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沅水浪子博客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置顶] 【转载】醉人的情歌连播100首

2015-9-17 11:45:26 阅读60 评论2 172015/09 Sept17

作者  | 2015-9-17 11:45:26 | 阅读(60) |评论(2) | 阅读全文>>

独领风骚《原创》

2017-9-22 11:01:14 阅读116 评论0 222017/09 Sept22

                      (一)

      文在旅途天之娇, 桃源作协展风骚。

东方曾今越千古, 高举楚天阁新潮。

龙虎山里血风雨, 虎女东汉腾义军。

军歌嘹亮武陵郎, 伯赞文化余韵长。

(二)

七星洞里走新路, 助学阳光润村乡。

秋黄叶飞跃锄贫, 乐山乐水武论陵。

桃花源里支新招, 万阳金秋涌春潮。

绿水青山沅水情, 摄郎一网全打尽。

作者  | 2017-9-22 11:01:14 | 阅读(1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桃花源杂志第三期

2017-9-17 13:52:30 阅读15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一)“彩绫坊”遥想流失岁月,静看乱云飞渡。整个篇幅以常德传统的刺绣为主题。用通俗的地方语言,以历史刺绣文化为索引。从民国三十年到抗战胜利再至解放后,时间跨度之长。侧面的反映了沅水河流放簰撑篙的船拐拐,簰估佬血性汉子的耿直,为真理付出的豪放沅水文化。

故事深动曲折的展示了沅水之畔的常德,不仅仅是抗日名城,同时还是湖南湘绣的发源地。在风起云涌大动荡的时代背景下,贫民女子忠于刺绣不惜为艺术献身。使得用生命保存下的艺术珍品《沅水之恋》重见天日。三十年代时期的“彩绫坊”经历了血风腥雨的洗礼再次呈现在沅水河畔……

二)“红雪酒” 两个婚外情男女,抱着欢愉的心情逃离闹市,同时也逃离了家庭。在那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他们初觉兴奋。但经历了激动和快感后,感到了一丝不安的寂寞,手机也没有信号,终于由寂寞逐步到焦燥不安了。后来喝了老板娘的红雪酒,使他们暂时恢复了初始的激情,但酒过之后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中。老板娘告诉他们:虽然酒后忘了当时,但一切都是以相等的痛苦换取的,所以酒醒后会更难受。

此文篇幅不大,却能启迪人们心灵的感悟,中心的主旨说明了什么?这就是他们痛苦的原因……一篇好的小说要留给读者有思索的余韵,一眼能看透的故事不一定好。

作者  | 2017-9-17 13:52:30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情爱异途《原创》

2017-6-30 11:12:11 阅读18 评论0 302017/06 June30

           昏朦的夜色里阴渗着冷风,丝毫减灭不了李志伟胸腔里的熊熊欲火。当他满腔激奋一脚踏进235房间,不由得眦裂着双眼心惊肉跳……映入眼帘的是一女人背间刺进把刀子浑身血渍的倒在茶几上,他耳膜里隐约飘进一丝女人的惊呼——老公!在惊愕中他心胸‘怦怦’剧烈颤跳。稍怔,猛悟此处不宜久留,在慌忙退出中,田辛突然出现眼前。他在愕然中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就听得她尖叫:“唉哟,杀人呀!!”瞬间,惊动了宾馆服务员和保安,他被当作了嫌疑人。在一片惊疑的目光下,他慌惧地指着田辛分辨着:“这位女士认识我,她可做证!我也是刚到这儿。”众人把目光投向田辛,她一口否认地叫着:“你胡说,我不认识你!”更令他惊愤的是,她竟指着他对众人一口咬定:那女人就是他杀害的!

面对这难以置信的恐惧现状,他气恼惊骇得百口难辩,他伤心的乖乖女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形了哩?平时口若悬河的他,竟语不连贯:“你,田辛你,你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喽,是你约……我来的呀!”

