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春潮云涌——〈九〉  

2010-10-13 14:1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二十九一埸大雪,下到第二天下午才断续的停了下来。地面房舍一片白皑皑地,树枝儿白茸茸的粗壮了,小镇茏罩在一片银色的世界里。街面上一脚踩下去软软的陷入半尺深的雪窩里,一派瑞雪兆丰年的景象。天气灰蒙蒙的很干燥,似有上冻的征兆。这无异增添了过年的气氛,天刚放亮人们就生活在了鞭炮地轰炸声里。家门前洁白的雪地上,炸得大窟窿小眼的污渍斑斑。家家闭着门户围着火炉,以各自的方式来度过年关的最后一天。到处是一派融融温情,祥和喜气景象。

       小镇是临沅县城湘西北的门户,紧依沅水河流。有着悠久的经济文化历史,在那陆路交通运输落后闭塞的时代里。上至湘西北,下到武汉江浙的经济往来,物质交流,特别是木材水运,船运交通,全靠这沅水流域往返的水上运输。小镇所处的地理位置,是沅水途中一个数里长的弯道缓冲河流,流水在这儿几乎静止。适宜于湾靠水上交通船只,木排,是一个天然的水运码头。上下往返的客商,木材主,船老板便在这儿停靠宿夜打尖,设栈做生意。这儿就形成了物质交流,买卖的中转站和集散地,商贾云集的通衢小镇。有着历史的辉煌亮点“沅水河域,那些船家,客商,骠悍豪气的闯滩水手,在沿河的吊脚楼里,享受着大奶肥臀女人温存的好处,或到正乙宫里看大戏......”无不有沈从文笔下的缩影“陶渊明”与桃花源的传说奇轶。

        解放前这儿由于人流量大,繁华热闹,经济荣昌,素有“小南京”之称。解放后的七十年代前也曾是临沅县举足轻重的经济发展支柱。直到七十年代中期拉通了支枊铁路线,物质水运转向了铁路运输,小镇也就慢慢萧条了。

 高峰的家就在这个镇子上。大年一早,在此起彼落的鞭炮声里,一家子和和融融的浅斟慢饮,伴着天色放亮吃完年早饭。这是老辈流传下的;关住财门,吃来光明。又在和融的谈笑,电视的意趣中一天打发过去了。晚上吃了团圆饭围着火炉,在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地嘻笑声中,迎一了午夜的钟声。伴随五颜六色礼花熖火的摇曳,在礼炮腾空啸鸣,鞭炮沸腾的爆裂声中小镇颤抖着,送走了这一年地最后一个夜晚,迎来了新一年的希望。人们希冀在新的一年里,象那多恣多彩熖火般地灿烂,辉煌。愿自己的事业象爆竹礼炮样地,爆得惊天动地。

 人们在大年正月相互往来祝福声中,浸渍密汁的酒杯里,日子一天天融过去了。在和祥的气氛里象冬眠的万物开始苏醒,为了新一年的生存和理想在自己的轨迹上运行忙碌了。

 高峰在春节期间,迎进送出的应酬着亲朋好友,今年的客人要比往年多。以往很少光顾了的旧朋戚友,也都很客气的说来;拜年。在酒桌上的客套话中,多是关怀着他赚了好少钱。还有那些无所事是地,又巴巴的想在他那里谋得一份轻松来钱的事做。高峰的回答满足不了他们的猎奇心理和要求,这样一来人际的关系就有了几分微妙,显出了些许生分。他在这人情冷暖世故的应酬中,感到累心烦闷,又不得不在中国人的;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古训中,做出热情的样子;礼尚往来的一一回拜。

 可见世人跳不出一个“利”字的圈子。真乃是被;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贤文一语道中。

 正月十五已到开工的日子,高峰打点着一堆拜年的礼物。浓缩到;多是烟酒,这样便于好带。要到各好友关系户家走走,现在办事没关系是寸步难行,新的一年里还需要他们的支持,帮衬。

次日午后他赶到乡下,济屠夫已先两天到站,俩人便手执酒杯的继续春节话题饮至午夜方歇。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他还挪在床上穿衣服。便听得一个女人乐呼呼的喊;拜年。他趿着鞋子打开门。就见做饭的女人挟着一股寒气扑了进来,反手关紧了房门。瞇笑着喊;“高老板,拜年喽!”

