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日志

 
 

春潮云涌——十五  

2010-12-25 14:5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如同过隙,日月似同奔轮。在这几年里,高峰小心谦卑,谨慎低微的做人。应酬着方方面面的关系,辛辛苦苦走创业的道路。但愈来愈感觉到形势不利,离想象现实相去甚远。岩埸早已完工,砖瓦埸随着新的技术开发更新,老产品已被水泥压制的新产品替代淘汰,县建材厂的形势也正处在破产边沿。这些老客户生产上的衰落,自然也就削弱了他挣钱的门路。
  随着沿海进一步的深化开放,那个老人又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了诗篇。土地,房产,股票炒得沸沸扬扬。在神奇般的崛起座座城,奇迹般的堆起座座金山的一夜暴富里。贫富的悬殊极速向两极分化,在上羡富,下嫌贫的势利中,距离是越拉越大。随着外资资本家的涌进带来了新的科技发展,产品在更新换代中。一方面推动了内地的企业改造,同时也冲击了企业的生存发展。许多产品遭到了淘汰,积压,厂子资金周转不灵等困境。
  各地方政府均以本地利益为重的接过改革口号,为捞取政绩资本,不顾本地资源和现实条件盲目的搞重组,转向,兼并。把几个什么风马牛不及的单位捏合在一起,凑合成所谓的大中型企业,拖垮了本来还较好的单位。轰轰烈烈的热腾一番后,当破乱拍卖宣布破产,他们的各自搂一砣。工人辛辛苦苦几十年又回到了解放前,饭碗被敲掉面临下岗失业的困境,艰苦奋斗建设的国有资产眨个眼儿就吹了泡泡。
  县建材厂是县属企业少有的好单位之一,不可幸免的在这股潮流冲击下,生产的建筑电器线管预埋管件,自来水钢管,管道等产品。均被低耗高效价廉经久耐用的塑管替代淘汰。产品库存积压推销不出去,厂子无法再生产工人频将失业。而在没有好的开发产品,又无资金来源的情况下,在改革的高调中正在抓紧走兼并,重组的形式。
  建材厂的兴衰不仅牵动着全厂工人的命运,也扯动着高峰的心。为了几年来积压的十多万元的业务加工费,每天忧心如焚坐卧不安。以往只顾一门心思从那儿搞业务,没想到这不测风云的天气,也会有刮倒国营企业的一天。在目今业务潇涤的境况下,那十多万元对他来说尤为重要。业务是越来越难做,有业务做没有现金支付也不敢做。信益与合约已成为一纸儿戏的空文,谁还敢惹那麻烦。单位间扯皮打官司的三角债,已成不足为怪的普遍现象了。在说理都没有地方的情况下,应运而生的讨债公司,却用拳脚掍棒有时生点效.......卤菜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他不愿与人为恶,却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张琳身上。近水楼台总好先得月吧,何妨洪老板对她情睐有加,尽管只是他的一相情愿,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中午,他在建材厂不远处的茶社约到了张琳,俩人窝在金星酒店包房里要了酒菜。他张望了一下以往客如潮涌的大厅冷落了许多,心情不觉间也随着沉郁。张琳望着他沉闷着只顾喝酒,心里也不是滋味,幼时穷怕了总羡慕城里人,在心灵的深处把他当成偶像。梦幻虽然醒了,不知为什么对他仍然有一股说不清的朦胧情感。他讨账发愁本也不与她相干,她却无縁由地为他忧心着急。从这几年在沿海打工的经验中,她已嗅出建材厂在走向末日暮途,会象许多厂子企业的命运一样遭遇破产的结局。她早已想好了退路,准备以沿海经验在县城建起第一个较有规模的超市。只为高峰那笔债务的牵挂还没有实施,她若在这个时候离开建材厂,高峰那笔钱就恐打水漂漂了。为了他的事,还惹得洪厂长对她生出股莫明的醋酸气来。
   “喂,你把我约出来,就这样陪着你灌马尿不说话呀!”她忍不住抱怨了。他抱歉的眯了她一眼叹息的道;
   “唉!我能说什么?只觉心里憋闷,情况你都知道嘛,你说,我那辛苦钱不会打水漂吧?”
