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2010年09月14日  

2010-09-14 20:12:18|  分类: 小说,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潮云涌-----长篇小说
〈 一 〉

    随着放歌春天的故事,高峰从单位跃跃欲试的被推向了改革开放的前沿。这是一个四面环山,地处三乡交界县城边远的一个小墟埸。319国道贯通上下,地理形势有较好的发展前途。随着经济开放小山村涌现萌芽了一批私营个体小企业,特别是砖瓦厂因城市的迅猛发展建材所需。象那霉雨天里的磨茹一个接一个竟赛般的在山坡下公路弯道里堀起。而那不适宜种庄稼的黃碴土得天独厚适宜烧砖瓦。烧出的砖瓦既光滑又结实,办这样的事业投资少,无非就只是要劳力。而乡民除了没有钱外而有的就是劳力。

  高峰看准了这儿还没有搞机械的,修理部一开张就承接了许多制作砖机配件和瓦机的业务。过硬的技术和无人竟争的优势,几个月下来够他忙的,这旗开得胜当然收益也不小。这之前常常自肘;干社会主义十多年,在单位艰苦创业,八小时内拼命干,八小时外作贡献。到了三十多岁工厂效益不好了,当官的捞足了,工人只好外去打游浪。常常几杯酒下肚牢骚满腹,但也无可奈何。在认命之下逼上梁山,在外一年多的打工生涯觉得不是长远之计,这才痛下决心地“而今迈步从头越”自己湊了资金置办了设备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看中了这儿没有机械加工的缺欠,其次是政策上的优惠。税务,工商,房租都比县城近郊乡镇便宜。

  房屋是乡供销社的,三十多岁胖胖的社主任。代着近视眼镜一派斯文风度,他一再表示房租优惠。房子谈妥后接着拜土地,高高瘦瘦的村长,胖乎乎的村支书。半斤对八两,配合的很匀称。他们实实在在的热情,用朴朴实实的笑脸,客气的接待了高峰。在他的第一印象是感觉与城里当官的不一样,没有官气和流气。几个月下来形势的乐观证明了当初的决定是正确地。

  转眼秋季悄悄来到,风细雨霏霏,车去车来“乌乌”叫着往返奔驰,车灯在静夜的房梁壁缝里滑来耀去地摇曳。老鼠在雪亮地光柱里“吱吱”奔忙.......远处时而传来几声狗吠,夜半偶有鸡鸣。就这样在金风潇瑟的长夜里,高峰体验着只有乡下才能有的生活情调。

   一抺曙光初掛天峦,一夜的麻风细雨似有转晴的势头。高峰匆忙的扒拉了一碗面条,用商量的口吻对助手陈明道;“我准备去县城走一趟,到建材厂讨点钱来,再联系点加工业务。家里的事你照管一下,林老扳那台瓦机抓紧点,他等着开工要的。”

  陈明望了一眼快完工的瓦机,爽快的道;“好呃,你放心去吧,家中的事我会尽心地。”文峰满意的笑道;“那就拜托了啊。”

  临沅是一个紧傍沅水,省城至湘西的咽喉小县城。以往由于地处偏远城市规模较落后,隋着经济大潮的深化。县领导班子的频调锐换,一任比一任更具开拓性,特别是现任班子在郑老人的“胆子放大些”勇于开拓进取。打出了“强县创新市”的口号,首先抓了颇有名气的桃花源旅游开发区。吃喝玩乐的地方多起来了,拓展了街道,建起了摩天楼商埸,宾馆,县城变了样。外地的旅游者客商确实吸引了不少。但由于大批量的经济投放,困难也接踵而至。卯吃寅粮的县财政超前支出了一大载,投出的资金不能及时见效回收,经济陷入了困境。且本县原本就是工业落后的农业县,少有国家工业支柱产业。近几年的工厂改革又改掉了一批国营企事业和集体工厂。就此一项也失出一笔财政收入,虽然在改革中堀起了一批私营企业个体老板,同时加大了现有国企力度。但这仅仅还在发展萌芽中。靠他们来支付这笔厐大的建设开支,岜不是吹毛求庇杯水车薪。县政府在困境中几经探索,征得上面同意。把眼光盯向农村,以农村包围城市,把城郊农村人口转入城镇,首次公开的向农村人口出卖了一批城镇户籍,而后又出卖大片的农田耕地,扩展房地产产业。这样一举两得,即增加了财政收入,又盈利了大批的资金。发展了城市基本建设,也为日后的创新市增添了人口打下了基础。几年来的努力拆东拼西虽没有完全解决问题,但也作出了一定的成效,缓解了眼前困境。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是暂时的。从现状看终究小城变得豪华了,象一个贵妇般的璀璨夺目了。

