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蓦然回首(四)  

2011-11-19 13:43:48|  分类: 小说,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气浓浓的,太阳总是露着笑脸,把炫热的光芒投向大地。眨眼间就要催黄了田间的稻子,夏日农忙双抢就要来到了。进了爱的围城,心中系上了思念,思想上多了一份责任感和负担。像丽虹那样出身的人,想在农村招工出去只能是白日做梦。为日后计,在这几个月里我调动着脑子里的一切思维,搜寻着和我相好的朋友亲戚关系。想着法儿要把她从那个除了山水好以外,穷得硬气饿得新鲜的山沟里转了出来。我求了许多的人,也有不少的好朋友为我尽了心,尽了力。事情的发展却毫无进展。就在我一筹莫展,脸上写满着悲哀时,有句俗话叫做;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单位的一个女同事,小芬在下班的途中调笑着我:“呵呵,浩哥,什么事把你愁成了那样子呀。”我见她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的气闷就不打一处来。

         “嘿嘿,我哪能有什么愁心事呀,很好的,只愁着想找酒喝咯。”

         “哦,想喝酒呐,好呀,借酒消愁,我陪你好么?给你解解闷,保证你会舒心的。”

         “哈哈,我没有不舒心呐,大小姐今天是怎么了?对我这么感兴趣我可领当不起喔。”

        “为你好呗,不相信么,你会后悔的呐。”

        “有么得后悔的,不就是要喝酒嘛,我请了,走吧!”我也正感到心里累得慌想喝一杯,有个女人陪着说说话,开心地放松一下又何乐而不为之呢?真正邀她进馆子时又感到有点心虚虚地了,我左右瞄了一眼,对她眨眨眼悄悄的告诉她在哪个馆子里见。她眯笑着会意的点点头,我便装做若无其事的头里走了。找了一个边远冷清的牛肉小馆子,我俩畏缩在避人的角落里,要了几个凉拌牛肉一瓶白酒。她毫不客气的端杯对我笑笑,笑得有点儿诡谲,里面尽是内容,眼睛里好似写着我是个十足的傻瓜。我也就装傻的举着杯子碰了过去,我俩默默的把杯子里的酒一口一口慢慢地品着,不觉间一瓶酒已去了一多半了。头上电风扇呼呼的转着,我心虚的打量着四周,昏暗地客堂里不景气的散布着几个客人。服务员和卖牌的懒散地依着柜台扯闲淡,一条狗躺在旁边专致的啃着骨头。

          酒是遮脸的。这时我细细地眯着她,小脸儿已喝得红红地。眼睛正黏黏的盯着我,里面跳动着亮点。高高耸起的双乳,宛若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要挣破罩衫的纽扣活脱的往外钻,勾住了我的眼睛,我不觉心跳猛增。我除了丽虹,舒静外,从来没有这样近,这样仔细的打量过其她年轻女人。女人的身体是诗,是谜,各有特色的美感。她在我眼里高雅中透着柔韧,身材富有曲线,双唇鲜艳饱满而诱惑人。外表似很矜持,连笑都是轻微的,看着亦真亦幻的很神秘,令人捉摸不透,就如今天突然要和我喝酒一样。我们酒已喝得差不多了,她总该有话要对我说吧。我沉着气定定的瞄着她,四目相对她没有躲闪,我倒有些挺不住的目光游离了,这时她开了口;“喂,你很烦吧,心中的事能不能和我说说呗,或许我能帮上你哩。”

        “呵呵,你能帮上我什么咯?我感到眼里灰蒙蒙的,难道你能给我阳光明媚么?”

        “嘻嘻,说不定哩,别小瞧人,人不可貌相呐,你比我更懂得吧!”

        “我没有小看你呐,乖巧可人的,怜还怜不及哩,哪敢小瞧你咯,你摘颗星星给我看看呗。”

        “嗬嗬!摘星星我没有那本事呐,但摘除你心中的阴霾或许还行吧,不就是想把你的思念转下呗,我说得对么?”

        “嘿嘿,你倒像在我心中走过似的,‘转下来呗’肩上扛根草,说得轻巧,就你,能行吗?”

        “嘻嘻,这件事是不容易,但不是对所有人都不行,对于我来说,恰恰却是易于反掌。”

        “玩笑呗,你能行!”

        “噢,你看我像玩笑吗?”我在惊异中,疑惑的望着她。她挑着眉头嘴角扯出一絲不屑,眼里深藏不露的眯笑着我。我拿握不准的道:“你真能帮我这个忙,我……”我不知怎么说下去了。

          尔后,她表情认真的看着我:“你不知道吧,我二叔在青草岗当支书,你说我能不能帮到你?”我心中一喜,自觉眼睛也发亮了,那可是城郊结合的好地方,一般情况很难转入。而支书在他的领地上是说一不二的,只要他点头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我被这突然来到的好事激励得脑子里晕晕的,不敢相信这是真地,她为什么要找着帮我,做这样大的好事呢?她似看穿了我心中的疑虑,口语暧昧的道:“嘻嘻,我就是只想帮帮你,看着你发愁我的心里就感到有点难受……”

       “你帮我做这么大的善事,真成了我的女菩萨了,我只有做个神龛把你供起来,一天三柱香的感谢你了咯!”

