意义了喽。”他动情地挟起一筷子凉拌肉嘻笑着塞进她的嘴里:“祝你生日快乐,美丽长远

满嘴的肉塞得她张不了嘴,吸着小口辣得脸儿红红的,更显出艳美人。他想好吻住那小嘴她思量着该怎么报复他猛的蹿到他怀里把胀鼓着的腮,满嘴流油的小口堵在他嘻闹的嘴上。用舌尖把嘴里的盛情原封不留的进他口里。也把那份深深的情,浓浓的爱熔化在了相互的唇齿……

一顿颇具风味的生日餐饮在温馨的嘻笑打闹中愉悦结束。俩人沉浸在甜情密意中,挨肩携手的荡进了近旁的小树林。采矿井架逐渐被林木遮蔽,浓郁的春意迎来了初夏的欢腾,林深处幽境花蝉鸣鸟唱婉转悦耳。触景生情,他陡起诗意:“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俩人陶醉在大自然情画春日美景,遐想在情爱的梦幻她听得痴情惬意时他突然顿住,她从远古的诗意中醒豁过来,攘着他娇嗔的问:“怎么呐!继续呀。

 他诡谲笑睨着她:“哎,诗就不呤了,给你讲个故事喽,想听么?”

    “噢,不知阁下要讲哪国的名著哟?”

    “哦,名著我可讲不好呐,你晓得我是个半罐子嘞,无风也要起浪,但这个故事保证你听得入迷罗。

    “哟,还算有自知之明,少耍贫嘴,我还真想听你胡咧些么得嘞,看你狗嘴里吐出几颗象牙来喽。”她俊俏的脸上漾着得意的笑涡。

“好嘞,听我说!

他用红灯记里李奶奶的腔调开场有个迷人的女郎,爱上了一个俊俏的小伙子,古之便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这个淑女又羞于向少年表达求爱的意愿。经过一苦思冥想,终于有了妙计,把自己的玉照悄悄夹进少年的书内这少年本早就倾心于这只金凤凰……”他冲她神秘地一笑:“不知……这金凤凰心下如何喽?”亮出了底牌。

她从津津有味的情趣中醒豁过来,脸上倏忽飞上两朵甜美的红云,故做生气扭转身子不理他,但他那句:少年早就倾心于这只金凤凰。烫得她心里暖烘烘的。他柔情的抚过她的削肩,迷醉着她那副娇羞妩媚好动心,好怜的。他满目柔意,情切切意绵绵道:“唉!姑娘家家总是面浅,心里憋着话头儿酿苦酒,其实她的眼睛早把自己出卖了

    “呸!你坏,跟我装蒜,哪个的眼睛出卖自己呐,心里的窟窿眼儿还真不少 止不住地噗哧一笑,叭,的一口吻在了他脸上,留下了肉肉的唇印。他怔怔的盯着她桃花带雨,花枝乱颤的脸,蓦然回过神来揽腰抱起她疯狂的旋转起来……

    凉沁沁的风儿把他从甜蜜中摇醒,不知什么时候他背依着一棵大树进入梦乡。一个冷颤醒过来,抬头看看天,空从远处扯来一片浮云,邀走了他浮云般的梦。他最后留恋的望了一眼刻骨铭心的小屋,留下的是满目的沧桑凄凉。再眺望四围,往昔沸腾的矿区早已荒芜沉寂,他慢慢挪动脚步,感叹一生很短,短得来不及回味珍惜,就已身处迟暮了,怀着无以名状的颓丧低呤着

    千万恨,恨在天涯山林依然,花落人去凄凉尽,独自暗伤

    “江文!”突然;一个水温柔呼声,飘渺的渗入耳房,漫过他心头,似梦似幻。他神情一紧,循着声音望过去,眼前豁然一亮,真有点太阳照在了金山上的感觉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双眸,一袭清秀身影,凹凸有形,柔发飘逸,奇妙的倩影似披着霞向他冉冉飘来,他如日做的感觉!