   “哎,和你讲实话吧,厂里要和另外两个单位兼并了,目前工资都发不出来嘞,洪厂长准备暗中卖部份设备把眼前对付过去,合并了他不一定还当厂长。就看这次设备处理得怎么样,你能讨着现金更好哟,但我觉得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要不,看厂里的设备你有用得着的,趁早下手弄几台设备顶帐,总比什么也捞不到要强吧。你自己考虑,我只能给你提供这方面的情况了,话说多了洪老板不舒服,只会适得其反呐。要不是为了你那乱帐,我早已辞出来了,我已想好了退路要办自己的事业,厂子肯定长不了啦。”
  他认真的听她说,心里琢磨着:弄到设备抵帐也不错,总比他娘的什么捞不到要强,自己用不了卖出去总能换几个钱吧。来这儿讨帐的天天踏破门,一个个也真不是东西,遇到利益相关就翻脸不认人了,一改以往称兄道弟奉承之能事,指着洪老板耍尽手腕的辱骂撒泼。反过来想,辛辛苦苦做来的钱不软硬兼顾就更没辙了,这样的大气候怨谁也没用,就你那点钱真打了水漂你能找谁去说理。这样扯皮打官司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打官司又顶个屁用呀!人的秉性就是怕来恶的,恶的怕橫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可想做人的两面性是多么的可笑。洪厂长则说他们在外上百万元资金也无法收回来,一切都乱了套。这是建国以来从没有过的悲哀,弄得人们目瞪口呆不可置信。不由得怀念那;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正真诚年代。
  想到此,他眼里露出一丝希冀,感激的望着她,给她一支烟,自己刁上一支而后点燃火。深深的吸了一口,随着喷出的长长烟雾,心中的压抑和忧郁似有所释放。
   “唉,只能这样呵,设备抵债也是个主意,仗拜你在老板面前给我斡旋一下,事成后少不了老板的好处。”她感到很为难,她和他的关系已使老板在误解中有了不舒服的酸醋劲。但又觉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她只有惋转的对他说:
   “这事主要靠你自己喽,我能给你帮上忙的事一定会尽力的,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
   “噢,我就那么不知好歹吗?知道你给我帮了不少忙,看在和你父母的交往上我只有赖上你了。”
   “是吗?除了和我父母的交往我俩就不是朋友啦?这些年来我们的交往还少了呀!我也有我的难处,在老板面前只能见机行事适可而止,为你说多了会适得其反呦,你明白吗?希望你能理解我。”她半认真的嘲谑着道出她的苦衷,他尴尬的笑笑,心中承认她这几年帮了他不少忙。不知怎的,自那次她暴露了心中秘密后,总觉她和他不是在同一个位置上。他无奈地摇摇头道:
   “好啦!我晓得你对我好罗,只是没有什么报答感谢你的,客套话多了反倒显得假了。”他话头一转问道:
   “哦,刚才你说要辞退出来办什么事业呀,说说你的想法我学习学习呗。”她笑着咪了口酒,他望着从她小口里悠然吐出一缕淡淡的烟云,听她道:
   “你没看出来吗?内地的企业,特别是工业一时不会恢复好转呃,只会在深化改革中淘汰破产消失。下岗失业工人会越来越多喽,建材厂日后也只能是破产的结局,我不如趁早在别人还在迷茫中定位自己,一旦都在觉醒起来再找项目就难了喔。”
   “噢,有那么严重吗?你打算做什么项目呢?!”
   “你没感觉到吗?就拿你来说吧,你呆的那个地方,业务路子不是越走越窄了吗?原来很兴旺的砖瓦厂也在从衰落走向破产呗。是什么原因?是新的先进技术产品替代了老产品,就如铝合金,塑胶,塑钢替代了木材竹具一样,这是个很浅显的例子嘛。”她笑眯着他沉思的目光继续道:
   “不是我说狂话,你那个行当趁早不要搞了,转产新的项目哩?你的技术力量设备根本不适应,就这样搞下去迟早是短命地,不如趁早另谋出路才是根本喽。”他把赞赏和钦佩安在一个微笑里眯着她道;
   “嗯,你讲的不无道理,业务确实大不如前呐,即使有业务先不付款,做了也只会作茧自缚。处处都是陷阱暗道,这世道呀,欠账的倒成了黄世仁,债主却成了杨白劳了。讨帐还要行贿欠账的呃,颠倒了,不知你打算做什么项目呀?”