       “别贫嘴了,我说过咯,见你伤痛我就有点难受,只是……”我不知她下文“只是”是什么?心又被牵扯到了嗓子眼上。

       “只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哪怕是赴汤蹈火……”我着急的追问着。

       “嘻嘻,什么赴汤蹈火,没有那么严重,要商量一个转来的理由和办法呐,不然我怎么对我二叔说,我俩没有一定的关系他能答应么?”她截断了我后面的话,几分神秘的笑望着我。我感动的望着她,觉得她的话很在理,她二叔虽然是支书,他不会把一个与他和她毫不相干的人接受到那儿吧!我脑子里激烈地转动着,表面在沉默中把玩着杯中的酒,她把嘴唇搭在杯沿上眸子却钭睨着我,似有话说又觉难于出口。似乎只有在酒杯的沉默中寻找答案。在几个方案的理由被否定后,一瓶酒已是见了底,我俩均已有醉意。当我们出得酒店,由于店内有灯光,不知外面已是朦胧刹黑了,我们还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方案。她说要好好说出一个合符情理的理由来,争取一举成功,问题弄夹生了就不好办事了,我想也是如此。

          我俩在夜色里吹着风,在偏僻的郊野胡乱漫无边际的闲聊着。渐渐地她似醉非醒的傍上了我的肩头,有着酒味香甜的少女的气息令我心猿意马。这是第三个与我接触亲密的女人,令我措手不及的亲密緾绵,来得匆忙而突然。以往我们虽然同在一个单位相交甚少,那时在男女交往上都显得比较克制古板。酒后长时间的漫步两人都感觉到了疲惫,我俩在一条水渠道上坐了下来。 夜色在繁星点缀下已有点深沉了,我似觉星星在怪异的向我们眨着眼,她傍着我俏皮嘻哈的调笑着:

         “我,我怎么成了你的‘她’呀,你的她知道了我俩喝酒,轧马路她会怎么想咯!”我被她激得心里一颤;是呀!丽虹她会怎么想呢?即尔自我宽慰着;这一切还不是为了她呀,人正不怕影子邪嘛,我人正吗?俩个男女在搂搂抱抱,我心虚的想着赶快离开她。

         “在想什么咯?怎么不搭腔了。”她偎依在我怀里柔柔的问道。

         “我还能说什么哩,能说的你已经替我说了,我俩这算什么呀。”我沉沉的道。她突然道:“我变成你的“她 ”好么?在我二叔面前就好讲话了。”我似被蜂蛰了般的推开她道:“你疯啦,我是要把她转来呐,你怎么替代得了,我把你转到你二叔大队里去吗?”

         她哈哈大笑着:“我是打比方呀,有了这层关系就好办了咯。” 

       “有这层关系了我还转个屁呀,我不会发颠把个城市老婆转到农村去吧!”

       “噢,那不就得了吗?” 

       “ 什么得了啦?”

       “你娶了我,不就得了么?”她钻进我怀里嘻嘻的疯笑,我感觉到她的身子颤动着。

       “你神精病喔!”我不觉有点反感。

       “你讨厌我么,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就那么反感。”

         她声音里已有了浪花,我自知失控,她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我与她早有这样的亲密,或许我会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我歉意的轻轻拍着她的肩头:“我没有瞧不起你,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但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八字和福份,我俩的縁份已经错过了。感谢你能帮助我,还是想怎么在你二叔面前把这件事办好吧,我会一辈子感谢你地。”

       “怎么想,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你就不能再动动脑子吗?”我的脑子转不开,但听她话里的口气不像是和我睹气,她的心中必有主意。我情不自禁抓过她的小手揑着:“小生愚笨,还望小姐明示。”我戏谑的调情,缓解了她心中不愉。

        “你呀,就会哄活女人,谁叫我今天喝了你的酒嘴短,我想在我二叔面说我俩是恋爱关系,而把你的她说成是你的表妹,你看行不行。”我在心中想;这倒是个一箭中的好主意,但日后这层关系又怎么解释收台呢?她可能见我还在疑虑中又道:“你尽管放心,我自认还嫁得出去,不会赖着你的。”我感动得心里酸酸的。

        “这样做我只觉对你不公平呗,日后穿包了怎么向你二叔交待呢?”