    “白梦,果真是你?!”他小心翼翼,声音惊颤颤的,深恐惊醒了一个甜美的梦。她凄然一笑,相互激动的目光在复杂惊愕中闪灼着,只觉眼眶酸润润的。

    “哦,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呐。”她目露惊喜,出声悲凄。

    “不会的,另一个世界还不会收留我。”他滑过她的目光低沉地回

    “呵呵,你看我,真不会说话,我可没咒你死啊,我只是说你不会再来这儿了呐。”她想给他一个笑意,抽搐着嘴角,结果是苦笑。

    他捉住她盈泪的眸子道:“噢,你不是也来了呗,看来事隔多年我俩还能这儿相,还真有点儿悲情喜剧色彩哩。

    她打量着他,伟岸的身材套着藏青色的夹克,敞开的衣襟露出深红色的衬衫,肩上钭挎着一个皮革旅行袋。四方脸型比以往略显清瘦,但依然轮廓分明的英俊,眉目中似有几分疲惫的倦意。头发却显得有点儿倔强的凌乱,好似全身的傲气都集中在了脑顶上。在她的眼里仍不失往昔的帅气,她从心里赞同他话,嘴嚼着;悲情喜剧色彩,就有点惶惶不知所措了,不由冒出:“是吗?只恐是喜从悲来吧,”她不相信他会特意而来,稍顿:“诶,是出差路过吧。”她忐忑的猜测着。

    “哦,你说呢?悲也好,喜也好,命运是任何人改变不了的。只有学会珍惜,珍惜社会,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才能活得舒心健康。我看你不会是因差来这儿吧!只恐牵挂这儿的……人生的邂逅有时得靠缘分啰。

     她心里一惊,俩人想到一块儿了,她来时就预感着要发生点儿什么,不由得微露惊讶的瞅着他,她们的再次相逢是‘缘分’吗?

    “噢,做梦也没想到我俩会撞到一起!真是上天安排啊他讶然地感叹着。

     的心里涌着波潮,激动得不知说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俩人竟然心有灵犀不期而遇在这个难怀旧地故情中。她凝视着满是苦涩,痛楚,悲情,日思想,依然风流潇洒的他百感交集。一肚子的委屈恨不能扑在怀里,痛痛快快的哭诉一场。理智克制了她情感的奢望,那年代的人尊偱着做人的基本道德信念,毕竟他是有家室的人了,能在这儿再次见到已是很满足幸福了。她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把愁苦的情绪宣染给他!深深的埋心底。强振精神昂起头,脸上绽开欣慰的笑意道:“哦,现在没有下井了吧!”她知道以他的聪慧勤学,在这体制改革的大潮中他一定会有所作为的,这话只是开场白的铺垫

    “嗯,那又能怎样呢?还不如我们那时在一起虽然辛苦,但有理想,有抱负,憧憬着未来幸福的快乐稍顿,苦笑了一下:我们所憧憬的未来,一切只个挣钱的躯壳,不如做个挖煤的能和你在一起,我……”他顿住了,忏悔赎罪般的望着她。她心有所感,但不愿看到他消沉下去,她要一人扛起失出的愉悦人生的苦果,要让他活得有自尊,有信念!

    “你别犯傻啦!年代苦了我们这些闷头干事的人喽,更埋没了像你这样有才华的人呐,所以体制改革一开始,就有许多能力强的人跳糟,甚至下了海,现在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呀。”他在心里默默的感激她,心想:还是她理解他,懂他。沉默的注目中,她感到压抑,调整话题道:“金珠还好吧?”她的问话,使他开朗的脸上阴了天,似一股强烈的电流击在往昔的伤痛上,更勾起了一股良心负疚难偿的痛苦……

     时过境迁,也是在今天的季节里,就在眼前这憧宿舍里那天他和几个年轻朋友乐悠悠的舞弄着笛子白梦双手支肘下颔,闪着水灵的双眸:“吹支要山调吧!”众人附和着。

    笛子刚触嘴唇,有人叩门:“哦,谁!”都以为是矿区的女孩子,不知谁俏皮地道:“学声猫叫,才给你开门呐。”门外没有反响,白梦拉开门,挟进一股风,她拉进一位漂亮姑娘。

    他惊呆了:“金珠!是你,怎么找到这里来呐。”惊异语气显出几分冷,使跋涉了几百里路途的姑娘心寒了,僵兮兮的讷讷着;“妈,妈病重,快回去吧!”听得母亲病重绷着的脸松弛下来,眼里露出几分焦灼。屋里的伙伴对望一眼悄声走掉了。

    他望着这个从小哥长哥短的小妹妹,从他参军到工作多亏了她照顾着家在农村的孤独老娘。长相厮守老人对她有了一股难以割裂,不是亲生胜过亲女的感情,早已把她当成未来的儿媳妇了。而在他的心中对她只有感激与亲情,把她当做亲妹妹,在情爱上却没有一点感觉。他歉疚的眯着她那可怜样儿,又担心白梦误解,心中无端起一股复杂情愫。白梦猜不透双方脸上的内涵,把金珠按坐在床榻上热情地问:“你是江文的妹妹?”