  高峰赶到县城直奔建材厂,一踏进厂门心里就惶惶的不踏实。几个月的催款不知跑了多少遍了,唉!现在的事情真是难办,既担心业务不足,做了事又怕讨不到钱,也不知这次运气如何?他习惯的堆上满脸的笑,热情的和门卫招呼便径直上楼奔了厂长室。在楼梯歇台拐角处迎面碰上了会计小林,一个胸脯发肓得高高的,着装华丽但也脱不了几分俗气的女人。高峰脸上刚收敛的笑容又使劲的堆了上来,这尊观音可得罪不起,隔老远便热乎乎地招呼着;

  “哦,林会计呐,打扮的这漂亮去哪儿呀!”他投其女人爱美之心捧承着。

  “哦,高老板早?”她礼节性的应酬着匆匆而过。高峰心里很不是味,。他本想和她说几句账面上的事,但也无可奈何。在厂长办公室前他犹凝片刻,轻轻的叩响了这扇佛门。良久才听得里面一声清脆柔和的;“请进”

  进得门来,这尊大“菩萨”厂长洪刚埋头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似在审阅着什么文件类的东西。谁知他这之前是审视秘书小姐的脸蛋还是........只见他俩在说道什么。他不便打扰,很随意的靠在舒适的沙发上。目光无聊的游移在早已目熟的室内设施上,办公室较为宽敞,入时的两套大沙发,一个组合大书架塞满了技术资料和有关书刊。给人以一副博览群书,学业专深的印象。拉开窗帘可俯瞰全厂风貌,办公桌正面是厂座亲书草槢,“锐意进取”的横幅。那字体倒也龙飞凤舞,刚劲有力。高峰从横幅上移过目光睃了一眼身材并不算矮,但显得矮胖的洪厂长,也许是那尖园的大肚皮配肘得身材也显地矮胖了。他脑子遐想着那大肚皮里定会足有几寸厚的油膘,不觉脸上晾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鄙笑。为什么而今为官的普遍象一个模块式的,挺胸凸肚的阿弥佛般,这是需要养份的。再瞄到他那粗短的胳膊真有点怀疑那“锐意进取”是不是他那胡萝卜粗壮的手指书写出来的。正当他脑子出窍走神时,秘书清脆的声音使他回过神来:“高老板请用茶。”他慌忙起身接过她捧过来的茶杯。一股幽幽的茶叶香和淡淡的脂粉气扑鼻而来,使得他心爽气短。不知觉的偷偷睃了她一眼,那隽美的小园脸上媚态万种。隐隐一丝笑靥令人想入非非。

  他拉回思绪紧了紧神,思想着如何向洪厂长编理由开口。陡觉自己也变得谦卑低微局促了,讨帐的反而没了底气。这时洪厂长抬起头来好象刚发现他似的以目招呼,他知他的来意无须说穿什么。高峰抓住他的这个眼色开了腔;“洪老板,我现急需.......您能否给我挤点儿.......”

  洪刚笑容可掬地截断他的话;“老高呀,对不起你下个礼拜来吧。”高峰的心直往下坠,不知约了多少次下礼拜了。他压住心中的不滿,故显轻松调侃道;“洪老板,你的下礼拜可没有止境的喽,我等钱开工资哩。”洪老板咂咂嘴,一丝不愉爬上脸颊,强笑着道;“这次不骗你,下礼拜你直接去财务科找小林拿。”

  说完后不等高峰开口,转面对秘书吩咐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如有重要事给我打电话。”随后朝高峰点点头匆忙走掉了。高峰酝酿了一肚子讨钱的理由闷在了肚子里,在心底骂道;滑头。转面对张小姐摇摇头自嘲道;“瞧,现在欠帐的倒成了黄世仁了。”张小姐调侃着;“那你只有当楊白劳的份喽,一切都在改革嘛。”俩人对视一笑,他心里突然萌生出请她吃饭的念头;“张小姐,快中午了我请你去撮一顿吧。”他看了一下手表随意的说。

  张小姐盯着他,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愕然,她感到意外。但随即抛过来一个辛辣的媚眼,玩笑着道;“我看还是等你讨到帐后再请吧!”

  高峰从她眼中摸准了她的心思,盯着她的双目热忱的说;“你别小看我,吃饭的钱还是有地,你就赏个脸吧!”不等她答话又道;“十二点钟在金都酒楼见,不见不散。”而后给她一个调笑,先自安排去了。有时男性的笑脸也是吸人的。张小姐感到惶然,似乎找回了往日的一份失落。许久许久,往昔究竟失落了什么呢?她陷入了沉思中.......