他刚才接到她的电话只觉喜从天降,他约到这儿来只以为这几天满胸激情的酒楼出舞厅进,耳鬓厮磨的浪情有了突破,今天终于有了回报,想着晚上的美人韵事激动不已,浑身燥动得悢不能弄根篙杆把太阳戳下来。

她轻挑枊眉一脸不屑地道:“哼!你神精病喽,谁是田辛?我叫薛莉莉,我约你来干什么?胡扯!”

众人盯着他鄙夷地冷笑,他羞恼交加,又气又急,慌乱中忽然想到了李飞,瞪视着她狠狠地道:“好!你等着,你不认识我,有人认识我的……”

随即有人嘲讽:谁不认

作者  | 2017-6-30 11:12:11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扶贫囧途(闪小说)

2017-6-30 11:08:29 阅读17 评论0 302017/06 June30

          印主任到文丰村扶贫。 初到那儿只觉山青水秀,环境优美。前些年种的柑桔,春风摇绿枝,花卉惹蜂蝶,秋红山韵色,售销愁心结。桔子不值钱瞅着红橙橙的乱在枝头。

     扶贫关系民生,农村前景,与干部的政绩仕途相连。在深入中与一老者闲聊:此有一观音洞,多年前求神拜佛盛极一时,他闷在心里发酵。晚上新闻联播;房地产正以庞大资金,把开发文化旅游,挖掘历史古典人文景观,绑架到这辆产业化列车上。他脑子一激灵“观音洞” 便生出如梦奇幻……

真他妈的日怪:穷日子时种菜养猪,有钱了养花宠狗。由热崇城市,转化为乡村新潮热。这地方虽有点日穷,但风景旖旎,空气清新!整点历史典故进去不就完美了吗?有了设想梦就完了一半,他找来两个半醋文人,考察洞子确实有点神秘。稍做灯饰包装,不就打造出个风水宝地了吗?再在媒体上一宣传;鲫鱼上水,寻食的,找乐的络绎不绝的来了。以观音洞农俗文化旅游牵头,下塘钓鱼,上山捉鸡,青山绿水配佳肴,几顿农家口味吃得喜赳了嘴巴,忧心愁卖的农副品不出村也走俏了。在初见成效中,他正加强治安,环保,人文方面深化时,没由头一个电话召了回去。接着有人顶了他的窝,只觉心里憋气。

临行;他回望洒过心血的小村,瞥见村主任颤抖着大胸奔了过来,别人的阳光在脸上,她的阳光在胸台上。而阳光里的村民眼里怪怪地嘀咕:“扶瓶干股(扶贫干部)互利双赢!”他如坠雾尘说不出的冤……欣慰的是后上的人基本按着他的思路发展,只在人事上有了调整。

作者  | 2017-6-30 11:08:29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枕旁多张脸《原创》

2017-6-30 11:06:54 阅读16 评论0 302017/06 June30

            伍云睡梦里被什么砸了一下。揉揉迷糊的双眼,一支莲藕般的手臂压在项下,枕旁有张花样的脸。心里“怦然”一颤,睡意全跑了。那脸庞青春靓丽,眼帘轻合,双目微闭,沉浸在甜蜜的梦境中。他惊恐得挺身坐起,发现赤裸着全身。不觉盯了那女人一眼,这一眼使他更加惊讶了!做贼似的把被子轻轻掀开一条缝,两个坚挺的胸器映入眼帘。他倒吸一口凉气,憋住心跳拎着内衣蹑足离去。刚在客厅糊乱套就,就听得惊惧地尖叫:“呀,来人呀……”他惊慌着奔了进去。女人一见他倏地跳下床就……忽觉裸着身子,慌忙抓条裙子遮盖着惊叫:“是你个贱人呀!你,你说,是怎么把我弄上床的!”

伍云语塞,一脸惶恐地辩着:“我,我也才发现,不知你,怎么到了这里呀?”

“呦哟,那意思是我找来的,推得倒干净呀,看你妈的人模狗样,却是个一肚鬼胎的色鬼,说!晚上对我做了什么?”女人柳眉倒竖,眼眶里滾着泪花。

伍云见状生怜,只觉头痛欲裂,方知昨晚灌多了酒。深恐她闹得四邻皆惊,苦苦乞求着:“诺,小惠,没,我什么也没做,我们回味一下昨晚的情景吧,我若动了你我负责。”

“你说得轻巧!娶我吗?就你这状况我可亏死呃。”她眨巴着眼睛,省悟似的挑起眉头疑惑道:“你不会是设套子让我钻吧!”