    金珠钭睨了他一眼,顿觉脸颊发烫,白梦疑惑的转面望着他,眸子里闪烁着令他窘迫的诘问。时门缝里吹进了调笑:好乖一个妹妹,这,这小子好艳福啊!

    白梦心里一颤,懵了,迷惘的从新打量着金珠;只见她身材窈窕玲珑浮凸,红润的脸蛋阳光灿烂旋着迷人的羞红。是寒家朴素打扮,浑身诱发出关不住的青春魅力。她怯生生的躲避着白梦切割式的目光 ,眼眶里润润的蓄满了委屈的泪,那憨厚诚朴期艾样儿,还真令人怜悯伤痛。江文从困惑中醒豁过来,情的天平在摇摆中颤抖,慌乱的指着白梦金珠“哦,珠妹,她叫白梦,是我的同事……”还想说是女朋友,话在喉头变成了:“是好朋友。

    青春发育期的青年人情爱上非常敏感,金珠进门就觉出他俩关系不一般,江文的介绍虽然轻描淡写,但他们的神色从眼睛里已暴露出来了,已听出了‘好朋友’的尾音。瞬间心里似刀捅般的难受又似受了侮辱般的羞恼但她无可厚非的责备他什么,本来他俩就没有婚姻关系,也没有什么承若。她是在那个饿饭的艰苦年代走进他家门,从此后老人就把她当亲闺女养着,他和她的事只是娘的意愿和她的想法而已。

    此时的白梦并没有为江文的表白感到心慰,女人看女人那是一个准。女性的细腻本能使她同情金珠,又嫉妒她的出现,心里总感到莫名的燥动,她怨恨的剜了江文一眼,对金珠道:“妹子,今天是走不了呐,等会我来陪你吃饭说说话。”了江文一眼默默走了……此后;两个便下了天各一方的孽缘

    他抑制着的情怀,悲痛负疚心情,眼睛迷离的洒向远方,怯怯地问道:“日子过得还好吧?你的那位一定会比我优秀

她眼圈一红,悲凄地道:“唉!好什么喽,他,他已走了五年呐。”

    “什么!什么走了五年呀,离婚呐?”

    “他死了五年呀,死于矿难!”

     “啊”他似晴天霹雳震惊了,一缕冷风萧瑟而过,卷落一片黄叶。愣怔片刻,情感的闸门使他失出了控制,只觉两眼酸热,冲动的抓紧她的双手,心痛肝痛悔恨得泪流满面地道:“白梦,我,我对不起你,我,知你五前就单身了,我真不该……唉!”

     她困惑地望着他,不知怎么向她解释:那次回家后不久,为宽慰重病母亲心愿,在老人家过世前违心的和金珠结了婚,老人终于了却心愿带着微笑走了,可,可那以后我没脸联系你了呐,我俩错过了一次,可是,又错过了第二次!怎么这样悲哀呀

    她没听懂第二次是什么意思?但已感觉出他心里这许多年一直装着她。她强压着内心翻涌的波涛,颤抖着无语的嘴唇,眸子里已溢满了泪花,真是断肠人对断肠人。沉默片刻他继续道:“结婚那晚我情系于你,心如死灰,金珠明白我心里的悲悽,知道强扭的爪不甜,更不愿看到我在痛苦中煮熬,宽慰着我:我知道你的心事不勉强你,等老人这段过后你去找她吧!我们在一个房间分铺而卧。等我办完母亲的丧事回来,你已不知去向,我欲哭无泪,在这儿每天面对以往的情伤旧痕几乎要疯掉了最后只有选择了逃避,请求调回了本地。

    听到这里,她只觉痛难受,深悔当初的冲动错失了缘分,不然结局就可重写了,两个人不会陷到一的痛苦中。在痛悔中不觉眼前一亮,闪过一丝希冀的光道:“那你……你们,后来呢?”