  金都酒店座落在小城中心位置。是在改革大潮中“强县创新市”的宏伟口号中在原大饭店的旧址上堀起的。也是目前小城较豪华的酒店。配套了餐饮,住宿,娱乐,到美容,美发一系列化的服务。起始恰逢旅游盛期,除了本地的新贵和暴发户外,也迎纳了各地参观团和外地客商。时至今日辉煌已成以往,毕竟小城人只有小城人的消费水准和生活方式。

  高峰在宽敞的餐厅里找了个较僻静处,又便于观望进出客人的位置。悠然自得的品着服务小姐送上的香茶,嘴唇上刁着白沙烟,凝视着口中吐出的一个个缓慢扩散的烟圈。心里则想着张小姐黑光柔软的秀发,撑得满满的胸脯,多情如水的眸子。直直的鼻梁红红的小口,那一犟一笑举手投足万种风情,给人一种无法竭制的情欲。真有点林姝姝和潘金莲的统一体,清秀,妩媚各半。正想得入神,入门处一个熟悉颀长的身影闪了进来。那修长迈动的双腿,高跟油光的皮鞋很有节奏的磕打着光洁的地面优雅的飘然而来。朝高峰嫣然一笑,他慌忙给她扶椅让座。一叠声的道;“请座,请座!”她几乎觉出他有几分慌乱,得体的对他甜甜一笑,柔柔的说;

  “高老板别客气,老朋友了嘛,今天打扰你就不好意思了,嘻嘻。”他听得很舒服,心热的瞥了她一眼。二人落座,服务小姐礼貌的呈送上菜单。他要她点菜,二人推让一阵后,她点了黄闷鸭,他点了红烧魚,一个火锅,一个清汤。在她一连声的够了中最后要了两瓶啤酒,酒菜上齐后高峰斟满两杯酒。一杯双手递给张小姐,而后举杯笑望着她道;

  “感谢小姐赏脸,来,我先敬你一杯。”张小姐愉悦的端起杯子道;“祝高老板生意兴隆,事业有成。”两人笑饮而尽。即尔又道;“高老板以后别客气,是朋友以后叫我小琳就行了,我叫张琳,小姐小姐很别扭地。”

  “行,爽快,以后就叫小琳,这样也显得亲近些,哈哈。”几杯酒下肚后双方的拘束全无了,谈兴陡浓。她原本秀气的脸庞被酒精染得“鮮若桃花面似霞”了。他笑瞇瞇的盯着她,心想;难怪古之就有文人墨客,把美色比之为秀色可餐也,看来“秀色”可餐一点也不夸张。她被他直勾勾的目光刺激得脸上热烘烘的,无意间更增添了几分媚态。她没有躲避,而是勇敢的迎着他的目光。倒觉出他那目光在她的心灵深处,似有一絲久违的炽热情感,似曾久已期待的什么.....?她陡觉有几分亢奋,眼光里浮起一絲飘浮不定的情愫,高峰异然了。但她那磁性的目光令他无法退避,两人默默贪婪的互视着。许久,她脑子深处倏地似有所思,喃喃自语道;

  “哦,我.....似曾在哪儿见过你,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你。”

  “是吗?我却怎么没有感觉?”他茫然的回道。

  “也许今天喝多了是个梦幻吧!”她收回目光,垂下眼睑轻轻的嘀咕。高峰感觉他的回答令她失望,自烦的抽出一支三五香烟咬在嘴角“啪”的一声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随着徐徐吐出的烟雾感叹道;

  “但愿我们从梦中开始吧!人生旅途中除了事业,爱情,我想友谊也是可贵的。”

  “你觉得我们的友谊可贵吗?男女间除了友谊就再不会发生点什么吗?”话出口她感到脸上热烘烘地。

  他心中一颤,摸不透她话中深意,真有点;女人心,海底针,的感觉。只觉她如水的眼波中有些许迷惘......。

  她则默默钭视着他吐出的烟雾,似在那烟雾中寻觅着什么,无端地感到烦躁。伸出玉腕沉沉的道;“给我一只烟!”

  “哦,不好意思,不知你抽烟,多有得罪呵。”他赶忙递烟送火,看着她熟稔吸燃烟。从那小口里吐出一个个标准的烟圈里,还有那笋尖般白嫩的手指夹烟的悠然恣态,真是美极了,她的吸烟史一定不短了。她见他谜一样的望着她,刚想要说点什么。

  突然隔桌的几个哥儿们摔盘砸碗的打了起来,这一伙疯狗刚才还喝五吆六的疯灌,怎么瞬间就自咬的动起了武打拳脚来了。而今的社会秩序真是糟糕透了,发酒疯打架的事经常出现的。他感到可悲,她感到扫兴,不想再坐下去了,道;   “瞧,打起来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还是走吧,我也快要上班了。”他觉得很惋惜,但时间也确实不早了。俩人默默步出酒店,在酒店前他为她打了个的,目送她钻进车里,向他挥挥手,小车拖着一缕淡淡的烟尘轻快的滑走了。

  她扭头在后窗见他痴迷的盯着远去车影甚感依依。她也觉心里依依的有所失落,不知怎的,她第一次在厂里见到他,便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似曾相知又觉甚远。往事如烟,她竭力想回忆起点什么......。

 

                第一章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