   “哦,我已观察思考一段时间了,沿海的超市,商埸生意红火着哩,便民利民很受欢迎,目前内地还不多,我准备倾其所有领先在县城建第一个超市,说实话,要不是为了你那笔乱帐呐,我早就出来筹划了。”她给他一个思考的空间,稍顿,真诚的道:
   “噢,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喔,想邀请你加盟合作,日后的效益一定会很好的罗,而且是长期经久不衰落的,我俩可按出资股份多少获益嘛。”他心似所动,但还搞不懂超市这个概念,他试探着问:
   “那要投入多少资金呢?”
   “这个嘛?多多宜善,一般的来说起码也得百万元以上吧!”他不由心惊,佩服她的胆识之余又觉凝虑地问道:
   “不就是开商店嘛?用得着那么多资金啦。”她知道他还没有搞懂超市这个理念,便详细的给他讲了超市地规模,它的经营方式与它品牌的透明度。由于能极大的方便消费者自选,已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在沿海城市已经营多年了,正进一步在内地大中型城市普及。最后她道:
   “哎,你可考虑你目前的实力投资,能出多少算多少嘛,反正是按股份分帐,你不想加入也不要勉强哟,我是为你的发展考虑。”她话说到这个份上,即使心中有凝虑也似觉不好推辞。而她则完全出于为他着想,考虑他日后的发展来邀请他的。他稍加思索后,动了点儿小心绪。
   “噢,你看这样行么?我那儿哩暂时还收不了摊,运转一天就要一天的开资喔,我把这儿的钱作先期投入,那边我慢慢收网后再说。”她明白他有凝虑动了心计,不敢放心大胆参与,这儿的钱还是未知数。他是作舍弃一举两得考虑地,这样她便会尽心尽力地为他讨帐。不觉心中有几分不快,他太不把她当回事了,本是为了他考虑,他倒好却动起了她的心思,她并不缺资金。她不便说破,有时说实话比说谎话伤人,她只在心里。她凝眸着他,他避开她的目光,不觉面露窘态。她感觉出他不是里表不一的人,内心的活动诚实地表现在了脸面上。她理解的原谅他了,做人要相互理解。这几年的接触对他为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知他外面世界见得少,内地这样的商埸还是新事物,他没有弄懂超市这个深层概念。象他这样年纪人办事很沉稳,每迈出一步都要有一次艰难深思地抉择,但愿他以后会明白她的良苦用心的。但又想,明白了有什么用呢?
  他深悔刚才的话似有不适,他望着她想解释着什么,只觉口呐。她见他嗫嚅着似要说什么?又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她不想使他为难,也不想这样尴尬下去。她给他一温情的笑容,对他道:
   “好了,我知道你还想说什么,我如在你心中走了一遭的,瑩火虫的屁股亮着哩,就按你说的办吧,谁让我俩有縁罗。”他自嘲地笑笑,感到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张琳回到厂里,进入办公室已是迟到一个多小时了。洪厂长见她脸儿红红的更是增添了几分妩媚,不知又和哪个喝了酒,感觉心里酸酸地不是味。她对他抱歉的笑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办公位置上,准备听他的唠叨。他对她已是动了几年的心思了,总想有一天情真所至金石为开,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对他处处防范无丝毫所动。他稍有所为她便会不卑不亢的让他尴尬。他真不明白她和高峰为什么那么融洽,她那么的维护他,帮他说话办事,弄不好今天中午准会是和他在一起。我哪儿比不上他,他又能给她什么?这人呐真是个怪物,想得到的偏偏得不到,无心插枊的偏偏枊成阴。他曾听她说过高峰和她父母关系好,他想;不会那么简单吧!但又能怎样哩?