“小惠,我哪这胆儿呀,说实话我是喜欢你,但不会做这缺德事呀!”俩人陷入疑惑中……

隔天上班,伍云走进广电局,就觉同事脸上怪怪的。他努力镇定自己,告诫不要疑心生暗鬼。但整个上午都是诡异的眼神,疑惑的嘀咕,哥们也笑得很有内容,心里就冒出莫明的烦燥。他薅着个知心哥们问道:“今天怎么了,大家表情怪怪的?”

作者  | 2017-6-30 11:06:54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福兮—祸兮《原创A2》

2017-6-30 11:04:04 阅读17 评论0 302017/06 June30

          好友东成,我取笑他为“功成”常在一起诗酒茶喷。腻烦城市喧嚣蹿至坪田。“坪田”窝在四围青山中,小溪绕山浸秀水,潺流归沅江。此前曾为乡政集市,改制为村后,出于前因,仍是商铺夹壁,茶肆客隆。清明靓女采茗忙,秋后榨坊油茶飘香,碧水蓝天乡风淳厚,生活安逸。

在袅袅茗香里。四方陌客颔首泯笑,手捧茶杯,言来语去,瞬间便是朋友。摸牌,唠嗑,小道新闻,坊间趣谈,广连八方。我俩无意间又跌落在这俗事纷扰中,也只能随缘了。桌间两老者愤唠社会公德,戏说车祸奇葩。我不由唠起一个多月前回家途经新河桥。在稍顿的车窗内,窥见一骑摩托者摔得头破血流人事不省,心想:报案了吗?怎没见交警和120,旁呆着的三二人是干什么的?车行途中也未见动静,我急拨110报警,须臾公安短信:感谢您的报警电话,事故已受理,谢谢您的信任,敬请支持监督……

我言谈中慨叹受害者的:生与死。没想邻桌一壮汉猛蹿过来抓紧我的手。我心里一惊,头皮发麻,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东成惊愕着准备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汉子激动地嚷道:“恩人呀,正愁找不到你哩,我就是车祸受害人呐,没你报警,我就祸(活)着见阎王哒哩。”我在惊异中小有惊喜:“兄弟,不用客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呵。”众人哗然:叹息人生无常,公德无量。在赞扬声中,我似听得有人小声嘀咕:有的人本就该命死……透着几分阴损,孰是孰非?人心自有公道。

古人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福祸瞬间,有时仅仅举手之劳……

(600A2)

作者  | 2017-6-30 11:04:04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贺龙在桃源《原创》

2017-6-26 14:24:34 阅读66 评论22 262017/06 June26

(红二,六军团吾溪河大捷)

一九三四年初冬,一小乌棚船逆行沅水,在桃源境内的白洋河入口处拐进吾溪河支流。吾溪河位于常德西北,离陬市三十余里,距桃源县城也相差无几。河汊源头出白洋河入沅水,不知哪个年代便以吾溪河命名建乡设墟。在军事上西可扼湘西,南可控桃源至沅陵西南。溪河两岸沙质泥土,散乱的疯长着一丛丛歪扭绿茵人多高的槐柳,船行冬日里两岸雾朦神秘莫测。

驾船的艄公悠闲的淌着双浆,眼睛却十分警惕的注视两岸,扯长耳朵搜索着四方的动静。舱内似有几个乘船的乡民,细声低语周边的地理乡情,指点着两岸绿色屏障。艄公时而插言几句,一切自然得似乎闲聊家长扯风情。他们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其中有个年岁稍长的被称作老板。他结实的中等身材,丰满的四方脸庞,上唇一溜浓黑的小胡须。常眯的笑眼给人有不同的感觉,多数人在他微带严肃的眯视中显得亲切温暖,也有人感觉到严肃犀利中,隐有一股心颤的萧刹气魄。心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感觉。

田园小道沿着河流拐入乡府墟场。这儿有个历史沿革传承渡口,拉通两岸山民的往来交流,繁荣着古老墟场的商贸经营。一个二十余岁的楞头小伙朝迎雾露,晚披星月长年在这儿摆渡。这天,小伙楞楞地瞅着乌棚船傍着他的渡船湾了篙。艄公和蔼地对他道:“小老弟打听一下,去潻河方向还有多远呐?”

