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留住蓝蓝的天空,清幽幽的水。  

2011-11-18 23:1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乔老爷的笔下,我们已了解到了陬市的三次大火,我见证了五四年的最后一次。整个一条繁茂的商铺和古典建筑烧成了火场坪。而后陬市就有了一个火场坪的广场,成了开大会和文化体育的中心。几次大火把陬市人烧怕了,引起了政府高度的重视,除了每晚常例的检查火烛(挑满水缸)防范意识外。对防火水源更是注重,就有了十余年来义务的,对街河的开发建设与管理。春忙年初抽干了河水,全鎮各单位职工,居委会的居民,包括学校学生。在春寒料峭的天气里挽起裤腿,穿着单衣,头脸蒸腾得汗扑扑的,把乌黑肥得流油的堰泥巴,一担担的送到几里远的郊区农田里。既为农田积了肥,又增加了河床深度。又在每年河水干涸的冬季,各单位包干完成治理小河的土方任务,我也经历过压肩膀的滋味。在年年不断的开发整治中,文革前基本完善了这项艰辛而又利民的工程。这条溪流从链鱼口经沅水局,贯通小镇与观音硚小河连通流经沅水。迎来了碧波荡漾,春季两岸桃花映绿水,夏季小桥闲步兜清风,秋季鱼翔浅水浪冲波,冬季里收获着希望的景观。镇上渔业队的职员们脸上涡滿了嘻笑,拉上了满网的盈喜和欢蹦鲜跳的希望。几斤重一条条的肥美鲜鱼点亮了陬市人的眼睛,各个单位都能分到廉价的鲜美……

        七十年代,我们单位宿舍就傍着街河。在冬夜漫长的寂寞里,物质的匮乏又无娱乐之中,最令人兴奋的是吃喝。听得河面鱼跃水跳“泼刺刺”的声音,扯动了每个人的兴奋食欲。拿着手电筒一起拥向水边,鱼见亮光一起冒头拥了过来,我们一个个喜咧了嘴,用一根四五米长的竹篙緾上电线,在端头剥去绝缘层,在另一端与宿舍照明电縁相接。把篙杆往水里戳下去,乖乖的可爱的鱼们就翻了肚皮。一个个的在网兜里成了囊中之物,而后在午夜里饮着七角五分钱一斤的红薯酒,小子们一个个醉成了一滩泥。

          八十年代初,沿河搞了两家电镀锌生产,工业废水率先污染了清波绿水,首先殃及池鱼。那时人们已把眼光转向了经济发展,调往陬市来的官员都是抓大事的,没人再去管理街河芝麻小事,而要去抓西瓜般的经济大事。此后沿河住户的厕厨污水,屎尿垃圾尽数倾泄于小溪水中,当成了露天的下水道。

        经济建设是好事,但如果有了钱,而生活在环境的水深火热中,就有点不正常了。如同一个家庭没钱时还能粗茶淡饭,有了钱的儿子把门面和自己打扮得舒适漂亮,养大了儿子的父母却吃糠咽菜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为民要为国家纳税,为官要为民做主,这是千古不变的规则。也是通常所说的国家税务,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今春伊始不知是哪个官员触动了某根神经,说要治理街河,来了几个人模官样的人指指点点的热议了一番。一时疯动了陬市人,而结果从年头望到如今,眼睛望酸了,心也盼凉了。依然荒萋,风漾臭秽蝇满天……而今在创建卫生城市,小镇能卫生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