高峰瞅着她略施粉戴的脸上满是迷人的笑,一身过年的新装显出几分艳丽。透出一股淡雅的香水味和女人气息,给简陋的房间里增添了几分光鲜,让人感觉出有女人和没有女人屋子里的区别。那女人见他怔怔的瞅着她,赶急挨了过来,眸子里跳跃着火花。他醒豁过来客气的让坐,不经意的和她拉开了距离。抱歉的道;

“真是对不起,连茶水也没有招待的。”那女人懂味的连道;

“不喝茶,不喝茶,只是给老板来拜个年的,多谢出年我在这儿挣了钱。”并赶忙提着水瓶不知在哪儿灌了一瓶子水来。她便坐在那儿看他洗脸漱口,有一句无一搭的闲侃着。不一会儿上工的人也就到齐整了,大家相互间问了好,嘻戏打闹一阵后。高峰简要的讲了几句话;问候了大家新年好,春节愉快。而后交待,今天各自搞好个人卫生,检查好上工前的准备工作,明天正点开工。

一连数日,开工伊始,琐碎事多。他每天呆在厂里,调整生产上的程序搭配。直到岩埸有人来喊叫他,他才骑着车子去了青峰。一路上想着去年安装调试中存在的问题,思想着还欠缺些什么零部件。离预定投产日期越来越近了,岩埸主都催得很紧。同时也觉得失去了陈明,里外的一个人很难应付,还是要找个帮手才行,不觉间就到了岩埸。隔远就见陈海然一群人聚拢在岭岗下那碎石机旁,在机声的轰隆声里扯开喉咙喊叫着什么。他过去后见去年安装的一台机车已在试产中,效率基本达到了要求。众人见他来到争着敬烟问好,在机声中热情了一番。接着扯到了正题上,认为基本过了关,只是出现了一个原来没有考虑到的新问题。在筛选上达不到料石粒度规格,还需要增加一细粒度的筛片。老海瞇着高峰道;

“老弟,情况就是这样,秃子头的虱子,摆明着的,这个问题可得等急着你来解决喽,其它部件往后挪,投产了解决都行的。”高峰默算了一下时间,带着提醒的口味道;

“原定一台机车是三个规格筛片,现在每台要增加一块筛片,那可就需要时间喽。”他边说边算着工期;

“本来时间就较紧,能不能先投产前面几个品种,边生产边投入行不行?”老海思索着把目光转向那些岩埸主。他们各说自己的看法,认为一次性的生产省事,但干等着还不如他妈的边生产边等地强。老海就对高峰道;

 “我看就按刚才大家说的办吧,后面的筛片就看你的了,哈哈,老弟,不能把时间拖得太长呵!”老海是个直性人,干工作也较干脆,他见高峰似有压力。玩笑着道;“你别他妈的顾虑太多喽,车到山前必有路嘛!我知道你鬼点子多,会有办法的,到时我老哥为你在李乡长面前请功摆庆功酒。”高峰知道说也白搭,心想;只好要工人开夜工了,泥巴罗卜吃一截擦一截。

  事情拍了板,老海便扯着他到其他岩埸转转。在湾曲的山道上他俩艰难的跋涉着,大地沉浸在泥泞潮湿的空气中,有些山旮旯里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还残存着粲然白雪。冷风拐着弯从山坳里,幽谷中追出来,多情的扑在脸面上,钻进脖子里,冷飒飒地刺得生痛。脚下雨鞋却与那泥泞的粘土,他娘的亲密得一塌糊涂地难解难分,只感到两只脚沉甸甸地挪动维艰,不一会儿浑身燥热得内衣汗津津地粘肉了。那灌进去的冷空气又催化得遍体冷浸浸的,他俩就在燥热与冷颤中,说笑间转了几个岩埸。看到一切事情都在预料中顺利进行,就觉放心了许多。