    “后来,唉!和金珠勉强过下来”那束希冀的亮光又黯淡了。只听他继续道:“但心里安宁不下去,怎么也忘不了你,又打听不到你。金珠从小心倔,她忍受不了没有情感的婚姻,更忍受不了我心里装着另一个女人,她对我说:哥,我们分手吧,我受不了你常在睡梦中喊着白梦,我晓得你痛苦,看着你这样子我更痛苦,我已为你生了儿子,对得起死去的娘呐,何必两个人陷在这感情的痛苦呢,我们就这样离了。

    听到这儿,那颗孤寂的心怦然跳动,眸子突然晶亮了。她幸福的倒在他怀里,那双慢慢抽出的手不由把他那双大手捏得紧紧的,深恐再失去他,心颤颤地自语着:“难道,难道我们感动了天地,有情人真能终成眷属。”

     她懊悔那次的不辞而别,只为在气恼中摆脱世俗的偏见,痴情的云烟,赌气违心的嫁给了表哥。没想到人生的初恋是那么的永远,在心底镌刻下了永恒的烙印。由于那个印痕的顽强,心里总放不下以往的孽缘,在过来婚姻情匹配中总觉不适。在许多个日日夜夜里煮熬在逝去的痛苦中。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心有灵犀,在这个伤情的地方再次相遇,她痛苦肠子都悔青了。同时感到老天开眼,现在彼此均无牵挂了,能永远的了结那股情深深,意浓浓爱的思念。她的心频速的颤跳着,浑身的血液沸腾,心想;永世再不分开了……

    他看着她激动的情绪,只觉心里绞痛,知道她误解了他还有后文没有说完哩,他止不住的血脉喷胀顾不许多了,激动把她搂进怀里,避开她那发光的眸子。愧疚,酸楚的苦笑僵硬凝固在脸上,不由悲从心起:“老天呀,为什么不长眼,这样活活折磨有情人呀……”

    心头一震,惊痴痴的攘着他,心急的喊着:“什么?!你你,不是离婚了吗?我们重来不迟啦!”

他咽着苦涩的泪水,心想:好在她已单身,这次决不能再失去她没有情感的婚姻是枷锁。他把全付的情感吻在她抖动的嘴唇上

许久,他镇定着心里的悲凄,讷讷着:“我和金珠是离了婚,但每天忙碌着工作,为了照顾幼小的孩子后来又续了婚,我,我怎么会知道你目前的状况啊。”他颓丧的双手捶着自己的头,痛苦扭曲了英俊的面孔

    她似从梦中光明萌芽里,又被摔向黑暗的绝顶深渊,沉重的打击令她心力交瘁,神情沮丧痛苦摇着头:“看来我俩真是好无缘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更不应有今天的重逢呀!”她无力的倒在了他怀里。

 他慌慌的惊呼着:“白梦,白梦,我对不起你啦!但是,但是我们还有救啊!”听得此言,不异于是一剂强心针使她复苏过来。她惊异的盯着他:“怎,怎么救!除非……”她不相信摇摇头,紧张的盯着他:“除非你,你你……”俩人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离婚!”

“对,我回去后就离婚,马上娶你”他语气坚定。

他痴情的眸子长吻着她,只见淡白的脸上腾起两朵红云,浮出一丝欣悦的笑意,显出几分凄美的娇羞。重温旧梦,暮色降临,风萧枝咽,夜空陡添几星光。两颗痛苦过的心山水依旧通幽小径溪水潺潺跳动。青山绿水的风情里竟种植出这许许多多的哀愁,喜乐,相思,情怨憾事。他情切切道:“记得吗?就在这片林子里,我曾给你编了个女子求爱的故事。没想到那个女子历经了这么多的艰涩苦难,爱的心路,这份爱来得太迟了,错过了它灿烂的花期,真不容易。那个男子决心再不辜负她那片坚韧的痴情,不错过这次的相逢,生生死死的和她厮守一辈子。

    她被感动着,那双美丽的瞳仁流露出十二分的柔情。一股热浪从心底升起,两张呼吸匆促的嘴唇紧紧的咬合在了一起……

    月儿含羞的掩住了半边脸,星儿悄悄隐入云层。清风汆动,小虫憋息低呤絮语,为有情人的真挚感动,庆贺,祝福!爱的天空依然,那夜:他们那个曾经燃起熊熊焰火的屋子里……把爱熔化在了焰中!屋子里传出了黄梅戏:寒窑虽破能遮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现代人的婚姻,在以经济物质扛杆的今天,离;寒窑能遮风雨。已是越去越远了……

2014-7-17修改整理 2017-3-整理(7052A3)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