        “你有这份心情,我便觉得值了,穿包了人已转来了还能怎样,总不会退回去吧,我二叔最多也就骂我一顿了事呗。”我感觉除此之外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我不觉心存感激的吻了她,她热烈的回应着我。就在打算进一步升级事态时,心中的道德底线猛地跳了出来,制止了我狂潮的沸点,我不能再次陷入到情感的泥沼中……

         事情在我们的设计中暗暗的进行着。我和小芬走在去青草岗的田野里,我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去拜见叔丈人。月亮很园润地悬在半空,清纯的光輝照得我惶惑,惭愧,心里沉沉地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有些别扭不地道,似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清风徐来,清新的空气里飘浮着沁人心脾的稻香,四野蛙声一片,春播中洒下的辛勤汗水正演绎着蓬勃的生机,似闻得田间的稻秧在一个劲的“嗖嗖”拔节的抽穗声。又有点;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感觉。只有个多月的时间就要双抢了,这是农村里一年中最艰苦的一段繁忙时刻。我想到她一个人在那边远的山区,不待天明就要匆忙的做饭吃,刹黑麻眼后才能归家。整天的头顶着炎炎烈日,双脚踩在发烫的泥水里,在无依无助的打拼中将怎样的度过,心中就感到难受的终痛。就想在双抢前帮她把事情办好转下来,在艰巨的这一个月中也好有人照顾一下她的生活。我的思想沉浸在对她的思念与忧郁中。小芬和我说着他二叔的为人,以及到他家后我要注意的一些事情。她见我哼叽叽的心不在焉似的,问道:“你怎么了,思想上走神。”我掩饰着说:“只觉得心里惶惶的紧张着哩。”事实上心里也紧张着。

       “没有什么,一切有我呢,到了那儿看我眼色行事就行了,千万别搞砸喔。”此时我的心情很复杂,脑子里蹦出许多光怪陸离的想法。我偷偷的打量她,见她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也是一个耀眼的美人坯子,似有假戏真做的势态。我想;如果……没有丽虹,我和她也不愧为是很好的一对。此时我没有了那晚的激情,心里似溜进了一絲莫明的恐慌。我担心着她二叔,忧心着以后如何面对,怕背个骗子的名誉,我答非所问的道:“能行么?要不我们改日再来呗。”我流露出了犹疑。她停住脚步,嗔怪的瞪着我道:“你神精病啰!我已告诉了我二叔我们间的事。”我不由得讶然“嘿嘿”笑着跟上她的脚步。

        进了村子,我的心“呯呯”的跳着紧张极了。在一片模糊的树影里,一间农村常见的土砖木结构的房子出现在我眼前,只听得小芬亲切喊叫声;“二叔!婶子,……”就见在昏暗的亮光里闪出一个健壮的汉子来,声音纠昂昂的道:“啊,芬儿来啰。”说着话把我们迎进了屋。二婶子热情的让座斟茶,我望着她二叔叫着钟支书。小芬赶急介绍道:“二叔,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小浩呐。”她接过我手里的礼品随手放在桌子上:“哦,小浩硬要给你买点东西,也没有什么好买呐,就给你买了点烟酒,给婶子和弟妹买了点吃货啰。”我恭敬的在旁哼哼哈哈着。

        “呵呵,看你个丫头到你叔这儿来还搞这些名堂呐。”

        “二叔,可不是我买的呀,是小浩买的哩。”我恭敬的在旁哼哼哈哈着,她二叔笑眯眯的望着我。

        “喔,一样,一样。”我看着她叔姪俩热闹着,心里惶惶的甚觉不安。

         二叔黑红脸膛蓄着板寸头,大约近五十来岁的年纪,使我感觉到有几份威严。我暗中打量着屋子,正中央贴着毛主席像,下放一张常见的饭桌,几条长条凳围摆在四方,擦拭的很干净。整个屋子傢具简单,摆布收拾得井然有序。稍顿,她二叔似觉冷清了我,对我嘿嘿一笑,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从我的工作一直问到了我家庭的所有一切,我心里虚虚地头上冒着汗,小心应酬的回答着。小芬善解人意,似可怜我的拘束难受,打断她二叔道:“二叔,你查户籍呀,看把小浩问得多难受呀。”我笑着回道:“没什么,没什么。”心里感激着她为我解了围。

        “好你个丫头,婚还没结,就闲你二叔嘴巴多了。”他笑着数落着小芬,从中可以看出她叔姪关系情深,我真有点儿于心不忍的欺骗他,不知日后又怎么面对他。正在我思想走神时,她婶子给我俩端来两碗蛋茶,油汪汪的汤水里沉浮着四个黄白分明的荷包蛋。我吃得心里愧疚重重,有着一种想逃离的心情。戏快收场时,我见小芬单独和她二叔唧咕了一会儿,我想一定在说我的事。果不其然在告辞时她二叔拍着我的肩头道:“小浩,你表妹的事没问题,随你什么时间转来都可以,以后是一家人了别客气,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讲也可以。”我被感动得无地自容,含混不清的应付着。

       就在我终于为她把事情办好后的忧郁与轻松中,准备休假日去她那儿与她商量着转手续的事,她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正准备喜孜孜的把这个喜讯告诉她,没想到她冷着脸子,当头给我一盆冷水浇得我寒心彻骨……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