小伙心里嘀咕,想作死呀!嘴里却道:“半夜里吹唢呐,还远着哩!”

这时舱里人都挤在了蓬口,却拦着老板只露了半边脸。一个精气瘦子和气地问道:“小兄弟,听说那边驻得有军队,能过去么?”

小伙心里一怔,皱着眉道:“难说,吃了屎哒的才会找死去哩,前回有个不信邪的拿小命开玩笑,结果一炮弹炸得他娘的尸骨都没捞着呢。”

作者  | 2017-6-26 14:24:34 | 阅读(66) |评论(22) | 阅读全文>>

龙腾关岳庙《原创》

2017-6-24 22:39:51 阅读77 评论26 242017/06 June24

(关帝庙原貌后墙 贺龙就是从这个窗口跳出去的)

(贺龙在桃源征文)

雾茫茫的天空飘着霏霏细雨略带寒意。刘汉成的妻子菜花花已三个月身孕,近来总觉身体不适。在妻子有孕的欣喜下不觉平添一份忧愁。瞧了镇子里的郞中老说没事儿,她那愁苦样子总让他心里鸡抓般的不是味。听得“永锡尔极”土地菴求签灵验,阴雨闲着没事便陪她来这儿,灵不灵总能了却一份心愿。小庙位于镇子繁化的中街后郊,面朝香火旺盛的关岳庙后殿,从正街右拐进一条不深小巷就是庙宇正门,大院落里铁铸遗臭万年跪绑受刑的榛桧夫妇。庙堂供着岳飞父子和众将神位。庙后墙外有口很大的堰塘,清爽爽的塘水四围茂盛着艾蒿和水浮莲,土地菴就座落池塘对面傍右角。

他俩虔诚敬香跪拜求得神签,道长正待讲卦,忽见庙后殿火光一闪。在一片嘈杂声里,一壮汉一个虎跃从人多高的园形后窗飚了出来。他对四围瞄了一眼,稍一楞怔,溜进堰塘就不见了踪迹。夫妇俩在惊骇中只觉鬼日怪,就见有枪兵呐喊着:抓共匪!从窗口一个个爬了出来四处张望着拥了过来。

道长丢了个眼色,作鼓正经地讲卦:“恭喜施主求了个上上签,女施主前段虽有小恙,只是天时地理的气候反映,今逢吉星光耀扫霾,邪气已除,当得安康大贵了……”汉成听得道长讲到星光耀照,想到刚才庙内火光,定会应在水中人的身上。不觉就为那人上心担忧,止不住走神把目光瞥向水面。

“阿弥陀佛,施主,对菩萨不可二心呐,吉人自有天命。”听得道长暗示他,在收回目光的同时,那群枪兵已包围了小庙,见一个官样的人吼叫:“诶,你们给我听着!”他指着关岳庙后窗“刚才那儿拱出个人来见着了吗!他可是共匪大头头哩,如

作者  | 2017-6-24 22:39:51 | 阅读(77)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尚一网花岩溪论坛花絮?《原创》

2017-4-21 13:38:29 阅读71 评论20 212017/04 Apr21

                              ( 2017年4月14日)

一)人间四月天,春风绿江南。在这个温馨的日子里,早已在尚一网版块热烈交流,倾仰已久的朋友们。在群主的精心组织下,在花岩溪政府的支持下,一起相聚花岩溪景区。围绕着如何发挥传媒宣传,展开了积极热烈的讨论。大家共识到:传播正能量,关注社会发展,为民执言是最大的宗旨。在会议中一个个热情高涨,信心倍增,热烈的讨论建言,争取在新的一年中把尚一网论坛推向新的高峰。