   “哦,兴致不错,脸儿红红的,和哪个喝了酒呀!”他阴阳怪气的打趣着。
   “什么兴致也没有!家中来客人呐,陪着聊了一会家常话。”
   “是吗?一定是贵客吧!不会是.......”她知道他在猜疑什么,抢过话头道:
   “也没什么喔,老家来的。”他自觉无趣,不再问下去,转换话茬儿叹息道:
   “唉,小琳,厂里马上要重组兼并喽,近来烦心事你是见着的,我是;鼻孔里喝水---够呛。我这个厂长也干到头了喽,你说说,我这几年对你咋样?”她望望他油光铮亮,傲气中带点霸道的脸面似乎憔悴了许多。说话的口气,在哀叹中又近了点儿人情味,这一段财务上的烦心事确实闹得他无可适从。外面的债务收不回来,而讨帐的把他当儿龟子的咒骂,他只能陪笑脸说好话应付。国营厂长当了十多年哪里受过这等恶心气,以往的计划经济上面下任务,他只管完成就行了。亏了赚了那是国家的事,只要一门心思按领导意图办事,摸准上司脉络就万事大吉了。而今工厂没事干了,工人饭碗掉了没钱发要找他出气。特别是闹到县政府要饭吃更令他头痛,每当此时一定会被上级主管叫去痛斥一顿。再回过头来作揖磕头的连哄带骗的把工人劝回家,这闹心事搁在谁头上也受不了,他又有啥法。
  她本来准备听他唠叨工作上的事,但这一番哀叹,不觉使她动了怜悯之心,这几年他确实对她不错,只是里面掺杂了些食色因素。但哪个男人又不贪色,特别是有资本有成就感的男人猎取心更是如此。在深圳要不是这些乱事她也不会回来,自古就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从他的言谈中感觉他有自知之明,人在困境中是需要理解,安慰和鼓励的,她真诚的微笑着安慰他:
   “噢,老板别想多了,组合兼并是大气候罗,并厂后也要人当厂长嘛,你对我的好处我心里有数,别丧气,形势总有转机的哟。”他知道她在宽慰他,而有的人这时只会落井下石,善意的谎言总比残酷的现实好。他感激望着她:
   “小琳谢谢你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趁我现在说话还管用你提出来,日后就难说了啊。”她不由得想起一句古话;人之将死言其善,当然只是比喻人在落难中。她犹疑片刻张张嘴,又硬咽了回去。他看出她似有话说,便期待的鼓励她:
   “说吧!莫不好意思喔,只要我能办得到。”她见他不是客套,很真诚的,本想求他把高峰的加工款尽量解决一点,但话到口边又缩了回去。她不想在这个时侯刺激他,为难他,破坏他俩之间这难得的温馨。
   “哦,谢谢你了,我暂时没有什么要你帮助地呦,需要时我会找你的。”他心里猜测;刚才她一定有话要向他说,只是感觉不是时侯,可能是为了高峰吧。他奇怪,心里虽泛醋酸味也似觉比以往舒服了许多。他感叹高峰有她这么个红颜知已,他会看在她的面上,尽量想办法帮他解决,好在他那数目也不是很多。人的情感就是复杂;困境中的人反倒多了一份理解和爱心........
  高峰从酒店和张琳分手,灰蒙蒙的天空飘浮起了毛茸茸的细雨。一股寒气浸入,只觉酒寒冷颤颤的。他缩着身子洇没在秋日的雾雨中,眨眼又是秋去冬来春花临。他难以想象明年的阳光明媚,春潮云涌的大地能否给他带来生机。目前乡镇也处在精简机构拆区并乡中,人事的变异形势的发展难料啦:.........你那个行当趁早不要搞了.......短命地,另谋出路才是根本.......他的耳旁响着张琳那柔柔地声音,那微笑着象浸着一粒杏仁儿的清亮眼睛谜一样期待着他。他感觉到是要认真考虑她的邀请了........
  
  春潮云涌连载〈一十五〉章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