 转回途中一座高耸山头吸引了高峰的眼球,只见上面林木蔽天。虽是万物凋零待发之势,却是郁郁葱葱一片青翠。在青翠中隐现出红墙拱角,好一片神秘飘渺。目随异景游移,遂起好奇一观的念头。老海就介绍道;“这山顶上有座佛廟叫;栖凤寺。距今已五百多年历史了,是建于宋朝,解放前香火旺盛。在五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期间,那时对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当地政府为了建修了学校,将好大一座香火廟拆除了。”他指着山下不远处道;“你看就是前面那座学校,后又从生产队抽调来解工,木匠,把那山上的名贵古木,砍伐解板锯料的折腾了几个月......可惜了好多几百年的古树,建筑就毀在了他娘地那个时候。”高峰不觉起了上山的兴趣,边问边扯着老海就往上爬;

“那现在这廟是后来迠的了喽。”

“改革开放后按原来模式再迠修的,由于资金短缺现在还有一处子殿没修愎过来喔。”

“这修廟的资金又是以么得由头,哪些冤大头出的浆呢?”

“民间的善男信女湊了些,在改革中发暴了财的大款,又想要做善人出名,捐助了一部份。县财政也拨了部份钱,所以就建起来了罗,现在已被列入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呀。”说话间已到山顶。
  巍峨廟宇在参天古木掩映中很是气派,大雄宝殿上供奉着如来佛像,香烟缭绕,烛光闪烁。说着;就见一佛家弟子迎上前来,双手合十的道;“施主请了。”随即递过来一付香烛又道;“我佛会保佑你的,无灾无难身体长寿,子孙荣耀发达。”

  高峰接过,虔诚的点燃腊烛敬上香,跪拜三叩首,而后在功得箱里投入拾元功得费。老海却在门外观风景,那主持见他出手还可心。又跟了出来介绍了一番在修建廟宇中,募捐资金功德钱出得多的施主,和廟宇的发展历史。还有那次拆毁廟宇大劫中,侥幸保存下来几株稀有古树。只见那树木几人围粗,枝繁叶茂。从树身列出的保护标签上看来,年长的已是七百年的历史,年短的三五百年不等。想那被毀坏的就有更年长的了,可想人类的无知是多么的可怕。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出得廟来,回归途中,高峰奇异的问老海;

 “怎么那当家和尚,是个女人刺光了头着和尚僧衣哩,女人应呆在那尼姑奄才是正道。而她的两个弟子又是男人,岜不是男女混居,有犯中国出家人清规戒律么?她说话口音也是外乡人,而今的事情真他妈的搞乱了套。”老海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改革中怪事少了吗?几多人昨天还是什么省市人大代表,她妈的下岗女工先进典型,一忽儿就进了大牢,成了阶下囚。至于和尚呗;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嘛?女和尚也许是改革中的新事物吧,我倒听说这女人来得很远,出家得早,原是挨男人打不过了出的家,家中还有男人孩子。”

 说着话到青峰已是四点多钟了,老海为了便于工作,已在村子靠岩埸处,原来用于抗旱排灌的小房子里设了个临时办事处,特别是知道高峰去年春节回家的前晚,在青峰两不着岸的地方被俩个流子估了一顿,打劫了身上几百元现金后。又在这儿设了公铺,以利工作过头了夜晚也好歇息。在就近找了个洒脱老头做招待管理。来了人烧水弄饭的,打扫一下卫生。俩人进得门来,只觉肚子里饿得慌慌的,还是早上吃了饭,一二十里路一转早已是前胸贴后脊了。老头匆忙烧了开水,俩人趁着热水擦了把脸。老头赶急忙着做饭,老海好的是一杯酒,何妨还处在年节中。就问老头有什么好菜,老头事前无准备,面有难色。老海悄悄地和他咬耳朵,随后见他吸着老海给他的烟就出了门。

 不一会儿,远远地看到他身后跟来个年轻女人。那女人手里似提着什么,到得近前那女人竟是翠枊,手里提着只叫鸡公。高峰这心里就喜滋滋的了,翠枊儿望着高峰双目中就蹿出辣辣的火花。在一脸瞇人的浅笑中张开微向上翘的小口甜甜的道;

“哟,高老板今年可是稀客喔!”高峰抑制着心中的激动道;

“是李老板屋里的呀,还没来得及给你拜年呦。”又学着山里人口气道;“你屋里的那个“他”还好吧!”