二)午后从镇政府出发前往景点,大巴在崎岖盘旋的山道喘着粗气艰难地爬行。目光从车窗爬出去,一片片楼群,一溜溜竹林,似向层叠的大山看齐。山,绿的透澈,展示了生命的活力,将春天的气息融入,似乎,还能听到细微地呼吸。驾车的是一位偏过中年技术娴熟的老司机,他为了生命的密码,谨慎的载着时代的信息开往理想的通途。在盘弯的胳膊肘儿处,还得时常倒车小心地拐过去。陪同的政府人员向亲们解密着这儿的远古。在交通闭塞的年代农产品出不了山,村民们受穷,有的人还一辈子没进过城哩。往事越千古,魏武挥鞭……换了人间。昔时的;芭茅岩丛生,羊肠蹊径,辰夕掮负伴月行。世居这儿的村民,梦想有条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道成真了,今是:鱼肥山林啸,通途硬道。改变了往时出售农产品要倒贴的局面!所以说:要致富,先修路,不无道理。

三)山高人为峰;从会议室里的高峰中出来,在欢歌笑语的车途里直入山峦的高峰。

作者  | 2017-4-21 13:38:29 | 阅读(71) |评论(20) | 阅读全文>>

乡下拜年《原创》

2017-3-23 15:55:57 阅读125 评论32 232017/03 Mar23

          雄鸡唱晓,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早。过年,在中国人眼里很隆重,有句俗话:兔子满山棱各归各的窝,麻雀也有个三十初一。故此就有了春运的话题。在外的一定要在年“三十”赶回家一起吃团年饭。团年饭的目的就是凝聚族群,承上启下,不忘宗祠,联络亲群。三十日先天把熏得黑乎乎的腊肉洗净,在火坑里用炉锅熬得满屋喷香(现在没炉锅了),那气氛还没过年就已充满了年味。父母严肃地叮嘱小孩:明天过年不要乱讲话喽,触了霉气一年没好日子过啦!年饭前必放鞭炮敬拜菩萨,祷告祖人,保佑家里一年风调雨顺。然后在渐吃渐明的肃穆中团席而坐,吃完年饭天就大亮了,像征着一年的生活越走越明亮。纵观历史长河,三十初一过年就像个坎儿,是富人家的喜庆,穷人的鬼门关,为避债躲账也有离家出走的。当然现在没人外去躲债了。正月初一早上小字辈要给长辈磕头拜年,初二一家子换上新衣服出门走亲戚,街坊邻里相见拱手互道恭贺,说:拜年!

      到得初三,我和老弟去汉寿姑姑家拜年。从常德乘轮船到新星嘴,轮船在“轧轧”的引擎声里,船头犁开碧波,河风掀起细小的浪花,我偻身窥觑舱外。沿河两岸洇湿在春寒雾朦的模糊里移动着,太阳红得像猪血似的吊在半空,雾蒙蒙地毫无光泽。我刚十岁出头,河风旋转着刀割似的往面颊上扑,裹着清新的寒气钻透周身,脚趾头冻得似狗啃,红肿着两手瑟缩的插在裤兜里。小我两岁的老弟冷得眦裂着小嘴哭兮兮的。下船后还要徒步歪歪扭扭近十余里的乡道。

晚饭时姑姑弄了一桌子菜,多是香喷喷的腊菜

作者  | 2017-3-23 15:55:57 | 阅读(125) |评论(32) | 阅读全文>>

雾雨迷茫的清晨《原创》

2016-12-15 21:58:04 阅读39 评论17 152016/12 Dec15

许多年前我下岗,因嗜爱读书便开书店谋生。秋叶随风去,冬催寒意凉,雾雨蒙蒙的清晨弥漫着寒冽。在新的一天期待里,我忙着生火,扫地抹灰,整理先天翻散的书刊……眼前倏然闪过一道阴影,见一年轻姑娘顶着润润雾气飘了进来。时髦的着装包裹着俏好的身段,窗台般明亮的胸脯微微起伏,妩媚的脸庞双眸隐含几分矜持。我陡觉小店生辉,似如春风回暖。而今的年青人养在密壦里漂亮鲜嫩,我忍不住多瞅了几眼。她似有所感,脸上掠过一片红云,眸含几分娇涩,把一摞书放在店铺台面上,脱掉手套,捋了一把瀑布般秀发上的雾雨,搓着僵红的小手自呤着:“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倏至寒冬风雨飘……”