“那怎能担待得起喽,想去你家里拜年嘛,又怕你老婆厌烦俺乡下人。”说着白了他一眼,继续道;

“俺屋里的那个他,惦念着你快给他安机子哩。”俩人嘴里呱嗒着,目光里过着电。老海是调情老手,知他俩已入巷,便挑逗着道;

“翠枊儿,见了高老板咋的那么热呼啦,连眼角角也不瞧俺一下了哟。”翠枊儿回过头来叽笑着;

“呦,海主任讲的哪里话呀,我敢不瞧你吗?我和高老板讲话眼睛全瞧着你哩,只是一张嘴应付不了两处,你吃的哪样子酸味呐。”老海朝高峰怪笑着道;

“你看,屋子里早没醋了,还哪有么得酸味,只是肚子里饿出酸水来了哟.......”  

说着老头烫鸡的水就烧开了,翠枊儿结清鸡的钱帐也做着要回去,高峰只觉不舍。那老海是何等人精,翠枊儿那点花枪怎能瞒过他的眼睛。就嘻着脸半逗半真的说;

“翠枊儿你急嘛呀!又不急着奶娃儿,陪娃儿睡觉也没到时辰啦,麻烦你大驾帮把手吧,我和高老板都饿坏哒,你就不心痛吗?”老海拿腔揑调的留着翠枊儿,高峰不晓得老海讲的些么得,只要她能留下就行了。只见那翠枊脸上涌起一絲羞波的嗔骂着;“骚货!就你没正经。”又向高峰钭睨一笑;

“看在高老板是客人啊,我就帮你一回忙呗。”说着就踅进了厨房,不多时里面飄出了香味儿。接着炉子燉缽摆上了桌,紧跟着油香味儿几碟小菜也端了上来了。那老头推托家中有事回去了,那女人跟着也要走。老海知她做样,倒把高峰急得直给她丢眼色。她就磨蹭着给他二人斟酒,老海就给她拿来一付碗筷,要她陪着喝。起始她扭揑着,后经不住两人相劝,也就随意了。三人便在调笑中传杯碰盏的饮了起来。都感觉这是春节后最有趣味的一顿酒饭。特别是那女人很能喝,几杯酒下肚脸浮红云,喜形于色轻犟曼笑另有一番风韵。老海瞇着她问道;

“翠枊儿,过年就你俩口儿的多冷清,还有其他人吗?”那女人欢愉的脸上抺上了一絲阴影,低沉的回道;

“就两个人清静,要人多干嘛呐。”高峰不解的问道;

“你......你,刚才海主任不是说你有娃儿吗,咋就你俩老儿?”老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那女人脸儿羞得火烘烘的,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高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跟着莫明其妙的笑。好不容易那女人喘着气指着老海道;

“憨包......你就怎么信那骚狗的话呐!”高峰转面瞪着老海,老海边笑边喘气的指着那女人道;

“他那娃儿呀,离不开她,天天要陪着睡呢。”

“你屋里老娘才要你陪着睡哩,没正经的只会淘气!”她笑骂着。高峰恍悟那娃儿是指她男人,也觉得好笑。笑过之后老海正经的对高峰道;

“她俩结婚六七年了总没有个生肓,也不晓得毛病出在哪个身上。”又转面对那女人道;“你的年纪也不小哒,你俩个检查过没有,到底是哪个的毛病?”那女人已被酒烧红了秀丽的脸,在两个男人面前经老海如此一问,偷瞅一眼高峰,只觉心跳耳热。是羞,是恨,一股无以竭制的情欲升腾上来。在桌底下做动作,用脚在高峰腿上发泄着,要不是碍着老海早已是一头扎进了高峰怀里做作一堆了。

老海看着她似羞似娇的脸儿,欲言又止的神情。骚话忍不住的又溜出了口;

“若是问题出在你那男人身上倒好办的。”听得此话女人似有心动,结婚六七年了。见到别人家的娃儿,爸爸妈妈的喊得亲甜,过年过节热热闹闹的,羡慕得只想哭,而她家里就那个没有用的男人。晚上闲得无聊,俩口儿在被子里,那男人吮吸着她那肥白白的咂儿,她抚摸着男人的头,在幻境中还真有点做母亲的幸福感觉。一旦回到现实,明白是那瘦精精的男人吮着她的奶头,烦燥就无端生起,直觉恶心。一把掀开那男人,把个肥臀给于他顾自生闷气。常常搞得那男人不晓得她刮的哪股邪风,玩得好好的陡然刮风下了雨。

她闪着希冀眸子听他说下去。老海偏卖着关子道;“只是不晓得你愿不愿意听我说,年纪大了生育就越困难了呵,”他边说边朝她怪怪的笑着,那女人急着想听他的下言,又羞于开口,只在心里干着急。高峰不知老海有什么祖传高招,急着催他说下去。老海朝他眨眨眼,神秘兮兮地咬着女人的耳朵轻轻的道;“借种。”

高峰不知他说的什么,只见女人满脸绯红,含嗔撒娇的骂道;“我就晓得你个下流坯没有好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地,没挞煞地骚货。”老海故做委屈的望着高峰道;

“呵呵,你看!好心当了驴肝肺,还说我是骚货,你看我骚吗?”边说边摇着头;

“好人难当呐。”高峰看看老海,又望望那女人,那女人在桌底下搓了他一脚,他更茫然了。便湊到老海面前轻轻问道:

“你和她说的嘛法子,到底行不行呀。”老海瞅着那女人道;

“我可不敢说了,还说她非要给我一耳光不可。”又摇头晃脑的道;“今天美酒佳人,哈哈!就是挨上美人一耳光也值哟。”又做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对高峰道;

“这个话儿若不和你讲,又恐怕你......”他欲言又止的睨着那女人慢慢的道;

“又恐你想得睡不着觉罗!”他湊着他的耳根轻轻的道;

“我要她借你的种。”在高峰的耳朵里老海的话又变了味。高峰心跳甚觉尴尬,偷着瞥了那女人一眼。见她眼睑微翕,似在冥思遐想中。又听老海提高声音道;

“高兄你能不能帮忙呦。”高峰笑着拍着他肩膀;“海兄我可真服了你了,想出这样的嗖主意。”为了逃避尴尬他端起杯子道;

“来,别光顾了说话,喝酒,喝酒。”三人干完杯中酒。老海知二人已心领,至此也各有醉意,天色已麻了眼。老海便要高峰睡这儿,免得路上出麻烦。高峰便留他一同在这儿睡,他疯醉狂颠的道;

“那可要不得,今晚我那情姝姝还等着我,要与我亲个够哩,我留在了这儿岜不辜负了她的一番美意哟。”又朝高峰向那翠枊儿丢了个眼色,摇晃着便要出门。那女人也做出扯身要走的样子,老海回身捉住她柔柔的手揑着;

“你急什么,一尿胯远的扯腿就到呐,总不能让高老板收拾碗筷吧!”又盯着她隆隆的胸脯,色瞇瞇的笑着道;“你把那心尽管放回肚子里去......”

 须臾,已至点灯时分,高峰瞅着那翠枊儿脸若桃红,媚腻腻的眸子里柔情密水。他乘着酒兴一把将她拢进怀里,她搂抱着他的脖子软糯糯的,那小口在期盼着什么?双方的情绪在升腾中紧紧的胶着了那充满激情的小口,再也按捺不住燃烧的欲火.......他抱起她抛到了那小床上。他的目光停留在她那肥白高耸的奶子上,咬着那红晕晕的奶头使劲的吮吸起来,在那情欲顶端的颠峰中......完成了一次灿烂辉煌而又疯狂的组合。

她偎在他怀里嘻嘻的撒着娇,他搂抱着她,手指在她背脊上滑动着问道;

“比你那男人的味儿怎么样?”她用行动回答了他,把他箍得紧紧的。蓦然,他问道;

“老海和你说的么得悄悄话?”她反问:

“和你又嚼的么得舌根子哩?”几乎是同时俩人道;“借种”

 她戏谑的道;“你的种能行吗?”

 他自嘲的道;“只要你那块土地肥沃,就一定能种上......”

 说着新一轮的激情,别有情致地,改革持久地愽击又开始了......

 

 

                春潮云涌<九>章完待续

  

春潮云涌——〈九〉 - yuanshaode998 - 沅水浪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