我听得“寒冬风雨”不觉抬眼窗外腻渌渌的天空,和她洇湿在店外的单车,回目瞥了她一眼。感觉是个外秀慧中,风韵天成,令男人心动,女人羡叹,充满青春魅力的靓妹。我翻着借书本猜测地问道:“小妹,来得很远吧!贵姓呀。”语气透着颤颤温情。

她笑靥回眸道:“哦,离这儿还真远哩……我叫钟杏。” 哦,种(钟)杏春观粉花,夏偿果。我觑着她孤线优美的脸庞,心里打趣。她眸子闪亮着生动的浅笑,在问答中步向书架猎寻新的书目。

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两位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A男把一双贪婪的眼睛盯着姑娘,正将一本书刊倒置着往书架里塞,封面和书页都挤折坏了。我心中陡起愤然,压抑着情感对他喊叫:“喂!你眼睛往哪儿瞅呐,书给弄坏了啦!”喊声拉回了他在姑娘身上刀子般切割的目光。姑娘惊首丢了他一眼,A男正待搭腔,没想她哑然失笑地摇摇头,丢给他一个背影。他身子一颤,似如旋进一股寒流,自觉无趣,心里嘀咕:在沿海的灯红酒绿里,丢个暧昧眼色就有脂粉红颜热乎着贴上来,他遗憾着那些粉头,哪有家乡原生态的妹子养眼啊,不觉轻叹着:还是家乡好啊。

作者  | 2016-12-15 21:58:04 | 阅读(39)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古渡《原创》

2016-11-7 14:05:56 阅读41 评论20 72016/11 Nov7

小山秃岭,夹峙一条不知源于何处,终止于哪方的小溪河。因年代久远,两岸碎不成形的麻条石阶梯。像一条扭曲丢弃的破皮带,歪歪扭扭一级级的延展下去,一等一等的曲伸上来,石块长久的暴露在潮湿的水蒸空气中,周边缝隙塞满斑驳的苔藓,散发着一股霉变的泥土腥气。河岸疏落着盘七拐八的杂柳丛,歪斜着一间过渡小息的小草棚,在霏霏雾霭的细雨中滴答着檐水寂寞着。

 岸边,一艘渡船浮在水面。几点红,几簇绿,间杂的缀在船面晃荡。此时;沿着河岸远远的滚来“突突”地引擎轰鸣。在河床水面,两岸山峦间徊荡。一簇红点在雾雨中随着渐趋增大的机鸣声,一辆摩托车箭飚似的飞驶而至。

“喂!驾船的,等一等!”三十多岁的骑车者猴急的打着手势,心急火燎的呼喊着。随着“嘎吱”的刹车声摔进小船,船工停住了戳进河泥里准备用力的篙杆,拉长声调回应着;“——开船喔!”

在麻条石的阶梯上,摩托车成了一砣笨重的废铁。刚才还很威风的飚车者,晃着满头汗水,心急的使出浑身解数,半拽半推的挨到了船边。喘息着扯长气,把求援的目光投向船内。

船尾,一小老头儿漠然的吧嗒着旱烟袋。两个二十余岁的小伙闲扯着天气晴暖,学着骑车的口气“驾船的”开船喔!一个小媳妇两个姑娘,掩没在红绿的伞底轻轻地滴咕:“看哟!累得象赶山狗,吐着舌头扯长气哩……”

“嗬,心痛呗,去帮一把呀……嘻嘻!”

骑车者的高傲似觉受辱,没好气的回道:“赶山狗,追翘尾巴的母狗哩!”语气里充满了怨讽。又朝手持稿竿有着远古遗风,蓑衣斗笠的撑船人吼着:“哎,撑稳点!”他发泄着暗里使劲,前轮左脚同时跨上船头。正待把后轮

作者  | 2016-11-7 14:05:56 | 阅读(41) |评论(20) | 阅读全文>>

桃源浯溪河红二六军团战斗过的地方

2016-10-25 14:18:40 阅读59 评论27 252016/10 Oct25

《纪念红军长征八十周年浯溪河战斗》

浯溪河位于常桃公路西北,经陬市三十余里,距桃源县城相差无几。河汊源头接白洋河流入沅水归纳长江,由于历史久远不知哪个年代便以浯溪河命名,设墟建乡。浯溪河西可扼湘西,北可控桃源县城至沅陵西南。小溪淹没在两岸田园乡村中。乡道随曲折的河流拐入乡府墟场,河面有个历史沿革遗留的渡口,拉通墟场商贸繁荣和山民的往来。河两岸沙质的泥土里,散乱疯长着一丛丛歪扭扭人多高的槐柳。树干下的枝杈挂着漂浮物,纪录着河水涨落的泥浆积垢印记。码头两岸,常见等渡的男女懒散的塌在那儿扯着痞话嘻闹着,几辆沾满泥巴的破单车歪在一边。真有点“时见归村人,平沙渡头歇”的感觉。

渡船上铺设板片便于车辆过渡。清清的河水缓缓地流淌,小船在浆桡的吱哑声中催动。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七日。贺龙、肖克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先头部队威逼常德、桃源。挺进湘中巩固和发展湘鄂湘黔根据地,牵制敌人,掩护中央红军北上抗日。国民党三十四旅罗启疆部在此设阵,企图阻止红二六军团向前发展,遭遇红二二团的猛烈攻击。经几个小时激战,歼灭罗启疆独立三十四旅大部,罗旅七零一团守军全面崩溃,败逃常德城内。罗留守桃源县城的一个营随即也被红军击败。红二、六军团所向披靡,随即占领浯溪河、陬溪以及河伏等地,在桃源县城整修,故有桃源红军码头旧址。这儿就是著名的“浯溪河”战斗的地方。

    渡口撑篙的是个年近六十岁的老头,年轻人打趣他:“汉老头,你这碗戳篙杆的饭吃不了几天哒喽,政府就要修桥哒呃!”

“老啰,不中用了,修桥好!众人方便呀,

作者  | 2016-10-25 14:18:40 | 阅读(59) |评论(27) | 阅读全文>>

生命诚可贵,安全须第一《原创》

2016-9-20 23:09:26 阅读130 评论18 202016/09 Sept20

九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左右。陬市官码头工商银行处,突然一声惊裂的爆炸,满街来去的行人车辆,惊骇中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两个同行的女人,一个血肉模糊的倒了下去,另一个蹲在地上起不来。一截一米多长的水管阀门似如炮弹呼啸着射出近百米,咣啷一声砸在人堆里。人们惊吓之余只念着祖人保佑没落在身上。

两个女人是被爆炸的气浪所伤,魂惊未定的街人醒悟后,七嘴八舌的寻觅飞来横祸:原来自来水厂趁修街整理供水系统,在预埋橡胶水管时质疑水管质量,便与厂家在施工地段作试压检验。如是;就发生了以上的过压爆炸,伤及行人,符出了血的代价。本来只要在街道两头设障禁行就万事大吉了。不知是施工者不懂安全意识,还是不顾安全规范,这就需要有关部门有作为的;协调,调查处理好这件血腥的事故,给老百姓一个安全的生息,给死者,伤者一个交待……

珍惜生命,造福安全,富百姓以强国家。

事故发生后,有关领导和派出所及时来到现场。拨打了120救护车,可惜车到时已无回生之术,浑身血糊的身体已没有了生命的体征。一个不足五十岁健康的生命,就在街市的行途中结束了,儿子还要从千里之外的打工途中赶了回来。另外一个女人当时腿脚受伤,已送医院住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这是陬市镇中心街官码头,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生命会在这闹市的行途中殒落!

这截管子在不堪压力的气冲下,断裂后飞出近百米远,像一发导弹似的长了眼,砸在了人群的空隙间,受惊者站在这儿讲述着当时的惊险场景,自认命大,不然的话威力的杀伤力不可估量。

作者  | 2016-9-20 23:09:26 | 阅读(130) |评论(1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湖南省 常德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